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文苑

TOP

陈昕:爸爸的花儿
2018-06-11 09:11:51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陈昕 【 】 评论:0

绿

家里的绿萝沿着阳台门楣绕了一圈。

那是爸爸打理得最为精细的一盆植物。绿萝本来就好养,因了爸爸的照顾,长势更是极为喜人。年前,爸爸剪掉一些分枝把它们栽在几个新盆里,并且用废旧的铁杆和尼龙线为其搭了一个支架,以扶植新的小绿萝生长。

我家花盆里养的植物,皆都不大景气,唯有爸爸的绿萝,只管盲目地四处伸展。

卫生间里有他泡的营养土,不知从哪里弄来那么一大袋,搁在卫生间地上放着,说要给植物增增肥。爸爸每次练完字,便挪动身子走向各盆植物,蹲下,剪枝,摘叶,浇水,侍弄他的花草。那些绿萝,好像一个触手,具有惊人的攀缘力。某次吃午饭前,我和姐姐笑着说,爸爸的绿萝快要让整个屋子变成森林啦。他瞅着绿萝随着我们一并笑,笑里有他的鸟语花香,森林小王国。

如今,那些小绿萝们都已开始顺着铁杆攀爬而上,为家里又增添了很多绿意,一盆接一盆。爸爸眉眼带笑,我知道他的春天再次盎然。

藤本月季

藤本月季是爸爸从小区门面的花店买来的。去年夏,家里新添了三大盆花,藤本月季是其一。

月季搬来我家后,花开得娇羞而雅致,不似本土月季那般妖艳招人。爸爸背着手看着它,我看着爸爸鬓角的白发,顿觉时间的残忍无欺。我说见藤本月季如见母亲,别致可赏,好似气息犹在,一时之间语涩难掩。月季花开了落,落花被我捡拾到自己的收纳盒里。爸爸说落红有情,我朝着爸爸扮鬼脸,他是我家的护花使者,也是我们的超级英雄。记得小时候,我和姐姐老爱坐在爸爸的腿上听他给我们讲小花猫钓鱼的故事,乌鸦喝水的故事,小老鼠偷油的故事……我们还常常在爸爸的怀里蹬着小腿,蹭着他扎扎的胡茬,闻着他皮夹克的味道闹腾或睡去。年轻又英俊的爸爸,那时的他,就是我们的神,甚至比神还伟大。

今年的月季没有开,我也没有等到枯木逢春,月季卒于温室里。

见藤本月季犹如见母亲,艳阳下,我恍然瞥见月季如常开着。

蟹爪兰

我家的蟹爪兰正开得热火朝天,红艳艳的花片,附在节茎上,一层又一层。今年的蟹爪兰长势极好,家里没有花架,爸爸就找了个小木凳,把它专门架了起来,蟹爪兰层层垂落,明丽动人。

蟹爪兰是我家最“年长”的植物,每年都开得热闹喜人,今年尤盛。三月里蟹爪兰足有一星期的打苞时间,每天下班回家一进门我就跑到阳台上去看花,等花苏醒。川端康成在《花未眠》里写:凌晨四点钟,看见海棠花未眠,觉得这时,你应该在我身边。想来这几年每次看花的心绪也如此,你应该在我身边,若时间尚可倒流。

四月初,我坐在地上看着那盆蟹爪兰,自私地想,它还是不要开得好,花盛而谢。继而又谨慎地按了快门,存留起来。这几日念念不忘一句:良宵有尽,欲孝先行,复又自语蟹爪兰请热烈地开吧。

动荡的生活和生命是不会褪色的,一如爸爸的绿萝。绿萝可以旧叶换新枝,一年四季依然会新绿如初。愿爸爸侍弄的那些小绿萝,在他的爱里努力攀爬得更远;愿他的爱也像绿萝那样,能够重新焕发绿亮的叶片,永远再不枯萎。

爸爸的花儿也是我的花儿,我是爸爸的花儿,阳台上,我和爸爸相依看花开花落。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张辉祥:谁的高考没有梦 下一篇王小华:光阴的故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