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文苑

TOP

丁鹏:打翻的饺子
2018-02-26 09:24:07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丁鹏 【 】 评论:0


那年我十一岁,是家里的老大,弟弟五岁,妹妹三岁。母亲是个极普通的农村女人,才三十出头,由于生活中的坎坷经历,显得比同龄人老了许多。父亲是个边防战士,驻扎在西藏。记忆中,父亲的印象很模糊,每年盼着盼着,最后只能盼来一封信,信的内容大意是任务紧,责任重,嘱咐母亲照顾好家里,让我们听母亲的话。就这样,一家大小的负担都落在母亲的肩上。

临近年关,村里的人都在张罗过年的东西,从腊月初,年味儿就散开了。走亲戚串门的,隔着院子都能听到笑声。可热闹是他们的,我家什么也没有,屋里回荡着母亲剁菜的声音,又是萝卜。

那几天,弟弟妹妹扒着门,抻长了脖子,使劲儿闻着隔壁院子传来的香味,听着锅里油翻滚的“嗞嗞”声,他俩的眼神里透着饥饿。我溜到厨房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除了几块豆腐、萝卜和腌菜,根本没有半点荤腥,瞬间没了心气儿。我无比沮丧,一回头,却发现母亲正盯着我,眼里满是心疼。她蹲下来,说:“你们想吃肉,妈也想让你们吃上肉。可是妈没钱,买不起,娃懂事,妈有了钱一定让你们吃个够!”

我是知道母亲的难处的,养鸡卖的钱和父亲寄来的钱全部给老家的奶奶抓药了。听着母亲的话,心疼妈妈的我点了点头。从那天之后,母亲就开始早出晚归。农村的冬天冷啊,弟妹还待在暖和的被窝赖床的时候,母亲就背着篓子出门了,一直到天约莫黑才一身疲惫地回家。昏黄的灯光下,母亲在纳鞋底儿,不时用嘴嘬手。我走近一看,发现母亲的手上裂了好几道大口子,顶针上沁着血,有的口子已经结痂了。母亲惊觉我的出现,训斥我回去睡觉。

第二天,天蒙蒙亮,母亲和往常一样背着篓子出门,我顾不得冷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跟出去。跟了一路,看到母亲走到村子的河边,掏出背篓的衣服浸在河水里就开始洗。腊月寒冬,我裹了裹身上的棉袄。母亲洗一会儿就搓搓手,放在嘴边哈一口热气。母亲的手已被冰冷的河水冻得发紫,手指也僵了。趁着母亲没发现,我跑回了家。

转眼到了除夕这一天,母亲回来了,手里提着一斤牛肉。母亲开心地说:“大娃,到厨房帮我的忙,今儿晚上吃肉馅饺子。”弟妹激动地直蹦跶,只有我知道母亲是帮别人洗衣服赚的钱买的肉。

我跟母亲忙活了半天,终于把“大餐”搬上了桌,母亲帮我们盛了满满三大碗,锅里只剩汤了。冒着热气的饺子,一口咬下去,油“呲”地冒了出来。狼吞虎咽地吃了半碗,我猛地反应过来,伸头一看,厨房里的母亲在吃着窝头就着饺子汤。“妈,我也要喝饺子汤。”说完,我像小猴儿似的窜出去了,一不小心,蹭倒了碗,饺子立时掉到了桌腿周围,沾满了土。

母亲又生气又心疼,拉过我就打,“让你疯,让你糟蹋东西!”直到弟弟妹妹扑过来拦着母亲,母亲才停下来,搂着我们仨抱头痛哭。母亲把饺子捡起来,不舍得扔,用水冲了几下,自己吃了。那晚,母亲问我:“疼不?”“不疼。”“记住粮食是咱庄户人的命。”

那晚,我睡得很香。

其实,我一直没告诉母亲,要不是打翻了那碗饺子,母亲也舍不得吃。那几年,有什么好吃的,母亲都留给我们兄妹几个。只有想出这办法,我就有借口不吃了,这样,母亲才会吃。

从小到大,我对母亲都坦诚无私。唯有那次过年,是我对母亲唯一的秘密。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高红烈:白杨铺的秧歌 下一篇潘硕珍:笔名趣谈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