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文苑

TOP

曹子介:雪花 雪花
2018-02-06 09:28:00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曹子介 【 】 评论:0

朋友圈被近日的几场大雪刷爆了屏,有晒雪照的,有作文抒情的,也有发雪趣视频的。凡此种种,皆因雪引发轰动。

雪依然在下。那每一朵雪花,素洁高雅,一尘不染,脚步轻盈,自天而降,若轻盈曼妙的女子,挥一挥长长的袖子,就把大地涂染成洁白无瑕、银装素裹的世界。

早早地起床,剃须修面,穿戴整齐,去恭迎雪的到来。下楼,厚厚的积雪淹没脚面,我真不忍心,将自己的脚踩踏在圣洁的雪上。雪是有生命的,每一朵雪花汇聚起来的灵性,排山倒海。在雪上行走,我格外小心,咯嘣咯嘣的声音,那便是雪痛苦的呻吟。

雪花迎面扑来,轻轻地碰触我的面颊、我的唇角,略带微凉,甘甜爽口。张开嘴,细细品味来自苍穹的瑶池琼浆,五脏六腑感觉舒畅了许多。“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虽没有看到梅,却尝到了雪香,领略了雪的风骨。

伫立天水湖畔,静静地领略雪落的滋味。黛山、红桥、飞雪、银湖,视觉的冲击力把你带进虚无缥缈的童话世界;茫茫大雪,铺天盖地,雪花翻飞蝶舞,打湿了流动着的空气,若醉人的江南水乡,更似正在晕开的水墨画;树木银花朵朵,“雪莲”盛开,大有雪压枝头枝欲摧之感;田野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雪毯,低矮的草丛,锦团簇拥,若一场巨大的棉花糖盛宴。 

沉浸在簌簌的雪花中,好似亲临一场流光溢彩、盛大空前的歌舞晚会。舞动的雪花,把我带进二十年前一次惊险的雪遇。

那年腊月二十三,天阴沉沉的,格外的冷。当人们沉浸在年关购置年货的喜庆欢乐中时,我和同事一行三人,受命骑偏三轮摩托车下乡,任务是检查督查两个乡镇的税收任务完成情况。

凛冽的寒风像刀子,刮在脸上,钻进口鼻,钻进衣服,冻得我们直打哆嗦。到了晚上,一场鹅毛大雪不期而至,足足有一尺深。

第二天,雪仍在下,大雪封山,还有一个乡镇的任务没完成,怎么办?带队李队长断然决定,翻山去另一个乡镇。

这座山山大沟深,坡陡弯急,车辆很少通行。这么高的山,这么大的雪,要翻越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心里没有足够的勇气是绝对不敢走的。

白雪皑皑,天地一色,田畴披银,路面已经被雪覆盖,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沟,哪是崖。胆大心细的李队长亲自驾驶摩托车,在蜿蜒崎岖的雪山上缓行。

迎面颗粒状的雪花夹杂着冷风,像针一样扎在脸上,戳在身上,雪花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温柔。我们都不敢说话,尽管很冷,但手心里紧紧攥着一把汗。空旷的山野里只听到轰隆隆的马达声,四十公里的路程跑了整整两个半小时。

下山后,我们喜笑颜开,不约而同地跪倒在雪地上,对雪花的尊崇竟一时语塞。

有人说人生需要历练,也有人说经历了就明白了。那次惊险的旅程,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始终镌刻在我的脑海里,永不磨灭。

沧桑岁月,天荒地老。雪花显得无与伦比的崇高。崇高的是雪一世的通灵,崇高的是雪一生的干净,崇高的是雪洁白的精神。

雪还在下,雪花,雪花……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家年:漫话门神 下一篇董志强:年味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