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市领导活动报道 定西“名医·名科·名院”展示 直播定西 定西故事 多彩定西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甘肃省网络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文苑

TOP

变小了的老宅子
2018-01-15 10:01:23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王丁胜 【 】 评论:0

岁月渐老了,家园就变了模样;父母离去了,故乡就成了远方。

——题记

农历十月初一,俗称“十月一”,为寒衣节,是我国的一个传统节日。这一天,无论离家多远,人们都要回到故乡,为已经去世的父母、亲人烧上一套“寒衣”,以寄托思念之情。自从父母去世之后,我回老家的次数不断减少,但每年的“十月一”和清明节,成了我必回老家的两个日子。

今年的十月一,正好是个星期日,弟兄们相约聚齐了,一起回了老家,为父母送寒衣,顺便去老宅子看了看。

包产到户几年后,农村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村里人的生活也有了很大改善,特别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县上发展畜牧产业,邀请省上农业专家王素香指导推广红豆草种植。当时分管农业的副县长王振是我们村人,在他的关心和争取下,我们村被确定为红豆草种植示范基地之一。当时一斤红豆草籽的价格是两元多,按当时的收入标准计算,“含金量”是相当高的。我们村土地面积大,所有家庭都种了红豆草,卖红豆草籽成为那几年我们村主要的收入来源。许多家庭依靠这项收入彻底打了个翻身仗,翻修了房子,家庭面貌焕然一新。红豆草种植对我们村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王素香和王振二位老人居功至伟,村里人至今对他们依然心怀感恩、怀念不已。但是我家人口多、孩子多,而且弟兄们都读了书,家里的收入主要用在了我们读书和几个哥哥的成家立业上,老宅子里的房子几乎就没有翻修过,有的房子年龄比我都大,在当时就是村里最陈旧的。母亲去世三年后,老宅子就空了下来,到现在已经二十几年没有人居住了。

我家的老宅子在村子的最中间,我们把车停在村路边的一块空地上。这里原来是个封闭的场院,我们叫它“乐楼院”,院子的东边有个戏台——“乐楼”,是当年父亲担任生产队长时主持修建的。院子的里面还有一排作为商店的房子和一排作为药店和油坊的房子。院子的墙外三面都是路,一条路的另一侧还有一个园子。“乐楼院”以前是村里开会、唱戏、演电影、耍社火的地方,童年的许多快乐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它承载了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现在“乐楼”已经被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简易的文化舞台,四周的院墙和其他建筑也没有了,场院与周边的巷道连成了一片,中间硬化了一部分,安装了几套体育健身器材。

沿着巷道向老宅子走去,经过的地方,依稀有些童年的记忆,又有些许陌生。巷道旁的小涝坝、猪圈等都不见了,几户人家大门的样子、朝向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来到老宅子,童年记忆里高大的大门没有了,变成了一个墙洞式的简易门,应该是坍塌后改修的。进入院内,原先东边的厨房和杂物房、西边的西房和小房、南边的两座偏房,都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北边的主房和与其相连的一座偏房。特意看了看,我自己设计修建的厕所和菜窖棚也没了踪迹,菜窖也被填平了。院子都让平日帮忙照看的邻居种上了树木和蔬菜,昔日厨房灶台的位置还有一架葡萄,叶子全部脱落了。可能是邻居忙于农活而无暇采摘,还有二三十串葡萄果挂在上面,我摘了一颗尝了尝,满嘴冰凉,没有一点味道。打开房门进去,屋子里堆满了陈旧的家具,墙上贴的几幅故事画——我们初中或高中毕业时同学赠送的纪念品,依旧还在,依旧鲜艳。墙上还贴有几张“三好学生”奖状,我想把它们取下来,但由于时间太久,它们已经和墙成为一体了,很难完好地揭掉,只好作罢。

弟兄们转了转,看了看,就锁门离开了。

老宅子是我们的根,那里有我们太多的记忆、快乐、温暖和幸福,更有许多父母的味道和影子。这次回老家看老宅子,其实是在怀念美好的过去、消失的宅子、逝去的父母。但这一点弟兄们谁也没有说出口,大家说出口的共同感受就是老宅子——还有许多东西,都好像变小了……

“乐楼院”原来是个能容纳几百人的场院,记得小时候只要唱戏、演电影,附近村落的人都可以聚集在那里,我们几十个小孩子还能追逐打闹。现在虽然和周围都连成了一片,但感觉连以前的一半大小也没有了。村子里的巷道也变窄变短了,从“乐楼院”到老宅子那段路,不管上学放学、追逐玩闹,跑步都要好久才能到家,现在感觉二三十步就到了。老宅子门前的巷道,以前每天下午家里饲养的两头毛驴都要拴在那里,同时人和架子车还能通行,但现在感觉并排走两三个人都有点困难。以前晚上打扫、冬天扫雪,感觉好长好长,扫完很不容易,现在看上去觉得有两三分钟就可以完成。老宅子的大门,不是与巷道平行的,而是靠后了一定距离,从巷道到大门有一段小坡,小时候下雨时要走进大门,我们必须全力冲刺,而且还经常滑倒在门坡上,现在那段小坡已经找不到了,那里的空间和距离,看上去怎么也摆布不下小坡和大门。老宅子的院子是村里比较大的,那时四周修满了房子,但从一边到另一边,感觉要走很长时间,现在加上拆掉房子的所有面积,估计有十步就能走完。

我师范毕业后在村小学工作了两年,那时就和父母一起生活在老宅子里,离开老家到外地工作时已经二十多岁了,身高和步幅对距离的判断和对比,应该都和现在差不多。但这次回去,许多地方变小了的感觉非常真实和强烈——一种好奇怪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故乡的怀念不断增多,对父母的思念也更加深切。回到老宅子,内心的期望非常大,悲伤也非常大,所以看到眼里的一切反而就显得小了!

抑或是因为,留在记忆深处的,是童年里快乐的回忆,是父母健在时幸福的时光。回到老宅子,内心的感觉还是儿时的,都是大的,所以看到眼里的一切反而都小了。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吴婷:品雪 下一篇家乡的年味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