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本网原创 -> 彩陶之路

TOP

【彩陶之路】临洮马家窑:“彩陶之路”上的文化艺术高地(上)
2017-12-04 10:30:44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许云鹏 王宏宾 【 】 评论:0

初秋的洮河河谷温暖安宁。

站在巴马峪沟沟口,我边晒太阳,边与路旁等车的村民交谈。

“有听家里老人们讲过什么关于马家窑的故事吗?”我说。

“没有”,然后他反问:“马家窑很有名吗?”

“就是,书上都写着,不过是一个叫安特生的外国人先发现的。”我答。

“哦,我们当地人对于马家窑反倒了解的不如你们外地人多。”他笑。

眼前的村子就是马家窑村,邻近公路的地方开着几家小卖部和经营农资用品的商店,再往里走是一些传统的农家小院中间夹杂着旧式土墙和“耀眼”的新式的彩钢房。这里和任何一个西北农村一样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砖墙的红色、道路院落的土黄色和屋瓦的灰色,加上天空的蓝和树木的绿色,构成这幅村落图景的主要色彩。

村子后面的二级台地上就是著名的马家窑遗址。

就在我聊天的时候,考古工地上的工作人员也准备结束上午的工作,去吃午饭了。

刚才和我聊天的村民也乘上车走了。这时我看着空空的乡村公交车站台以及站台上斑驳的农药广告和一些乡村文艺交流活动海报,突然想到一个有些“荒诞”的问题:

就像今天我们对马家窑文化的考古研究一样,如果在数千年之后,未来生活于这块土地的人,同样对我们做“考古”研究,他们对于我们及我们生活的时代会有什么样的看法?

他们会将我们现在用过的饮料瓶或者玻璃酒瓶陈列进未来的博物馆吗?

我们当下的存在在他们的价值判断体系里会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或者说在他们心中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否“美好”?

迟到一个世纪的考古发掘

2014年9月18日,对于马家窑遗址来讲意义非凡。

当时媒体如此报道:“2014年9月18日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临洮马家窑遗址进行了田野发掘。这是自马家窑文化发现、命名以来,第一次正式进行考古发掘。”

此时据安特生首次发现马家窑遗址整整90年。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周静参与了那次发掘。

在临洮县文化部门组织的一次全县文物骨干培训班上,我见到了被请来讲课的周静。利用讲座间隙,我们进行了简短的交流。之前,周静曾经参与过临潭磨沟遗址发掘,当时该遗址被评选为“2008全国考古十大发现”之一。相对于磨沟遗址考古发现成果之丰富,马家窑遗址的发掘似乎显得有些“平淡”。

但是对于周静或者任何考古人而言,马家窑考古意义深远。

前后参与马家窑遗址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4次考古发掘工作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郭志委博士,在今年马家窑文化学术论坛上作的一次报告中,简要地阐述了最近几年马家窑遗址考古发掘的一些情况。在报告中郭博士介绍了几次考古发掘的范围以及揭露出的遗址面积,清理出的灰坑、房址等遗迹,收集了大量陶、石、骨等人工遗物和自然检测样本等概况。这些情况,对于热切期盼马家窑考古能有“重大发现”的当地文化爱好者而言,没有太多的惊喜。

面对普通群众,参与马家窑考古发掘的专家们可能遇到的频率最高的“通俗而直白”的问题是——“挖出罐罐了吗?”

对此,考古队执行领队李新伟的回答可能会解决大家心中的疑问,他说“此次开发的探方是一处生活区,并非陪葬大量陶器的墓葬区,没有完整陶器的出现,并不意外。”

关于考古发掘,李新伟们最感兴趣的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宝贝”。

因为现代意义上的考古研究工作,已经发展成为一项非常复杂的综合性工作。关于此次马家窑考古发掘,重点在于“通过考古学、环境学、植物学、动物学等角度,获取马家窑时期的气候条件、水文环境、农业生产、家畜饲养、物品交换、建筑建材等信息,探讨身处东西方文明大通道交汇地带的马家窑文化,在中西文化交流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在华夏文明早期的形成过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因此,2014年马家窑考古发掘伊始时,李新伟提出特别期望能够发现绵羊骨。记者就此专门请教了亲自参与了考古发掘的临洮县博物馆工作人员赵志刚,他说从目前考古研究看,绵羊最早是在西亚驯化的。李新伟博士想在马家窑找到绵羊骨,应该是以此来探证早期中西文化交流的某个重要节点。

在郭志委考古报告中提到的“收集了大量陶、石、骨等人工遗物和自然检测样本”中,是否就有绵羊骨,可惜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

关于羊

在西北生活,就一定要吃羊肉,尽管烹煮羊肉的方法大同小异,但你要问起哪个地方的羊肉最好吃,答案却基本都在被问者身份证地址的附近。

换句话说,只要在西北,羊肉都好吃。

当然,你要知道,在西北这是一种最得罪人的说法。因为,羊肉是最受西北人欢迎的肉类,没有之一。对于西北人既然是“最爱”的,就有理由,就一定特别,就是唯一的!西北这么大的地方,不可能每个地方产的羊味道都“一样”。

所以,前面那种没有性格的说法,最不会被性情豪爽的西北人所接受。

有人爱屋及乌,西北人是爱“乡”及“羊”,不信你听杜斗城教授的故事,就会了解一二。

兰州大学杜斗城教授是“马家窑文化与西北古羌人有重要联系”这一观点的赞同者。他介绍自己本身就是西北人,羌字就是“羊”和“儿”组成,曾经为周王朝崛起作出重要贡献的“姜”姓部落,也与“羊”有着直接的关联。

杜教授讲自己曾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做过一次演讲,演讲中他说在中国文字中,但凡是带“羊”做偏旁部首的字,如“美、鲜、祥……”都是褒义字或者至少是中性字。这时在现场立即有位先生站起来反驳他,问“恙”字该如何解释?杜斗城不假思索地予以回应,这也是个褒义字,意思是心里想吃羊肉想出毛病来了。

这自然是一则趣闻,却代表了本土学者对待故乡、对待同自己一样诞生于故土的马家窑文化的“特殊”态度。

临洮马家窑协会会长王志安先生也是“马家窑文化为‘古羌人’创造出的本土文化”这一观点的者。

他观点的重要依据依旧与“羊”有关。

2016年在嘉峪关召开的一次关于丝绸之路与彩陶历史文化的学术研讨会上,他发言中讲“羊是羌族图腾”,可以从“马家窑文化及其承续文化(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寺洼文化、卡约文化、沙井文化等)中找到‘羌’的元素”。

从马家窑遗址考古现场往出来走,正好遇到一头羊。我问它的从哪里来,它回答,只是用头往我镜头上靠,似乎也要从照相机那头看穿我。

或者它在暗示我。

我似懂非懂。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彩陶之路】临洮马家窑:“彩陶.. 下一篇【彩陶之路】广河:彩陶与青铜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