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地理

TOP

朱红霞:写意平遥
2018-07-31 10:06:25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朱红霞 【 】 评论:0

2009年三月一个雨丝霏霏的日子,我走进了平遥古城。

雨丝,柔柔的,润润的。平遥的空气中,满是温润清新的阳春气息。满眼嫩嫩鲜鲜的新绿,映照着古城素朴的青灰,竟有了水墨画淋漓氤氲的墨韵,让人妙想联翩。

平遥,这座山西省中部的古城,如今已经2800多岁了。漫长岁月的风刀霜剑,在她身上刻下了时间走过的沧桑痕迹。

也许任何城池的诞生,总离不开杀伐征战这一母题。那是2800多年前,当时统治中国的周王朝为抵挡北方游牧民族骑兵的侵扰,派大将尹吉甫在平遥驻扎军队,修建房屋,用黄土夯筑起了一道防御线。这就是平遥古城的雏形。从此,平遥进入了中国历史,见证了秦汉明月唐宋梦华,在清代晚期创造了汇聚天下财富的极致辉煌,也经历了豪华落尽的悲凉和落寞。

春秋代序,物换星移。平遥古城生命演进的历程中,也无可避免地经历着新陈代谢。今天我立足的城墙,已经不是尹吉甫时代周王朝的城墙,而是明王朝的城墙。公元1370年,平遥土筑的古城墙被明朝政府改建为砖石城墙,构建了古城易守难攻的坚固防御屏障。

在古代人们的观念中,龟是长寿的象征。因此,平遥城的设计者将她的街巷设计成了灵龟样式。从地图上看,古城大致呈正方形,亲翰、迎熏、凤仪、拱极四条大街犹如向东南西北伸出的龟足,又有八小街、七十二条蚰蜒巷井然有序、经纬交织,承载起古城的车水马龙,连接着寻常巷陌四合院里的世俗生活。

缓缓地走在被雨丝洗得发亮的青砖街市上,一路走来,一路风华。最终我的视线被西大街上一个叫做“日升昌”的门厅吸引。日升昌,是中国银行业的乡下祖父,是中国第一家专营异地汇兑和存、放款业务的“票号”。就是这个门厅,曾经孕育了平遥古城生命中最辉煌的篇章,为古城赢得了19世纪中国“华尔街”的桂冠。

走进这座庭院,就走进了平遥最豪奢华丽的历史。

在日升昌票号诞生之前,中国各地商人做生意都是实银结算。大宗银两要经过长途跋涉运送到目的地,只能依靠镖局押运,不但极不方便,而且有很大风险,途中如遇强贼盗寇,不但银两遭劫,更会让商家死于非命。这个困扰中国商人的难题,终于在公元1823年被一个叫雷履泰的平遥商人解决了。雷履泰当时是平遥一家分号遍及北方各省的颜料庄的大掌柜,由于携带现银不便,便常有同乡客商就近将现银存入这家颜料庄的分号中,回到平遥便可凭着一张证明从颜料庄总号提取现银,客商只需支付一点酬金即可。精明过人的雷履泰敏锐地发现了其中蕴藏的巨大商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和周密细致的准备后,雷履泰正式向东家李大全建议将颜料庄改成票号,用一张专门设计的汇票来替代现银的实物转运,从而根本性解决大量现银随身携带不便的难题,让商人们怀揣汇票一身轻松闯九州。所幸的是李大全也不含糊,倾其家族几代经商积累的现银30万两,于公元1823年创办了中国金融史上第一家票号——日升昌,并将日升昌的一切经营管理权交给雷履泰,同时给予雷履泰一定比例的原始股。在这里,李大全的知人善任和用人不疑的人格风范成就了雷履泰顶尖级的商业智慧,开启了中国票号业绵延百年的辉煌。今天,因了他们高山流水般的存在,我凝望平遥的目光,便有了高山仰止般的崇敬。

李大全的豁达与信任,激发了雷履泰经营日升昌的进取心,让他的商业智慧蓬勃绽放。他创造出了一套严密的汉字密押制度,由专人将只有票号核心人物才能看懂的具有特殊含义的汉字密押填写在一张张汇票上,票号严格实行认票不认人的汇兑制度,持有汇票的客户凭借一张张汇票就可以安全便利地调拨资金,还可以用汇票支付各种款项,票号则根据路途的长短收取千分之二三至百分之七八不等的汇费。

雷履泰“汇通天下”的眼光和追求,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货币流通方式,使日升昌票号的业务由平遥很快向全国各大城市延伸,鼎盛时期分号达到35家,构建起了遍布全国的金融流通网络。

卓然傲立于金融界的日升昌票号,让一些有眼光的商人看到了其中无穷的利润潜力而纷纷效仿,于是太谷、祁县、平遥的街巷里就出现了一家家票号,至十九世纪中叶票号业全盛期,在全国51家票号中山西票号就占43家,更让人惊叹的是平遥竟然有22家。平遥毋庸置疑地成了当时中国的金融中心,鼎盛时期几乎控制了中国近一半的流通货币。

平遥打一个喷嚏,整个中国都会感冒。用这样的话形容票号业鼎盛期平遥在全国金融界的作用,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那么,究竟是怎样的智慧头脑,竟然在十九世纪这个中国并不太平的年代创造了如此显赫的荣耀呢?这就不得不说到这些财富和荣耀的主人——晋商。

什么是晋商?余秋雨先生的说法是,晋商就是“走西口的哥哥回来了,回来在一个十分强健的人格水平上。”常言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方的人文风俗,往往会给当地人心灵上刻下深刻的印记。因此,要探寻晋商强健人格的来处,我们的目光还得落到平遥。

平遥是一个尚礼崇仁的城市,这从平遥古城的构造便可看出端倪。古城的衙门、庙宇、民宅的设计,严格讲求“礼”序,体现着方正、端庄、和谐的中庸之道,而平遥城墙的三千垛口和七十二座敌楼,则象征着孔子“弟子三千,贤者七十有二”。一座城市,就这样如此鲜明地以物质化的建构,让儒家的“仁”“礼”思想与城市一起屹立千载,烛照人心,潜移默化成人们心底一种集体无意识的文化积淀,内化为平遥最为宝贵的城市品格。这样的城市人文元素,也洋溢于平遥人最普遍的世俗生活层面。坐落在东门附近的文庙和它对面的关帝庙,一文一武,遥相呼应,千年屹立。在袅袅飘摇的香火中,把仁和义以最世俗的方式,累世镌刻进络绎不绝的善男信女心间,生长成平遥人坚不可摧的人生信仰。

在这样的人文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山西商人,根子上就是地道的儒商,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并未读过多少书,但他们怀抱信义走天下,在商风海雨的洗礼中锻造了自己强健的商业人格,以高远的眼光、坚实的信义、缔造的辉煌,彻底颠覆了历史加诸于商人身上的“无商不奸”“见利忘义”等等传统魔咒,走出了胸怀坦荡、雄视百代的一代巨商形象。

商人重利,但山西商人却是义字当先。同行之间,不是恶意挤兑,而是联手共同发展,往往亲朋乡邻结成联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这种抱团发展的商业心态,避免了不必要的内耗,大大方方地铺展出一种雄厚强劲的商业底气。此外,山西商人的管理智慧,也让人叹为观止。他们用行规等一整套严密完善的管理制度将东家、大掌柜、分号掌柜及伙计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休戚与共的利益关系。大家在为票号工作,同时也是在为自己工作,从而最大限度地激发和挖掘了每个员工的潜能,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商业效益。鼎盛时期全国分号达35家的日升昌票号,总号只有十四五人,每家分号三四人,整个票号系统不过一百五十人左右。区区一百五十人,却支撑起了一个庞大的金融网络,这样的工作效率,与今天任何一家大型企业来比,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花开就有花谢,辉煌终归于黯淡。十九世纪末,中国社会急剧动荡,列强入侵,军阀混战,盗贼纷起、兵匪一家,使票号业屡遭重创:一家家企业倒闭,票号贷款无法收回;存款民众争相挤兑,一家家票号的分号相继撤回,只能龟缩在平遥、太谷等地等待不可知的命运的裁决。1915年日升昌宣告破产,到1923年平遥最后一家票号宝丰隆关张,山西票号业所创立的百年辉煌彻底陨落了,陨落得那样黯然与酸楚!

也许,相对于永恒的时间,任何彪炳史册的功业,任何世纪性的繁华,都不过是时间的流水中不经意的泛起的一朵浪花,她的消逝必然是倏忽无声的。那么,此时此刻,面对平遥,我只能说,我曾经来过,思考过,感叹过,敬仰过,这就够了。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谦虚:八月的二郎山 下一篇包贵忠:香水沟游记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