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文史

TOP

王长华:靖乱三秦 ​治蜀政清——汪惟正对巩固蒙元政权所起的重要作用
2018-04-17 09:14:11 来源:定西新闻网 作者:王长华 【 】 评论:0

在蒙元帝国对南宋用兵的同时,它自身也经受着权力更替的困扰。南征的步伐,不得不被争夺最高统治权力的内斗所拖住。

而汪氏家族中第三世的代表人物——汪惟正,则在蒙元最高层的权力之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秦蜀三叛,鲸鲵而奔”的纷乱局面中,他临危受命,“挫毙狐豚”,平定叛乱,为维护帝国的统治秩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蒙元征蜀的战争结束后,百废待兴。汪惟正在治蜀期间,“政清事简,蜀人便之”,为医治战争创伤,尽快恢复生产,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汪惟正的事迹,在元史·汪惟正传》、《陇右金石录》和《汪氏族谱》等史籍中都有详细的记载,尤以奉正大夫、前参知政事、枢密副使的商挺所撰的《中书左丞汪惟正神道碑》所载最为详实完备。本文即以其为据,并结合其他史料的记载,对汪惟正的生平事迹,做一概略评述。

商挺(1209—1288),是元代著名散曲家,字孟卿,一作梦卿,号左山老人,是汪惟正的同时代人,对汪惟正的生平所知最详。

商挺是曹州济阴(今山东菏泽市曹县)人。年二十四,北走与元好问、杨矣游。蒙古宪宗三年(1253),入侍忽必烈于潜邪,遣为京兆宣抚司郎中,就迁副使。至元元年(1264)入京拜参知政事。六年同签枢密院事,八年升副使。九年出为安西王相。十六年生事罢。二十年复枢密副使,以疾免。卒后赠太师鲁国公,谥文定。

商挺在《中书左丞汪惟正神道碑》的开首,赞颂了汪氏家族对于蒙元开国所立下的赫赫功业。

作为人臣者,应当竭力尽智,辅佐和帮助承天受命的君主,以助其成就大事,然后获得封爵厚赏。在他们的后代中,也有人由于忘记了祖辈和父辈的勤勉,因为罪过而被废黜,但忠诚谨慎者也大有人在,这个道理古今一辙,无不如此!

大元承天受命,总领豪杰雄俊之士,以定天下,并分疆裂土,给他们以封侯的赏赐。当初,何尝不希望他们抱着君国一体,休戚与共的信念?但到经过了五六十年,这些人的子孙后代日渐衰落,有的辗转改任为地方官吏,有的降职为地位卑微的官员,有的还因罪过而遭到废黜。只有陇西汪氏,仍然不失旧有的封爵领地,这不是国家对于大臣的恩遇有厚有薄,专门对汪氏有私心,而是他们能够承继祖上的传统,钦慕圣贤的缘故!

考之于古代,周穆王曾经对大司徒君牙说:“君牙!你祖你父,世代笃诚忠贞,服务王室,有劳于国,很有成绩,他们的事迹已被太常官记录下来。现在我命令你,就像羽翼一样,作王室的股肱和心腹,尽力辅佐,继承先祖的美德,不要有愧于你祖你父!

比如便宜总帅义武公(指汪惟正之祖父汪世显)率领军民归顺大元,便宜总帅忠烈公(指汪惟正之父汪德臣)气度恢宏,勇武有略,克敌制胜,平定远方,就非常符合古人所说的“纪于太常”的规定!而贞肃公(汪惟正谥号)竭尽忠智,勤于国事,三次平定叛乱,也符合古人所说的“无愧尔祖”!遂为一代宗臣之家,这是多么值得盛赞的事情啊!

汪惟正,字公理,是忠烈公汪德臣的长子。他自幼入小学,记忆和背诵诗文的功夫就远远超出了和他同学的儿童。长大后,最喜收藏各种书籍。其祖其父,曾从蜀中得到数万卷图书,一部分贮藏于巩昌私第,一部分则贮藏于蓼川别墅。汪惟正经常与各位文士一起,探索古今治乱之世的规律、研究历代将相的成长过程和他们的用兵得失,诸如兵家战场对阵、用兵的奇正谋略、奇门遁甲孤虚之法、风角预测占卜之法等等,他都非常熟悉,了如指掌。每次出猎,他都要率领随从的骑士,进行冲锋陷阵和潜伏隐蔽等军事方面的演习。有识之士都认为,这个年轻人日后必定会成为国之干城!


承袭父爵 攘除凶顽

戊午(1258)年,忠烈公汪德臣随从宪宗皇帝(蒙哥大汗)入蜀,进攻钓鱼城、合州,不幸薨于军中。当时,汪惟正尚在襄武家中,经各位伯叔,以及巩昌军将吏李庭玉等人的推举,认为汪惟正应当继承其父德臣公的勋爵,并上奏于蒙哥大汗的行在所。大汗传旨召见汪惟正,但还没有来得及觐见,蒙哥大汗就驾崩了。经请示皇侄寿王乃蛮台首肯,汪惟正承袭其父的封爵,并佩其金虎符。从此,汪惟正奉命入蜀,戍守青居山(位于今南充市北,扼嘉陵江中游,它保卫着四川东北方,是南宋顺庆府治所在地)。

庚申(1260)年,忽必烈即大汗之位,建元中统,设立陕西四川宣抚司,治所在长安。这一年,汪惟正被正式任命为巩昌等二十四处便宜都总帅。当时,他只有18岁。

当初,蒙哥大汗任命大将军浑都海驻守六盘山地区(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一带),其麾下有骑兵二万;另以大将乞台不花戍守青居,有数千兵力。

蒙哥大汗驾崩后,浑都海起兵北上,响应阿里不哥争夺汗位陕西四川宣抚司合并秦陇之兵追袭,但战事不利,这时,甘、凉地区的局势也变得攘扰不宁。紧接着,又听说乞台不花也有异志,陕西四川宣抚使廉希宪派人到青居军中,与汪惟正秘密合计,并商量说:“六盘、青居两处地方,其形势互为表里,那里先叛乱,这里必然要做外应;一旦裹挟着诸军进行叛乱,再带领汉中之军,出大散关,那么,三秦之地的军力将难以支持,这会加剧朝廷的西顾之忧,明公认为怎么办好?”汪惟正毅然说:“必须迅速采取措施,大局则有救,我有必胜的决断!”这天晚上,汪惟正派遣手下军士,将乞台不花在帐中一举擒获,并缢杀了他。后来,经搜查,果然获得了乞台不花密谋反叛的证据。世祖忽必烈对其临机果断,处置叛乱的行动十分赞许,特别嘉奖其功,并将蜀地东川军事全部委托汪惟正处理。

中统二年(1261),汪惟正奉旨入朝,世祖忽必烈赐之以甲胄、宝鞍。第二年(1262),世祖诏命汪惟正还驻于巩昌。


巩昌西面有一西善部落,部长名叫火都刚强凶狠,放纵不羁,已成为巩昌一带百姓的心腹大患。六盘山地区的浑都海起兵作乱后,他也蠢蠢欲动,准备率领属下各部兵马跟随反叛,但尚在狐疑犹豫,去留未决之际。而且,火都还不时率部出击,四处掳掠,民众深受其害。汪惟正轻蔑地说:“此人无非就是一只狂犬,正是疯狂咬人的时候,而且还偷偷地窥视我境内,我们应当和他交战!如果战而不胜,附近的城邑就会变为废墟,陇右也将不得安宁!但为胜之计,却要采取一定的策略,不能直接和他交战!”于是,汪惟正大力征调兵马,远远地跟随着火都所部,并不与之交战。火都军想安营扎寨休息,汪惟正则让小股部队去骚扰;火都部想寻机决战,汪惟正则率部躲避,不让火都找到作战的机会。就这样过了两个月,辗转千余里,火都的军需粮草供应逐渐发生问题,而且越来越严重。汪惟正说:“时机到了!”于是,率部果断发动进攻,屡战屡捷,火都部被汪惟正打得狼狈不堪。他心生一计,先派遣三十人前来约定投降。汪惟正将二十人留下,命令其余十人回去报告说:“可以投降,但必须快一些!”却悄悄地派兵跟随于其后。火都没想到汪惟正的兵马会突然到来,猝不及防,只好束手就擒,后被斩首于军中,西善部落的民众才得到安宁。

世祖忽必烈十分欣赏汪惟正这位青年将领的军事才干,他认为,汪惟正一家三世元勋,累建奇功,特别赠予其祖父和父亲勋爵,并给其祖父赐谥“义武”,给其父赐谥“忠烈”,并封为陇西郡公,再封其祖母潘氏为“贞顺夫人”,其母皇掴氏为“临潢郡夫人”。

至元七年(1270),南宋军民重新整修了合州、重庆,准备长期坚守。忽必烈诏命汪惟正建立武胜军(住置在今广安市。军与县同级,取“以武力胜南宋”之意,军治今四川武胜旧县乡,后升定远州),以作下一步进攻的军事基地。汪惟正命军士在嘉陵江和长江边上修筑栅栏,扼守住两江水道。每日阅兵演武,每十天犒劳士兵一次,并抓紧修筑守城器具。夜晚,在城上悬挂大灯,并修筑栅栏。再用箭竹做成火炬,顺着地势蜿蜒而走,光亮能照到百步之外。宋军侦察到汪惟正有所准备,不敢偷袭。而且,在此之前,就知道蒙古军队勇武好战,不敢轻易与之交锋。

至元九年(1272),忽必烈诏命汪惟正进攻合州、重庆诸山寨,但没有攻克;转而率军掳掠忠县、涪陵,俘虏了县令、主簿各一人。接着,又攻破落瓮、罗文、何老、士居、清平、邓舍、贴平七寨,生擒守将六人,民众降者一千六百多户,俘虏五百人。

至元十一年正月,丞相伯颜不花攻克襄阳,世祖忽必烈商议乘胜平宋的方略和人选。汪惟正久有东下之志,这时也跃跃欲试,摩拳擦掌,上奏朝廷说:“蜀地没有攻下的仅有几座城池,这就像案几上的肉而已,守兵虽然较多,但如果余杭守不住,他们将依靠谁?臣愿率领本部兵马出嘉陵,下夔峡,与伯颜丞相会师于钱塘,就算一战而死,也算是报答了国恩。”世祖忽必烈对他的忠心嘉许有加,但考虑到整个战局的需要,以及蜀地的重要性,特别遣使告诉汪惟正说:“四川之地极其重要,非爱卿不能防守。他日蜀地平定,功劳难道小于攻下余杭吗?爱卿的深谋远虑实在可嘉,但请姑且成就近功,以完成朕的大志。”此后,东西两川行枢密院合兵一处,共围重庆,诏命汪惟正以兵马增援,共同进攻重庆。汪惟正率军攻取了重庆的门户洪崖门,俘虏了宋军统制何世贤

元九年(1272),元世祖忽必烈将他的第三个儿子忙哥剌封为安西王,镇守党项族之地开城安西王府位于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城南20公里处六盘山北段东麓的开城镇,是蒙元政权早期西北军事、政治的中心。设立之初,恰逢元朝攻灭南宋的关键时刻,地位较为特殊。节制专事伐宋的东西两川行枢密院,替代陕西四川行省的职能,兼领陕、甘、川等处军政,凡军政大事常决于开城王府因为巩昌军民思念汪惟正,于是,朝廷将他召回,还驻于巩昌。


擒获土鲁 安定六盘

至元十四年(1277)冬十月,朝廷诏命安西王率军北伐。第二年春天,汪惟正供事于安西王相府,藩王土鲁在六盘山一带起兵反叛。安西王相府命令安西监郡别速带领兵数千从西面集结,以汪惟正为副帅。而监郡别速带不懂军事,行军过程中,秩序大乱。过了三天,汪惟正说:“领兵打仗不能乱无秩序。”于是,他整顿部下,夜间宿营时安排警戒,敲击刁斗巡逻内外,并加强了军营保卫,别速带非常佩服汪惟正的军事才能,倚以为重。所部抵达平凉,汪惟正先用书信征调巩昌之兵,到了月底,到达者有八十人,都是精锐的军士。汪惟正说:“这就足够用了,我可以无忧了!”到了六盘山地区,叛军占据着西山,汪惟正将安西王府的兵力分为左右两翼,惟独以巩昌兵居中,作为前锋。行军才有一里作用,汪惟正命令军士全部下马,手持弓矢待命。正在督战之时,军中的监军太监正要用饭。太监哪里见到过这样危险的阵势,吓得连饭都不敢吃了。汪惟正安慰说:“不要害怕,吃完饭,我们来看战士们如何作战。”这时,叛军派遣百余骑兵来突击,汪惟正命令道:“拉满弓,不要射!”敌骑快到跟前了,汪惟正又命令道:“瞄准了再射!”眼看敌骑越来越近,汪惟正命令军士万箭齐发,敌骑中箭者三分之一,其余骑兵仓皇逃了回去。汪惟正率兵追击,敌骑慌不择路,急忙撤退。蒙军登高,则敌撤往低下之地;蒙军下到低下之地,敌则登往高处,如此三番,敌骑翻过三次山而向北逃跑,蒙军一直追至武延川一带的萧河,才生擒了叛将燕只哥。接着,又擒获了叛军首领土鲁。安西王至此北伐全胜,汪惟正迎拜在道旁,安西王一一列举他的功劳并嘉奖他说:“今天本王才深深地见识了汪总帅的才干!”接下来。安西王府举行盛大的庆功宴会,论功行赏,安西王颁授汪惟正以金尊、金杯、貂裘,并赐以卮酒。宴会上,礼宾执事称赞汪惟正说:“这是王爷专门赏赐明公的,不要拜谢!”并且把汪惟正安排在其他将领的位置之上。但汪惟正还是特意穿上貂衣,郑重地离开自己的座位,行大礼,再次拜谢安西王!由此来看,汪惟正真是谨遵礼制,一刻不离!

第二天,汪惟正启禀王妃说:“臣有老母,前日的战斗,因为敌众我寡,母亲生怕战而不敌,为臣忧恐不已。现在捷报已传到巩昌,昨天已经承蒙安西王的赏赐,不知老母能否一点王府的恩泽?”王妃说:“你竭智尽忠于我家,我家怎么能不念你的母亲呢?”王妃立即给汪惟正的母亲赏赐了珠络帽衣。汪惟正入堂拜谢,王妃说:“你的母亲真是有福之人,有你这样的儿子,所以才能得到皇家儿妇所制的衣服。拿去吧,代我向你的母亲祝寿。”


政清事简 蜀人称便

世祖忽必烈召汪惟正来朝觐见,还没有到达京师,世祖就频繁地派遣几批使者催促。等到见到汪惟正,世祖特意赐,并赏以珍贵的饮食,还赏赐白金五千两,锦衣一袭,授金吾卫上将军、开城路宣慰使。

至元十七(1280)年,汪惟正授龙虎卫上将军,拜中书左丞,行陕西四川中书省事。由于行省的治所在长安,距离蜀地较远,一旦有事,就难以迅速有效应对。因此,皇太子召见汪惟正商议后,决定将四川与陕西分省。汪惟正请求在四川边陲为朝廷效力,但世祖念其长年行伍劳顿,特别下诏不允,并赏赐白玉带,皇太子也赏赐了锦衣。

四川自从遭受兵灾以来,人民没有固定的住所,经常避居于荒山野草之间,一闻马嘶,就十分惊恐,害怕得就像听见霹雷一样,立即卷起衣被逃避。汪惟正叹息说:“平川沃野之地,竟然也是这样萧条冷落,耕田凿井修葺旧屋者看不到几家,如此下去,人民如何安居乐业,蜀地何时才能得到有效治理?”于是下达了几条严格的禁令:“官吏军士一旦侵扰民众者,必须抵罪,接受应有的惩处”从此,四川之地得到大治,政清事简,蜀人称便。不久,汪惟正升迁为资德大夫,其他职务仍旧。

至元二十二年(1285),汪惟正又被授予陕西、四川行中书省左丞,回到治所长安。在去上都朝见的路途中,忽然感到腹痛。世祖忽必烈派遣太医赐给药物,并赐以御膳。等到疾病稍稍得到缓解,他就立刻上奏折,陈述对于几条重要的军国大事的建议。世祖对其所奏之事非常重视,全部采纳了他的意见。不久,汪惟正就离开京师,西归于长安治所。这年八月,汪惟正行至华州(在今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境内及周边地区,因州境内有华山而得名,辖境屡有变化。华州前据华山,后临泾渭,左控潼关,右阻蓝田关,历为关中军事重地),他的腹痛的疾病又发作了,而且十分剧烈。当时,弟弟汪惟能、汪惟和在其身旁伺候,汪惟正对兄弟俩说:“我的病看来不会有起色了,祖母、父亲我都没有机会给他们养老送终,母亲看来又是这样,实在可惜啊。”其他的事还都没有说,就溘然长逝,这是二十九日的事情,享年四十四岁。十一月初四日,归葬于巩昌盐川之祖墓,一切遵照丧礼而行事。

汪惟正先娶石抹氏为妻,不幸早逝。蒙哥大汗后来将已故丞相耶律铸的长女许配于汪惟正为妻。耶律氏对长辈非常孝顺,对亲戚朋友十分慈爱,人们都称赞她是妇道的楷模。耶律氏生有二子,长子汪嗣昌,任武略将军、成都等路管军副万户;次子汪寿昌,任昭勇大将军、巩昌等二十四处便宜都总帅兼巩昌府尹。三个女儿,长女嫁给了元帅蒲察瑞,其余两个还在家中。世祖忽必烈闻听汪惟正去世的消息,叹息惋惜了很长时间,诏命太常官员赐谥“贞肃”。


克缵武功 光照先烈

汪惟正虽然出生于功勋世家,但却丝毫没有依靠祖宗功业盛气凌人的纨绔习气。他外表和蔼,待人平易,但其内心却颇有原则,表里如一。平常日子,在家事母极其孝顺忠爱,对待亲戚朋友、功勋宿将、伯叔伯舅,也恩礼有加,关系十分融洽,使人人能欢心愉悦。但是,一旦战事来临,发号施令,却军令严明,毫不马虎。家人或下属官吏之间偶然有了矛盾,都想向他诉说,但看到他坐在座位上,一脸的严肃沉默,都十分胆怯,不敢向他说明,纠纷就这样自然而止。战场上,虽然面临大敌,但他总是仪态悠闲,旁顾左右而言他,从不疾言变色。二十年来,他驰骋沙场,战胜强敌,攻取城池,不负秦人之望。但他总是谨慎谦虚,从不以功高名显自居,其好贤乐善的事迹,难以胜书。论者以为,汪惟正继承了其祖上的武功,光照先烈,为天下诸将之中最守信义者!但是,上天却不假其以寿命啊!

耶律夫人在京之时,认为商挺曾经在陕西供事过,对汪惟正的了解最为深切,就携带着几位儿子,请求他为汪惟正撰写神道碑,并恳切地说:“为了让他的功绩能够传之后世,此事非君还能托付给谁呢?”商挺难以推辞,先后为汪惟正撰写了神道碑文字,并作铭以纪之。铭曰:

山西出将,将出将门。粤稽汪氏,合古有言。义武始基,忠烈勤垣。及公堂构,有子有孙。秦蜀三叛,鲸鲵而奔。公以拆,挫毙狐豚。皇帝曰忠,锡马斯蕃。皇子安西,旌以金尊。国初纳土,比肩作藩。彼为寓公,我固本根。未艾而薨,巩人则冤。勋藏盟府,守典者存。盐川之阡,羊虎行蹲。刻诗丽牲,永表忠魂。

已故陇西文史学者戴楚石先生在其手抄本《陇西金石录》中,对《汪惟正神道碑》的碑石情况和碑文有详细的记载:

该碑为汪氏四大神道碑之一,立于陇西南门外大碑院(即陇西公祠堂),至今犹存,侧卧于南墙根,已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碑石为汉白玉质地,现在身首分离。碑首为深浮雕蟠螭,已断裂,最大的一块搁置在近旁褐色的断碑上。碑身方肩,上下带榫头,左肩略残;高284厘米,宽139.5厘米,厚40厘米,周边饰缠枝牡丹纹。碑面中部受损开裂,经水泥修补弥合。碑座佚失不存。碑阳题“大元故资政大夫中书左丞行陕西四川中书省贞肃汪公神道之碑”27字,列三行,楷书,字径六寸。侧旁落款题“集贤学士太中大夫宋渤书”,下题“巩昌石匠提领王焕刻”。碑阴刻正文33行,满行83字。首行为标题,次行为篆额者及撰书者的具衔,宋渤(宋渤,元代诗人书法家。官至集贤殿学士)、商挺都是当时翰苑巨匠,《元史》有传,可资参考。

此碑碑文,民国时代因碑石贴地,无法抄录,故世多不传。《陇右金石录》卷五仅录了铭辞;《汪氏族谱》虽首尾俱全,但经编者覆查,鲁鱼亥豕,实难凭信。据闻,《陇右金石录补》收有此碑全文,但不知据何而录,无缘拜读,不敢妄断。1987年秋,编者赴大碑院实地考察,并亲手抄录全文。当时,碑石侧卧,又靠近墙根,碑后仅容一人站立,编者在其间侧身躬腰,扭头转目,耗时耗力,艰辛实难言喻。碑阴铭刻久经风雨剥蚀,有几十处泐(le)蚀不清的地方,后经与《汪氏族谱》及《元史·汪惟正传》互相校勘,才得以弥补缺失。尽管如此,还有若干无法校补的文字,本着信传信、疑传疑的态度,暂付阙如。本篇即据大碑院碑石整理。

据碑文,惟正卒于至元二十二年(1285)十一月初四日,由其夫人耶律氏向参知政事商挺求铭,刊石立碑一事,当在至元二十三年,即公元1286年。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长华: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下一篇黄斌:古代妇女有哪些发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