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市领导活动报道 定西“名医·名科·名院”展示 直播定西 定西故事 多彩定西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甘肃省网络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文史

TOP

王长华:张作谋《新蕉细雨轩诗词集》中的抗战史事
2018-01-04 15:35:10 来源:定西新闻网 作者:王长华 【 】 评论:0

烽火连三月 狼烟照九州

——张作谋《新蕉细雨轩诗词集》中的抗战史事

有一位诗人,他将历史事件通过诗歌的形式来再现,其诗歌中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使诗歌和历史的结合达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他,就是现代甘肃临洮籍诗人张作谋。

张作谋(1901——1977),字香冰,甘肃省临洮县辛甸镇人,是甘肃现代著名的爱国人士和教育家。1922年考入国立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后入国文系攻读。毕业后因成绩优异,留校工作一年。在京期间,因受“五四”运动的影响,与同乡组织了“洮阳学会”,编辑《洮阳》杂志,为传播新思想奔走呼号。

1927年,应甘肃省教育厅厅长水梓先生的邀请,回桑梓,任兰州一中教员、教导主任。1932年至1942年,他在担任兰州一中校长期间,广聘教师,下功夫完善学校管理体制,修建礼堂、图书馆,使学校跻身全国名校之列。抗战期间,张作谋先生带领师生,举校南迁家乡临洮,培育新人,同赴国难。

1942年,他被选为国民参政会参议员。1947年起,他任国民党甘肃省武威专区行政督察专员近两年。1949年4月,任国民党甘肃省政府顾问。张作谋先生立身慈善,力纾民困,故政声颇佳。

新中国成立后,张作谋先生曾被选为甘肃省人大代表,继而在甘肃省政协工作。1977年,因病辞世,享年78岁。

2001年,在张作谋先生百年诞辰之际,兰州一中组织力量,与张作谋先生的子女一起,编辑出版了《新蕉细雨轩诗词集》,使先生的煌煌大著,得以与读者见面。

张作谋先生曾命名其居室曰“新蕉细雨轩”,意似自谓非强音激响,这其实恰恰反映了先生的虚怀自谦。

关于张作谋先生的生平,由兰州一中部分老校友集体撰写的碑文,记述颇为全面。碑文由兰州大学教授张淑民、柯杨主笔,由兰州医学院教授何裕(聚川)书丹。摘录如下:

先生少慧,酷嗜典坟。高第师大,攻读中文。五载寒窗,笃志辛勤。成绩优异,胆识超群。编辑洮阳,时事述评。自由民主,发其心声。学成归来,任职一中。仪表轩昂,气度雍容。解析精妙,奥义融通。板书潇洒,声若洪钟。莘莘学子,如沐春风。主持校政,事必躬亲。擘画巨细,校貌焕新。美轮美奂,弦诵相闻。厉行弘毅,敬业乐群。不拘一格,任人唯贤。藐视权贵,风骨凛然。抗战军兴,敌机肆虐。生死堪虞,员工难托。举校南迁,洮水之滨。艰辛草创,陋室安身。宣传抗日,教育新人。同趋国难,何惧风尘。先生功业,口碑载道。亦善诗词,龙章凤藻。新蕉细雨,尚存遗稿。字字珠玑,殷殷怀抱。讴歌新政,爱国情深。老骥伏枥,屡抒丹心。哀思四篇,读之神伤。孝子不匮,孺慕绵长。

赞曰:兰州一中,桑梓之光。五洲四海,桃李芬芳。洮河之阳,虎卧龙藏。张公大业,垂询难忘。

纵观张作谋先生之诗词,歌咏田园旖旎风光者有之,游历九州大好山河者有之,赞颂祖国建设成就者有之,凭吊古迹追思先贤者有之,但笔者却独独从其中采撷一组抗战诗词,在含英咀华之余,略加诠释,以期再次缅怀当年的峥嵘岁月。

我今荷戈心似铁 他日望斗气如虹

《芦沟桥事变愤而有作(二首)》是闻悉芦沟桥事变发生后,张作谋先生写下的一首“激愤之作”,诗前小序云:

赴海会寺,得悉日寇于七月七日,向我驻芦沟桥守防部队挑衅,相互炮轰。战端既开,势难和平解决,愤而有作。

大旗风拂动,云海一天秋。鼋鼓鸣三辅,狼烟照九州。憾山歌上堵,指日赋同仇。海会兴龙地,应图破虏筹。

突兀擎天柱,高影忆大风。荷戈心似铁,望斗气如虹。纪效凭狼筅,策勋挽羿弓。百年新旧恨,行雪海门东。

从诗前小序可知,此诗应作于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是诗人游历了杭州海会寺之后所作。

第一首诗中的“憾山”,应指“憾山易,憾岳家军难”这一典故,意在表现我军顽强不屈之意志;

“同仇”,出自《诗·秦风·无衣》:“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用在诗中,是指共同赴敌,对敌人表示共同的愤慨;

“海会”是指“海会寺”,是江南最早的十大寺院之一,被称为“钱王故里、千年古刹 ”,是江南第一皇家寺院,坐落于历史文化名城——临安市锦北街道西墅村大塆里。其背靠神仙岩,前临石基塘,山水有灵,地气厚旺,相传距今已有1500多年历史。因昭明太子在临安弘法而建,梁大同年间(公元536——546年),赐匾“竹林寺”,意于释迦摩尼佛的第一讲经堂“竹林精舍”。到宋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赐名“海会寺”,意于佛教中灵山海会和莲池海会之说,形容高僧云集,虔诚修行,如百川入海,同归西方净土。

“兴龙地”极言海会寺的重要地位。海会寺在吴越国王钱镠(liu)主位时期,因其笃信佛教,于唐天复二年(公元902年),以一国之资,大兴土木,“重建莲宫、庄严俱毕”。修行僧众达到千余人,梵音远播,香火旺盛。苏东坡著有《宿海会寺》、《海会寺清心堂》等作品来赞叹海会寺“此乃人间绝胜之处”。位列于“宋四家”之首的蔡襄亦数次游访海会寺并著作《海会寺记》。

第二首诗中的“纪效”,是指《纪效新书》,这本书是戚继光在东南沿海平倭战争期间练兵和治军经验的总结;狼筅(音xiǎn),古代兵器之一。又名长枪,亦称做狼牙筅,狼筅原是明朝矿工起义军发明,后为戚继光抵抗倭寇时所操练“鸳鸯阵”的武器配置之一,其械形体重滞,械首尖锐如枪头;

“羿弓”是指“后羿射日”的神话故事,诗人灵活运用这一典故,意在表达我军抗日意志的坚决。

总之,这两首诗中,连续引用了岳飞抗金、戚继光抗倭、后羿神日等历史典故,以及《诗经》中的“同仇”一章,表达了一种同仇敌忾,誓死抗日的决心。全诗音调铿锵,掷地有声,读来使人热血澎湃,意志激昂。

空谷爆声掀地起 射日无弓剧可哀

抗战时期,由于中国防空力量薄弱,陪都重庆屡遭日军飞机轰炸。1941年6月5日,日机突然飞临重庆上空,对重庆市区进行狂轰滥炸。位于市中心较场口的十八梯隧道里,当日涌入了上万名躲避轰炸的市民。在这场长达5小时的大轰炸中,由于隧道里空气不畅,大量毒瓦斯和二氧化碳无法排出,导致大量市民窒息身亡。此次隧道惨案,和河南花园口决堤、长沙文夕大火,并称为抗战时期三大惨案(王自军《重庆防空洞惨案始末》《同舟共进》2017年第11期)。

张作谋《日寇轰炸重庆志以愤慨(八首)》应该作于重庆大隧道惨案发生之后。

在诗前小序中,诗人写道:“自入三月,重庆上空,浓雾渐敛,日寇乘间以大批飞机不断袭击市区。五月四、五两日,更番轰炸中,市民罹祸最惨,且以企图破坏自来水水库。故观音岩一带之房屋,以及各种建筑物,被毁殆尽,惨不忍睹。余每于警报发后,闷坐防空洞中,藉咏诗以缩短时间,又可以当作镇定剂也。兹择录八首,以志愤慨云。”

两江环抱一山斜,高下楼台壮物华。天险早随潮水去,奥区时被弹烟遮。惊心劫火连三月,浴血烝民近万家。独立关头屡遥望,红光漫顶若朝霞。

井蛙从古说巴西,讵料而今蹈旧蹊。楚国空传三户谚,函关妄策一丸泥。敌频望蜀展银翼,谁复过江蹙铁骑?最是伤心凄绝处,观音岩畔子规啼。

佛图关上屡销魂,宿霭沉沉日又昏。才报敌机过石柱,忽闻雷鼓震天门。烟浓火爇(ruo烧)人如醉,水立山颓地欲翻。井络奥区今似昔,无端荼毒遍黎元。

月明如画起丰隆,又见衙衙缪玉虹。鹏阵几番盘鸟道,龙潜无奈祸蚕丛。弹烟笼地连云黑,火焰熏天落水红。空战正酣心忽壮,惜无后羿挽强弓。

呜呜长笛迭相催,四面红光缪不开。空谷爆声掀地起,满江烽火接天来。藏舟有壑殊难固,射日无弓剧可哀。莫向浮屠关下望,人民城郭尽成灰。

张围弹落紫云腾,凄绝人寰向未曾。漫道全军俱幻化,始知举族尽龙升。炎风入洞惊山鬼,残月穿崖泣瘦藤。多少羁魂谁慰藉,往来凭吊有青蝇。

大隧归来久凄伤,万千羁旅一时亡。正如海上驱鱼孽,又若山中纵虎怅。百死终难留蜕壳,十乘累载付江洋。曾闻日暮行人绝,不断阴风吼道旁。

夜夜机群瞰帝京,火光熛(biāo迸飞的火焰)怒烛天明。横江铁锁徒资敌,钩栈云屯更老兵。孤注固非持久策,偏安岂是济时情。有航飞渡难凭险,杜宇衔碑诉不平。

第一首诗中的“奥区”,是指“腹地,深处”;

第二首诗中的“楚国空传三户谚”的典故,源于“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句产生于反抗暴秦统治的秦朝时代名言,出自西汉时司马迁的《史记·项羽本纪》。意为即使楚国只剩到三个氏族,也能灭掉秦国。比喻即使弱小,团结一致也能成功。它代表了一种情绪化的坚定信念。

第三首诗中的“井络”,言指“井里、街道”;

第四首诗中的“丰隆”,指古代汉族神话中的雷神,后多用作雷的代称,在本诗中指敌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第五首诗中的“射日无弓剧可哀”,据各种资料记载,全面抗战开始前,中国有各种飞机314架,仅相当于日本飞机拥有量的1/7,如此落后的航空力量,根本无法对领空进行防御;

第六首诗中的“青蝇”,本自成语“青蝇吊客”,指死后只有青蝇来凭吊。本诗中特指遭轰炸而死的民众惨死之后的凄凉情状;

第七首诗中的“大隧归来久凄伤,万千羁旅一时亡”,指的正是较场口大隧道惨案。灾难发生后,重庆防空司令部立即发布公告,宣称死亡461人,重伤291人,此事引起民怨沸腾。蒋介石命令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国民参政会主席张伯苓、重庆市临时参议会议长康心如组成“大隧道窒息惨案审查委员会”,对惨案进行调查。据审查委员会调查公布的《审查报告》认定,死亡人数为992人(其中学生151人),伤者近4000人。而重庆卫戍总司令部在给行政院的报告中则称:“三洞尸体已全部运出洞外,计有1115人。”《重庆市志》第一卷记载:“1941年6月5日,日军于夜间轰炸重庆,导致较场口和平大隧道大惨案,窒息9000余人。”(王自军《重庆防空洞惨案始末》《同舟共进》2017年第11期)

第八首诗中的“杜宇衔碑”,杜宇为传说中的古蜀国开国国王;衔碑,是含悲的隐语。碑,音同“悲”。

还有作于同时期的《满江红·日寇轰炸重庆愤而有作》词两首,可以与前文八首诗共称为“姐妹篇”。

诗前小序云:“重庆行都,连日被日寇轰炸,愤而有作。”

警笛声声,苍茫里,满城灯灭。惊心是山颓水立,甍(meng屋脊)飞瓦揭。锥地创痕弥九陌,烛天烽火连三月。赋飘摇风雨接江来,何凄绝。

花爆候,铜梁折;烟突处,金门缺。纵奥区有险,恣雕回鹘。愁吊楚垒徒洒泪,魂归蜀帝空啼血。更有谁,重挽羿侯弓,歼骄日。

前调·再咏

霹雳连宵,恨难已,梦魂难妥。最凄绝,泉喷地裂,天惊石破。硝弹鼓风金铁炽,乌烟隳突啄墙堕。正月明澄练却流丹,始燃火。

谁铸此,齐州错?谁酿此,弥空祸?叹筹边既误,建都何左。云阵纵蒙钩栈垒,楼船怎断横江锁。倚佛图,蒿目望神京,愁无那!

据资料记载,抗战期间,日军飞机对重庆的大轰炸,长达5年半之久,共计空袭218次,出动飞机9513架次,炸死市民11889人,炸伤14100人,炸毁房屋17608幢。而其中的较场口惨案,最为惨痛。

诗人张作谋,则用八首诗和两首词,形象地描绘和记录了大惨案的情状,可作为史料的补充。

吴淞浦畔硝烟黑 琳琅随梦化荆棘

张作谋先生曾以《一斛珠》这个词牌,写过两首有关上海东方图书馆的词作。第一首为:《一斛珠·参观上海东方图书馆》,词前小序云:上海东方图书馆收藏宋元版本书籍,一时为海内冠。余于二九年夏,曾往参观,纪之以词。

琳琅万卷,金题玉躞储橱满,休论皕宋千元版。恍到嫏嬛,瞻仰古坟典。

明窗净几玲珑馆,洋场那省红尘软。奇书暂把炎天短。借不须瓻,嘉惠士林远。

“金题”出自唐张彦远《法书要录》,意为用泥金书写的题签;“玉躞”(xie):系缚书卷的玉别子,又称“插签”,指极精美的书画或书籍的装潢;皕(bi:二百;嫏嬛(lang huan):神话中天帝藏书处;瓻(chi)古代陶制酒器。

东方图书馆又名上海东方图书馆,是商务印书馆附设的图书馆。1924年建立于上海。以1909年商务印书馆编译所设立的图书资料室涵芬楼为基础,广事搜购中外图书,藏书达四十六万余册。东方图书馆是从商务印书馆编译所资料室发展、演变而成的民营公共图书馆。规模之大,设施之新,藏书之丰,珍本之多,管理之善,影响之广,时为国内之最。曾享有“东亚闻名文化宝库”、“亚洲第一图书馆” 之美誉。

从张作谋这首词中可知,该馆馆藏之丰富和珍贵,实乃名不虚传。

张作谋的第二首词为《一斛珠·东方图书馆被炸愤而有作》,词前小序曰:“日寇轰炸上海,东方图书馆付之一炬。追忆昔游,惋惜无已。仍用一斛珠词调,以志慨。”

海门传檄,吴淞浦畔硝烟黑。虾荒蟹乱愁何极。若许琳琅,随梦化荆棘。

沪瓀去岁曾为客,才欣竟日临东壁,元雕宋椠亲披觌。讵料珍奇,重付绛云厄。

瓀(ruan):似玉的美石;椠(qian):古代以木削成用作书写的版片;.简札,书信;.书的刻本;觌(di):相见。绛云厄:绛云,红色的云,这里指遭轰炸后蒙受火灾。

1932年一·二八日军入侵上海,轰炸、炮击闸北时,位于宝山路上的商务印书馆、东方图书馆首当其冲,惨遭毁损。1月29日上午8时,下午3时及1月30日,日军飞机连续3次轰炸商务印书馆,总馆被毁。在1月29日轰炸中,因火势冲过马路,波及东方图书馆,但毁损甚小。2月1日上午8时许,东方图书馆突发大火,系日本浪人纵火所致。直至傍晚,造型新颖,时为闸北最高的5层大厦焚毁一空。30多年收集所得的大量中外图书,积累多年的全部中外杂志、报章,极其珍贵的省、府、厅、州、县地方志及编译所所藏各项参考书籍及文稿均化为灰尘。

张作谋先生的词作,证之于史,实乃史之艺术描写。

谁起鬼雄三十万 破涛先断太和魂

南京大屠杀是震惊中外的事件之一,张作谋也用诗歌的形式,记录下了这一惨绝人寰的一幕,诗题为《日寇屠杀南京军民愤慨难已爰成四律》,诗前小序曰:

中央政协会文史资料室编辑之文史资料中,有梅汝璈所撰,在日寇占据南京期间,其渠帅谷寿夫和松井石根,纵兵屠杀我当地军民竟达三十余万之多。抗日胜利后,因密(秘)而不宣,无人知晓其实在详情。阅览之余,愤慨难已,爰成四律以纪之。

八年灰劫话吴门,彗扫南天又一痕。昭雪未能惩猰貜,衔碑无计吊虫猿。因将血泪书心史,为示韬钤作罪言。谁起鬼雄三十万,破涛先断太和魂

漫夸钟阜是龙蟠,血涨秦淮没瓦棺。恨火中难化碧,伏尸江上竟流丹。沦胥固厄红羊劫,战胜争教白骨寒。凄绝一编新鬼簿,几番灯下裂睚看。

九州埋恨几经秋,浩劫今才记石头。红泛血花桃叶渡,绿沉燐火草鞋洲。江山处处歌何满,风雨家家泣莫愁。蚁聚蜂屯代相禅,只缘空炫帝王州。

板桥流水忆溅溅,扣策西州又惘然。惊见斫残陵墓刻,痛伤笼遍冶城烟。新仇正洒鲛人泪,旧恨重歌燕子笺。谁复酒酣追往事,夜深江上有啼鹃。

第一首诗中,猰(ya):指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吃人凶兽;貜(jue):大猿,俗称“马猴”; 衔碑:含悲的隐语;虫猿:虫沙猿鹤,旧时比喻战死的将士,也指死于战乱的人;韬钤:古代兵书《六韬》、《玉钤篇》的并称,后因以泛指兵书;借指用兵谋略,还借指武将;

第二首诗中,“红羊劫”:古人以为丙午、丁未是国家发生灾祸的年份。以天干“丙”“丁”和地支“午”在阴阳五行里都属火,为红色,而“未”这个地支在生肖上是羊,每六十年出现一次的“丙午丁未之厄”,后便被称为“红羊劫”;

第三首诗中的“何满”,指“何满子”,词牌名。白乐天诗云:“世传满子是人名。临就刑时曲始成。一曲四调歌八叠,从头便是断肠声。”后世以此词牌为凄凉悲愁之调。

第四首诗中的“鲛人”,又名泉客。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鱼尾人身的神秘生物。与西方神话中的美人鱼相似。早在干宝的《搜神记》中就有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鲛人生活在中国的南海之外,善于纺织,可以制出入水不湿的龙绡,且滴泪成珠。

燕子笺:《燕子笺》写唐代士人霍都梁与名妓华行云、尚书千金郦飞云的曲折婚恋故事,作者阮大铖,其名列入《明史·奸臣传》),在南京城陷后乞降于清,后跌死于随清军攻打仙霞关的石道上。

在这四首律诗中,诗人以沉痛的笔调,描绘了这样一幅历史图景:南京曾是“帝王之州”,有多少王侯将相,“蚁聚蜂屯”,“历代相禅”,演出了一幕幕“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历史戏剧;而在现实中,却是“江山处处歌何满,风雨家家泣莫愁”;外敌的残暴和内政的软弱,使“痛伤笼遍冶城烟”,“夜深江上有啼鹃”,何其沉痛也!

遍地飞鸿鸣金铁 敌机折翮纷纷见

1938年10月,日寇已相继占领了北平、上海、南京、太原、郑州、武汉和广州,大片国土已完全沦陷。此时日军把轰炸的重心放到了西南的重庆和西北的兰州。在甘肃,他们主要轰炸了兰州及其周围的武威、靖远、陇西、平凉、临洮、天水等地,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作为抗战的大后方,苏联援华物资大多都要通过铁桥进入兰州市,然后再分别转往各抗日前线。因此,兰州成了日寇空袭的重要目标。

这一段重要史实,在张作谋的诗词中也有反映。

第一首词作是《河传·效秦淮海体纪日寇轰炸兰州惨状》

干云蔽日,下天关,虎豹来吞民血。声震耳聋,遍地飞鸣金铁。助丰隆,挥列缺。

防空尽道空施设,纵可骞腾,那见毫毛折。况各远飏(yang同“扬”),忍彼戕生毁室。恨同仇,肝胆裂。

“河传”是一个词牌名;丰隆是云师;列缺为电神。

第二首仍然用“河传”作词牌名,题目为《击落敌机无不称快》,词前小序云:“十一月间,敌机又三来兰袭击,每次机群有一百三十余架,横空结队,声势凶悍。我方因有准备,一次即击落十三架。残骸运至南郊,堆积如山,观之者无不称快。”

几群鹅鹳,倚天衢,结队猖狂为患。我早待机,突自高空冲乱。网恢张,无处窜。

山头又发乌号箭,上下交攻,折翮纷纷见。烟缕火团,漫把清霄染茜。吼如潮,同仰赞。

1939年2月20日,日寇飞机30架,分三批袭击兰州。我空军分批追击,至平凉附近,又击落敌机多架。经甘肃省防空司令部通知各县区乡协助查报,这次共击落敌机9架。2月23日,日机湖北汉口基地起飞20架飞机来兰,于上午11时到达兰州上空轰炸。当天,我空军迎头痛击,击落日机6架。日军这两次共出动50架次飞机袭击兰州,是自空袭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结果被我击落15架,死亡军官飞行员数十名。

张作谋第二首词中所描述的一段史实,应该是1939年的12月26日、27日、28日,日寇连续3天出动大批飞机轰炸兰州的史实。“十一月间”,应为农历纪年之故。

26日,敌人出动轰炸机102架,分5批轰炸兰州;27日出动106架,分5批轰炸兰州;28日出动113架,分6批轰炸兰州。后来据缴获的一张由日本陆军部参谋本部绘制的“西安兰州近旁”机密地图信息得知,前来轰炸的飞机是从山西运城起飞的。1941年6月22日,在日军飞机轰炸兰州时,时任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将军的夫人崔锦琴、次女倩子、次子允文、三子允武共4人也在这次空袭中遇难,后被葬在广武门外的邓园(据《甘肃省档案资料》)。

万马云腾十乘万 纵横冲敌一当雄

祁连山冷龙岭北麓的大马营草原,地跨甘青两省,毗邻三市(州)六县,总面积329 .54万亩。山丹军马场位于河西走廊中部,是大马营草原的一部分,是亚洲最大,也是世界第二大军马场,在原苏联顿河马场解体后,占据了世界第一的位置。山丹军马场地势平坦,水草丰茂,是马匹繁衍、生长的理想场所。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121年,由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始创。在冷兵器时代,军马是极其重要的战略物资。抗战期间,国民政府仍然非常重视军马的繁育。

张作谋的四首诗和一首词作,就描述了“秋风猎猎动高旌,上将亲临大马营”的这一情景,俨然有唐人边塞诗的雄浑豪迈之风。

《随张文伯将军赴山丹检校马政(四首)》,在诗前小序中曰:“戊子秋,随张文伯将军赴山丹大马营检校马政,欣成诗四章以赠。”

秋风猎猎动高旌,上将亲临大马营。沙苑草长宜试马,好搜龙种献西京。

祁连山下草芊芊,万马云腾十乘万。长啸却非因伏枥,也知神骏有人怜。

紫燕玉骢夸昔时,讵知天马产洼池。山丹此日空群出,物色无须效贰师。

国仇犹记大瀛东,百战河山血泪红。从此络头思报主,纵横冲敌一当雄。

第一首诗中的“龙种”,指骏马;

第三首诗中的“贰师”,是指贰师将军。汉武帝命李广利到大宛国的贰师城(现吉尔吉斯斯坦的奥什城)取良马,所以委任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后来,贰师将军成为中国古代武职官衔的一种统称,始于汉代,盛行于南北朝,唐以后逐渐衰微;

第四首诗中的“络头”,是指马笼头,这里指军马。

这四首诗,和王维《观猎》一诗的风格极其相似。

张作谋的另一首词作是《金缕曲·随张文伯将军赴检校马政》,小序云:“随张文伯将军赴山丹大马营军牧场检校马政有作。”

万马空群出,忽骄嘶,憾山兴雾,喷沙作雪。是龙雏仙岛骥,或是洼地汗血。曾记得,赓影藻拔。铭股振镳宏地用,骋疆场破虏论功烈。平大宛,臣回纥。

纵然落草长城窟,会风云,壮心未减,岂甘偷活。今遇伯阳求检校,駊騀(po e)辕前内热。料从此飞黄腾达,历块过都俄顷事,顾笼头为踣(bo)高蹄铁。清海宇,朝天阙。

在第四首诗中,诗人目睹战马的神骏,自然产生了“国仇犹记大瀛东,百战河山血泪红”的壮怀激烈;在词作中,诗人希望“万马空群出”,“驰骋疆场”勇“破虏”,就像当年汉朝骠骑将军霍去病那样,荡“平大宛”,使回纥臣服。

满目疮痍思丧乱 恢复自需经世略

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14年斗争,终于迎来了抗战的胜利,但战后的中原大地,却是满目疮痍,诗人目睹此情此景,不禁感慨万端,其忧国忧民之心,于其四首诗中可见一斑。

《战后中原疮痍满目百感交集咏成四律》中的诗前小序云:“归程经河南,战后中原疮痍满目,安辑劳来大非事事,抚今思昔,百感交集,就所见咏成四律。”

锦绣河山百战经,沿途凭轼感凋零。殽函壁垒犹殷血,芒砀风云尚带腥。降伏兽兵争纵火,归来雁户叹飘萍。惊心最是淮南道,一片嗷嗷不忍听。

战云濛布中州,敌骑交驰近九秋。新郑四通师易会,常山一败势难收。糜兵竟惜诛房琯,决策何曾重马周。张许已亡南八死,睢阳谁又遏洪流。

闻说中原几丧师,沙虫猿鹤最可悲。官兵日夜穷挥霍,敌我关津竟走私。终令大河亡古渡,坐看宵类弄潢池。无端巨浸稽天下,瓠子横流靡孑遗。

国仇应记大瀛东,百战河山血泪红。满目疮痍思丧乱,弥天风雨吊沙虫。安澜固已挥狼筅,射日还须挽羿弓。恢复自需经世略,有谁间气一为雄。

第二首诗中,连用了五位古人的典故,借古喻今,可从中一窥诗人的政治观点和价值取向。

房琯,河南(今河南偃师)人,唐朝宰相。安史之乱爆发后,随唐玄宗入蜀。唐肃宗灵武即位,房琯前去投奔,深受肃宗器重,委以平叛重任。但他不通兵事,又用人失误,结果在陈涛斜大败而回。

马周,唐太宗时期宰相。马周多次向太宗谏言,为贞观年间的政治改良乃至“贞观之治”的形成和延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张许”是唐代张巡、许远的并称。唐至德二载(757年),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军南侵江淮屏障睢阳,张巡与许远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死守睢阳,前后交战四百馀次,使叛军损失惨重。有效阻遏了叛军南犯之势,遮蔽江淮地区,保障了唐朝东南的安全。最终因粮草耗尽、士卒死伤殆尽而被俘遇害。

“南八”指唐代南霁云,因排行第八,人称“南八”。 在平定“安史之乱”中屡建奇功。睢阳陷落,张巡、南霁云被虏。叛军尹子奇劝南投降,南凛凛正气,大声说:“男子汉大丈夫,不可向不义者屈服,宁掉头颅垂青史,不留骂名在人间。”昂首挺胸英勇就义。

诗人以唐王朝在安史之乱中不同将领的优劣事迹作为参照,对抗战无功,丧师失地的将领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对深谋远虑而不被采纳表示不平;对誓死抗日而与城池共存亡的英雄们,则表示高度的崇敬!

与此同时,诗人还对国民政府的决策失误进行了尖锐的批评,如“瓠子横流靡孑遗”,“瓠子决口”指的是公元前132年(汉武帝元光三年),黄河瓠子(今濮阳西南)决口一事。用在本诗中,则类比1938年6月9日的花园口决堤事件,形成大片黄泛区,间接导致了惨绝人寰的1942年河南大饥荒,千里无鸡鸣,生灵靡孑遗,可谓沉痛至极!

另外,诗人还写到了当时触目惊心的一幕:“官兵日夜穷挥霍,敌我关津竟走私!”如此纪律松懈的部队,怎么能够打胜仗呢?于是,“终令大河亡古渡,坐看宵类弄潢池”,也就不足为奇了!

金陵纵具龙蟠胜 高屋建瓴输一筹

对于抗战胜利后的忧虑之情,还表现在诗人在南京所写的一组诗歌中。

《抗日胜利后抵宁感赋(四律)》的诗前小序曰:“抗日胜利后,余以事抵宁,既欣光复,又伤丧乱,抚事感时,枨(cheng)触难已,咏成四律,聊以见意。”

六州成错记中朝,一败吴淞国本摇。幕府戎机传敌垒,蒜山廷议遍童谣。楼船借箸筹才得,铁锁焚江恨未销。从令寇氛笼禹甸,至今犹咽海门潮。

燧烽延展黯神州,抗日才标统战谋。专擅自难麾猛将,褊私终令失名流。元戎屡挫膺殊赏,多士频争斥杞忧。回劫幸凭相济力,海天风雨感同舟。

几度流迁至古梁,一筹难展感苍黄。战区遍地权分散,寇焰熏天势益狂。祸国最深惟伯彦,事仇奚翅一曹王。忧时但洒新亭泪,谁肯劳来定八荒。

见说降幡出石头,百年仇恨即时休。无人定痛思凤鹤,举国如狂效沐猴。旧事猘儿开帝业,新声燕子满彩楼。金陵纵具龙蟠胜,高屋建瓴输一筹。

第一首诗中的“一败吴淞”,指的是淞沪会战(又称八一三战役),是中日双方在抗日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整个中日战争中进行的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蒜山”,即云台山,实即古蒜山,又名算山。山巅原有云台院,故又名云台山。元代山上建银山寺,因与金山对峙又名银山。自三国至民国,云台山为军事要地。此句指军事机密竟然流传于童谣之中,与前一句“幕府戎机传敌垒”相参照,可知当时最高决策层的核心机密竟被敌人获得。

“楼船借箸”:本自成语“借箸代筹”,出自《史记·留侯世家》:“请借前箸以筹之。”原意是借你前面的筷子来指画当前的形势,后比喻从旁为人出主意,计划事情。

“铁锁焚江”:形容艰难、无助的形势。蜀国灭亡后,吴国将领吴彦,看见长江上游有小木头漂下来,估计晋军会在上游造船来攻打吴国,所以在长江上铁索横江,以防上游的晋军顺流而下打过来。本诗中指国民政府无法遏止敌人的凌厉攻势。

“禹甸”:本谓禹所垦辟之地,《诗·小雅·信南山》后因称中国之地为禹甸。

第四首诗中的“猘儿”,指的是三国东吴的孙策。亦喻年少勇猛的人。《三国志·吴志·孙策传》“而策并江东,曹公力未能逞,且欲抚之。”裴松之注引《吴历》:“曹公闻策平定江南,意甚难之,常呼‘猘儿难与争锋也’。”

抗战虽然胜利了,本应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教训,但举目望去,却是“举国如狂效沐猴”的一片沉醉之态。为此,诗人从历史上南京虽有龙蟠虎踞之险要形势,却屡屡丧师辱国的历史教训中,总结道:金陵纵具龙蟠胜,高屋建瓴输一筹!

在同时期,张作谋还写有《虞美人》一词,从词前小序可知,诗人所咏的是抗战之后的迁都之事:“胜利后,因迁都问题,参政会议论分歧,迄未决定。兹来建康,百感交集,赋以见意。”

凄风苦雨台城路,一片烟笼树。蟹荒虾乱有余悲,尚说莫愁肠断日斜时。

龙盘虎踞论形势,误尽中兴计。大江终古限南朝,不见至今犹咽海门潮。

在这首词中,“大江终古限南朝”一句,最富有历史感。南京即使有长江天堑,但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王朝能够凭借天险而苟安于一时。

莫道同仇相赴难 无衣怎忍赋同袍

抗战期间,张作谋先生就像一位战地记者,边行边思,边思边咏,留下了一首首现实感十分强烈的诗篇。如《咏兵役(二首)》:

师团分制连旌旄,编管丁男授略韬。只许贷金充贡马,弊生傍李代僵桃。愁看系累交军府,惨听追捕过石壕。莫道同仇相赴难,无衣怎忍赋同袍。

见说全军尽目盲,佛徒笼叶犒西坪。无妨救苦先袍泽,未解罹殃遍垒营。敌壮我羸空论战,官肥士瘠更糜兵。后防补给今如此,怎令前防一死生。

第一首诗,堪与杜甫的《石壕吏》相媲美,揭露了兵役对人民造成的深重苦难;第二首诗,揭露了当时的军力对比是“敌壮我羸”,还有军队中“官肥士瘠”的不平等。诗人慨叹道:“后防补给今如此,怎令前防一死生。”

抗战期间,张作谋先生在成都访杜甫草堂,写成《访工部草堂感而有作》:“乙卯夏,道经成都,连日又发警报,因避地锦江南岸。迨解除后,便中一访工部草堂,感而有作。”

诗人爱国推工部,偶过草堂展素钦。潭畔百花亦溅泪,桥头万里自惊心。重思烽火骊山古,又感淋铃蜀道今。避地迄无干净土,徙移长叹倍难禁。

为躲避敌机空袭而暂避于锦江南岸,但“避地迄无干净土”,战乱之年,又能躲到哪儿去呢?

在成都期间,张作谋还写有《参观锦江畔开掘万宝江藏工程有感(并序)》:

“万宝江藏在成都南锦江江底,系张献忠所筑。抗日军兴,川人呈准中央,以全部财宝百分之八十五供应抗战军费,其余充作开掘工程费,正在进行中。时江水尚敛,已掘出石条无数。石条两端镌有干支,配合之字,匀整如一,且掘得一石牛,似为镇江物。川谚云:‘石牛对石鼓,金银亿万五;谁人能识破,买遍成都府。’执其事云,已得门径焉。”

锦江沿岸气萧森,射斗空光泛碧琳。黄虎宝藏千亿富,骊龙珠网九渊深。曾闻杜宇频啼血,会见石牛重溺金。歼敌果凭潜蓄力,当时劫灰卜天心。

在河南渑池县,张作谋还用一首《乌夜啼》词,记录了一场不幸的车祸:“陇海铁路渑池段第八号桥,系抗日期间被日寇破坏后,经设计,以大木纵横支撑,暂时通车,而以其次第命名者。余过之前十余日,桥之东端,两车相撞,乘客死伤枕藉,为状甚惨,顾而哀哀之。因成《乌夜啼》三阙以志。”

道旁血印犹红,播腥风。见说不多时节闻双龙。联百截,重九叠,架飞虹。载得满车愁恨显神通。

东西两阪殊逊,栈勾连。斗拱叠重天半度辕。桥窸窣(xi su形容轻微细碎之声),车杌陧(wu nie倾危不安的样子),欲销魂。况又一天风雨近黄昏。

连年战火频鏖,杵血漂。尽道夜深新鬼尚悲号。仇未雪,冤又发,奈何桥。始信西来无处不魂销。

闻听抗战的消息,张作谋用一首《喝火令·抗日军兴》,抒发了“几度闻鸡起舞”、“欲凭三尺定神州”的豪情壮志:

百练龙光在,何妨又蒯缑(kuan gou是用草绳缠结剑柄)。笑他弹铗为身谋。几度闻鸡起舞,霜气一天秋。

舞罢心犹壮,浑忘雪满头。欲凭三尺定神州。且欲弯弓,且欲把吴钩,且欲奋挥狼筅,指日赋同仇。

抗战期间,举国并非全是狼烟遍地,在大西南偏僻的涪江地区,竟然还有一片远离战火的“世外桃源”。

如《桃源忆故人》:“路出涪江,时已日暮,夹岸桃红柳绿,依稀江南风景。江边村民,怡然自乐,尚不解抗日战争为何事也噫。”

一湾春水如罗带,夹岸铺红锁翠。自是桃源人世,那管兴亡事。

炊烟矗缕盘螺髻,渐掩江村山寺。忽听云中犬吠,斜照落牛背。

整个抗战期间,张作谋先生除了将兰州一中搬迁至其家乡甘肃临洮辛甸镇,为甘肃保存了一批文化火种之外,他还因公游历各地,以现实主义的笔触,记录下了一段段敌寇祸我华夏的沉痛史实,堪称“诗史”!

至此,再用张作谋先生的两句诗,为本文作结:

百练龙光在,霜气一天秋。

舞罢心犹壮,浑忘雪满头!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长华:陇上抗金名将王德传略.. 下一篇俞国荣:林语堂与苏东坡的茶缘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