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市领导活动报道 定西“名医·名科·名院”展示 直播定西 定西故事 多彩定西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甘肃省网络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文史

TOP

难以忘却的感动——定西市安定区白碌“10·8”空难纪实
2015-09-21 07:52:48 来源:一点定西网—定西日报 作者:徐志能 【 】 评论:0

  

   定西城出北门,北行六十多公里向西进入大山,就是安定区白碌乡一带。白碌乡是安定区最偏远的一个山区小乡,西、北面分别与榆中、会宁两县接壤,那里重峦叠嶂,沟壑纵横,登高远眺,黄褐色的大山犹如翻腾着的挾裹着黄土泥沙的巨浪,呈现密密匝匝波峰与浪谷。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里还是光山秃岭,瘠壤薄地,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自然条件十分严酷。山民经济相当困窘,大都居住着窑洞或土坯房,吃喝只能说填饱肚子,外出坐班车和打有线电话要爬山过涧跑到乡政府,堪称“瘠苦甲于天下”。是深厚豪迈的大山和广袤无私的黄土地滋养着大山褶皱里的村庄,塑造了一代代淳朴、厚道、真诚的山民,孕育了源远、丰富、伟大的华夏文明。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这大山里的人们勤劳、勇毅、善良、智慧,用激情和梦想铸造了一个又一个可歌可泣的辉煌业绩,书写着一件又一件感天动地的精彩故事,其中一件事儿,虽已过去二十多年,但至今历历在目,令人难以忘却。

  1992年10月8日,白碌一带的山山岭岭都被烟雾裹得严严实实,显得格外地萧瑟和凄苍,烟雨蒙蒙伴着秋风,寒气袭人。

  完成了秋收冬储使命的山民们或睡睡懒觉,修养一下累垮的身子骨,或串串门儿,拉拉家常,或披上雨衣、戴上草帽、赶着群羊,在山坡上哼着小调。悠闲地过着享受着上苍的沐浴和大山的滋润。

  下午三时许,烟雾收起,细雨渐大,天地浑然。谁也不曾料到,一架武汉航空公司的旅游包机,在兰州飞往陕西途中,发生了机械故障,拖着哀鸣,越过无数沟涧和山巅,摇摇晃晃,一头栽倒在白碌乡铧尖村平定岔社蒋家湾的山坡上,翻了几个跟头,摔成了节片。

  震天动地的巨响,腾空而起的黑烟,撕心裂肺的叫喊,吓傻了附近放羊的平定岔社员王兰,她顾不得宝贝群羊,也顾不得坡陡地滑,连爬带滚喊叫着往村庄跑去。68岁的史庭茂听到怪拉拉的喊声,估计着出大事儿了,三步并作两步奔出大门,直见王兰浑身泥泞、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不得了,了不得了,一个飞机跌着蒋家湾了,摔成碎件件了,还有人呢……”。史庭茂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天哪,这里祖祖辈辈还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一定是凶多吉少,于是赶紧打发儿子史生礼和侄儿们到各家各户叫人,自己也踉踉跄跄朝着蒋家湾跑去。

  此时,平定小学的下课铃响了。校长史生荣刚出教室,就见校园里的学生指着蒋家湾山头喊着:“飞机跌下来了,飞机跌下来了。”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朝着学生们的指向,隐隐约约看见了对面山坡上乱哄哄的场面,心想一定是出人命了。患有心脏病的他顿时心急如焚,立刻喊来其他两名代课教师杜君德和王淑珍,带着十一、二岁最大的学生连跑带爬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眼前的场景触目惊心,惨不忍睹,机件满山坡,杂物撒一地,血尸横竖躺,呻吟揪人心。恐慌中,师生们发现,一位男士满脸血迹,在残机周围徘徊,约百米之外的陡坡上一男一女艰难地爬行,他们浑身是土,满脸血迹,神情惶恐。两位男士说什么听不懂,只是用手比划着,身体显得几度虚弱;女的身着红色民航服装,自称是机组人员,问哪儿能上打上电话,亟需告急。史生荣考虑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不向有关部门报告那还得了,于是当机立断,吩咐杜君德将两位男士赶快护送到学校办公室休息,赶快让学生回家叫人救援;再三叮嘱王淑珍及学生们负责保护好现场。他急忙拉着那位女士一步一滑、过沟爬山跑到最近的十公里外的榆中县中连乡政府打电话。真巧,电话也有故障,打不通,急得他俩团团转。正好乡政府门口停放着一辆吉普车,发动机还隆隆响着,有几个好像是当官的人夹着包包准备着上车要走,说时迟那时快,史生荣灵机一动,一个健步奔过去,说明了情况,那几个人二话没说,急忙把女士扶上了车,司机掉过车头,一脚油门,一溜烟直往榆中夏官营机场驶去。史生荣气都没顺,拔腿又往学校跑去。

  上苍有眼,大地动情。5点多钟,雨停地干。平定岔、撒得沟、播乐沟等附近几个社百余群众和村医刘克忠、魏祺祯都纷纷赶到了现场。空难就是无声的命令,救命乃是神圣的职责,他们有的在四处收捡旅行包、照相机、手表、项链等物品,一件件被放置在机身残舱内;有的把一个个伤员移到安全处包扎伤口,抢救生命;有的则深入机舱搜救幸存者,人人忙得不可开交。一位血肉模糊倒挂机舱的外国人被小心翼翼地取抬下来,起死回生;一位头部被一大块残件压着的人,好像还有生命迹象,在这万分紧急关头,村民史生武等人想出办法来,他们在地上连掏带抛弄了一道渠,把人慢慢拖了出来,挽救了一条生命;一位被挤压成“弓”形奄奄一息的旅客也被他们从死神的魔爪中夺得生命。更多的伤员被扣压在残舱中,社员们搬、撬、抬、扛,一个个被救了出来,村医刘克忠、魏祺祯及时给他们服急救药,打强心针,极力抢救,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救人。

  邻近傍晚,寒气逼人。不要说伤病员,就连健康人都有点撑不住。社员们不谋而合,在校长史生荣决断下,男女老少齐动手,利用飞机上的坐垫、油布等把一个个伤员往平定小学护送,他们背的、抬的,忙碌在往返一公里多的陡坡上,个个浑身泥水,满手是血,没一个叫怕,也没一个说脏。其中有几个村民抬着一位法国人,累极了便搁下休息,这个法国人误以为不管他了,便挣扎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叠人民币硬给他们,大家做手势不要,他认为嫌少,又掏出一叠,大家拒绝后又起程往学校抬时,他心领神会地竖起了大拇指,感动的泪珠夺眶而出。平定岔社女青年史国珍搀扶着一位俊俏而样式的丢了鞋子的空姐往学校走,见她寸步难行,好似一个落汤鸡,既好笑又可怜还心疼,便脱下自己的鞋子给她穿上,自己却一路赤着双脚;到了学校,借了一双鞋刚穿上,发现那位空姐的鞋子已成了泥团团,便毫不犹豫的又把鞋给她换上,空姐连声说:“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委屈了!”在护理伤病员时,史国珍发现一位空姐血迹斑斑,衣不遮体,可自己的衣服又旧又脏,空姐万一不肯穿,那就太不体面了,便匆匆忙忙跑回家拿件像样的衣服,可翻来翻去,没找到一件新点的衣服,最终从柜子里取出了新赞赞从没粘过身的订婚服,包裹好抱上拔腿要走,但犹豫了。白碌一带有个祖规乡俗,订婚服是不能给别人穿的,据说别人穿了对自己不好,她想请示一下当家的母亲,可母亲也在抢救现场,哪儿去找呀,于是,她自作主张,毅然决然将珍爱的订婚服抱到学校,让那位空姐穿上,那位空姐感动得热泪盈眶,拉住她的手久久不放,千言万语压在心里。有位空姐的裤子破烂了,为顾羞丑,不敢动弹,甚是为难,女教师王淑珍发现了,当即脱下自己的一条外裤给她穿,她惊喜而感动,搂住了王淑珍:“好妹妹,太对不起了,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您啊!”

  5点多钟,20名伤员全部送到了平定小学。学校仅有的三间破烂而窄小的办公室变成了临时急诊室,换衣、清洗、打针、用药、包扎……缺绷带,校长史生荣取来自家的两条门帘;伤员叫唤冷,史校长又抱来了自家的两床新被子、一条新褥子、一件新大衣。这一切,史生荣的妻子范玉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清清楚楚,当社请教师的丈夫,一月才挣17元5角钱呀,他整整攒了两个多月工资买的一件黄军大衣,只在特殊情况下才穿了几次,一次是和她相亲那天,他穿上真帅气,一次是他(她)们结婚那天,他穿上很潇洒,再就是到了冬季,他每次去开校长会都穿着,看起来很阔气,平时都一直叠放着,舍不得穿,所以,新新的、俊俊的;这两床被子吗,还是她结婚时娘家的陪嫁,连一次都没盖呢,她心想着将来要是两个孩子考上大学,一人拿一床到学校里盖;至于那条褥子,一提起就遗憾,那年婆婆病重,卧床不起,丈夫见老母亲多少年铺着一条烂薄褥子,硬是拿出一月的工资给母亲做了条新褥子,刚要准备让母亲铺,但母亲就不省人事了,至今,这条新褥子还好好存放在。今天,她眼巴巴看着丈夫把这么值钱而珍爱的物件毫不犹豫抱了去,感觉到事情非同小可,没敢拦劝一句。史校长的亲大嫂邵青兰等五名社员,看到此情,也各自跑回家抱来了被子等取暖衣物。真是“好的一家子,歹的一门子”啊!令人万分感动。

  随着伤员增多,学校的办公室住不下了,教室里却有点冷,史校长便将6名稍能行走的台湾乘客扶到自家的上窑里,倒水、沏茶、端馍,并让妻子范玉兰做了一锅葱花鸡蛋清油白面条,还特意拌了两碟家乡风味油泼酸白菜,加了一道土豆丝和一碟韭菜咸菜,用山里人招待亲戚的方式给他们让吃,台湾领队非常感动地说:“好吃,好吃,我们还没吃过这么香的饭菜。你们这里的人太好了,太感谢你们了!以后我们一定会专门来看望你们的!”说着,就从旅行包中掏出一包葡萄干、一盒钙奶饼和一些香蕉片,热情地递到史生荣手中,让他尝尝,并分给他的两个小孩吃,窑洞里洋溢着欢声笑语,充满了炎黄子孙的深情厚谊。

  到了下午6点左右,白碌乡政府干部闻讯,党委书记剡玺、人武部长杜锦宽、县法院副院长(白碌社教工作组组长)张发魁等迅速组织由机关干部、教师、医生等30余人组成的抢险队,赶到失事地点,分工负责,实施援救。有收尸的、有往一块收拾物品的、有赶到学校往救护车抬转伤员的、也有维护秩序、保护现场的……忙得不可开交,只乡干部杜胜彦就从机舱里抬转出了6具尸体。此时,省委常委、副省长王金堂及省公安厅、民航局负责同志也闻讯赶到现场,对抢救工作进行部署和指挥。同时,定西地区武警支队58名和定西县40余名干警也火速赶到参加抢救,保护现场,展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救死扶伤战。通过大家共同努力,7点过后,所有伤员都从平定小学转送到早已等候在大路口的榆中县中连乡一辆大班车上,在相关人员护理下,被及时送往兰州军区总院。

  9日、10日这两天,平定岔异乎寻常。天,灰蒙蒙、阴沉沉,含泪欲泣;向来畅朗明爽的大山显得沉默、晦气,无语哽咽;一向熟来惯往的蒋家湾,也一下子变得血腥腥、阴森森,令人难以亲近。不论怎的,人们还是忙乎不停,保护现场,转移尸体,收拾机骇,清理物品。到了夜晚,蒋家湾山梁黑灯瞎火,寒气逼人,格外空旷和幽静,不时传来猫头鹰“咕哇咕哇”的惨叫声,不知什么野兽也谋算着趁火打劫,时远时近,时大时小,凄惨地怪叫着,不时从尸体残骸间窜来窜去,令人毛骨悚然。可几十个定西武警干部、公安人员及其他工作人员毅然日夜不息地严守着失事地点,坚守着公安武警的职业操守。这种履职尽责、吃苦耐劳、不畏艰险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邵青兰等当地社员们的良心,她(他)们轮流不断地给他们送吃、送喝、送衣服;平定小学师生还给他们送去了香烟、毛巾、水果糖等慰问品,官兵们也感动不已,堪称是军民一家亲啊!

    据悉,当时失事飞机上共有35人,除7名机组人员和4名大陆旅客,法国旅客14人,台湾旅客10人。5名机组人员和9名法国旅客当即身亡,被转送医院的21名伤员全部得救,其中10名台湾同胞1人伤势较重,其余均为轻伤,他们是台湾前议长郑再传及两个儿子郑铭家、郑蓐家以及郑家的姻亲好友蔡正胜等组成的自助旅游团,由郑再传率领开展“丝路之行”活动,在兰州中川机场搭乘武汉航空公司班机,预定前往陕西省户县,不料中途飞机失事。据郑铭家先生说,原本他们亲戚10人的座机位是前舱,上机后见后舱是外国人,他们就礼让法国人坐前舱。郑铭家在接受《明报》驻台湾记者张虹梅采访时说:“事发后,现场状况十分紊乱,在我的印象中,平定小学校长史生荣带领着师生驰救,不顾生命危险,把我们十人从鬼门关口救出,此举令我们十分感动”。
   十天后,武汉航空公司关副总经理专程前往定西致谢。宴会上,关副总双手紧握史生荣的手说“感谢你,感谢你全家,感谢你们学校。”亲手将一面写着“拯危济难,友谊永存”的锦旗,授予平定小学校长史生荣,史校长用颤抖的双手接住锦旗,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深深地领略到做一点好事的社会关注与期盼和做一个好人的尊严与价值。
    一月之后,郑家亲戚十人在台聚会,庆祝重生满月,并成立了一个“厚福会”,意在大难不死,必有厚福。他们谈论间流露着一个共同意思,就是好人自有天相,好人自有好报。是的,若不是他们好心让座,早已命归西天;若不是他们跌到平定,或许今天就没这么平定;若不是他们机遇史生荣,或许他们摔不死会被冻死。于是,他们达成共识,恩报平定人民。蔡正胜代表大家通过国际体育旅行社发来一份传真说:“为感谢定西县铧尖村之救助,我们拟给予回馈。并提供一笔资金,帮助平定小学修建校园,振兴教育”。收到传真后,国际体育旅行社总经理罗素珍专程前往平定小学,向史生荣转达了台湾同胞的良好愿望。得知这个消息,史校长万分惊喜,百感交集,没想到台湾人如此重情重义,滴水之恩会有涌泉相报;平定岔的社员们更是高兴,自己的孩子搬出年久失修、破烂不堪的土坯房,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读书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大家奔走相告,相互传递着这一令人高兴的消息。
   “10·8”空难,在定西史上绝无仅有,平定师生及附近群众,顶风冒雨,全力救助,使幸存者生命得以保全,现场财物得以保护,谱写了一曲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壮歌,感动着世人,饮誉海内外,为国争了光,为定西人民添了彩,为白碌父老乡亲长了神。事后,国家民航总局负责人在代表李鹏总理前来看望大家时,对救援工作表示十分满意,富有深情地拍着史生荣的肩膀自豪地说:“我们的人民让世人感动,我们的人民真伟大啊!”
   是啊,这些生活在大山深处最普通不过的白碌人民,心底是多么诚实善良,品德是多么纯粹高尚,救死扶伤,实施人道,对于他们看来是天经地义、自然而然的平凡小事,但在法国朋友和台湾同胞心目中,却是非凡之壮举,是何等之伟大啊!
   转眼间,到了1998年4月15日,台湾郑铭家、郑建家、郑兴家兄弟三人代表郑家及亲朋,再次漂洋过海,不远万里重返“10·8”空难地点蒋家湾,见证生命之可贵,他们比划着,谈论着,流连忘返,回味当年的残情悲景,领略生命的难能可贵,明白人之所以为人,生命之所以为生命!踏在当年艰难爬行的生死路上,他们真正体会到老百姓当时抬转他们的艰辛,思想、理念、精神和魂灵又一次经受了生活的洗礼和岁月的历练。到了平定小学和史生荣的家里,他们倍感亲切和温暖,好像就在自己家里似的,轻松愉快,谈笑风生。郑铭家饶有情趣地说:“我第一次来这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有一点准备,这次我们是从地上来的,是专门来感谢平定小学师生及当地人民救命之恩的。”说着便将50万元人民币亲手交到史生荣手中,并嘱托史生荣代他们建好新建平定小学。史生荣面对着沉甸甸的50万元,心潮澎湃却茫然不知所措。是啊,一个连县城也没去过的大山深处的民办教师,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呀。最后经相关部门领导共同合计,将这笔钱暂存放安定区教育局项目办账户妥善管理,以待后用,这下,史生荣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不怪乎,50万元,在当时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不敢想象,在人民教育人民办的年代,甭说要当地政府和老百姓筹集这么多钱建校成为天方夜谭,就连定西县政府也都难以实施啊。
   随即,定西县教育局和白碌乡政府、白碌学区按照郑铭家的意愿,精心筹划、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在旧校址旁开始新建平定小学。当年8月,一所占地6000余平方米的新校建成,505.5平方米三层单面“再传楼”屹立在校园。好花还得绿叶衬,为绿化美化校园,白碌乡政府筹措资金从景泉车道岭林场选购了400多棵大柏树移植于此,可通往平定小学的土路太窄,湾子又小,大卡车无法行驶,怎么办呢?关键时刻,平定岔的社员们又出动了,他们在铧尖村支书史生华、平定岔社长魏晋宝等人组织下,不到一个星期时间,3公里多的宽畅土路通到了学校门口。大树运到了,可卸树栽树的重体力活让师生们无计可施。万般无奈,史校长只好动员学生家长,没料到的是家长一引领,平定岔及附近社的七、八十名群众也一下子涌到学校,在学区和学校的统一安排部署下,有的卸树、抬树,有挖坑、浇水,有的栽树、填土,个个挥汗如雨,人人忙得不亦乐乎,从早上开始到夜里九点多钟,所有的大柏树端端正正、像模像样地长在了规划好的位置。令人感动的是,栽树期间他(她)们顾不得吃午饭,饿了啃几口膜,渴了喝一气水,欢声笑语此起彼伏,荡漾在整个校园,就连几十个小学生也忙前忙后没得休息,直到栽完树才跟着大人们一起回家。
   新建的平定小学,附属项目及教学、办公、住宿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校园花坛中央的国旗台上,竖立一块由时任定西县县长王冠军亲笔题字的大理石碑,校墙内外的大松柏郁郁葱葱,整个学校景色宜人,美丽壮观。“天上掉下的平定小学”顿时成了榆、定、会三县交界山区“一颗璀璨的明珠”。教学条件的改善、育人环境的优化、学校管理的规范和教学质量的平定小学“再传楼”全貌图提升,吸引周边鲁家沟镇窵沟村和榆中中连乡的一些村民将自己的孩子纷纷转到了平定小学,学生由原来的42名一下子增加到92人。当年教师节期间,校长史生荣也荣膺甘省“园丁奖”,受到甘肃省委省政府的表彰奖励。这样的殊荣,史生荣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既惊喜又感动。
   学校建成后,商定1999年12月,郑铭家先生为平定小学竣工落成剪彩。白碌学区人员、白碌初中和平定小学师生却忙乎了两个月,操练仪仗队、排练节目、帮平定小学布置教室,净化、亮化、美化校园。只撰写史生荣校长和学生代表的讲话稿都煞费苦心,时任定西县教育局局长王辉要亲自把关、审核。12月2日那天,白碌学区校长亲自拿着修改好的两份讲话文稿请百忙中的王局长抽空审阅,没想到,他字斟句酌,反复推敲,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边修改边安慰和教导学区校长说:“不要急,慢慢来,涉台工作,得慎而再慎,不能有丝毫马虎啊!”从下午5点半一直修改到夜里8点多,总算是定了稿。最感动的是王局长忙完后硬是拿自己的钱在教育局门口一家小饭馆要了两碗馇面疙瘩和两碟小菜与学区校长边吃边聊,情绪盎然,他再三吩咐学区校长:“平定小学是用生命换的,来之不易,关注的人很多,一定要精心组织搞好典礼仪式,出上点差错,你我负不起这个责啊!”回想起来,这样尽职履责、工作严谨的好局长真是难得!
   落成典礼的头一天,就为典礼仪式上用的几束鲜花,白碌乡党委书记杨学良、乡长莫我贤和学区校长折腾了一整天。他们奔往定西途中,路过复兴村清明湾,抬头发现兰宜公路旁几十丈高的悬崖上长着好些野花,黄色的、粉红的、紫色的,好看极了,地道的特色,摘几束在主席台摆放,既美观,又朴实。于是,他们叫了六七个当地社员,爬到半山腰,用麻绳将身材最消瘦的一个社员好不容易吊到半崖去摘,可是手到花落,原来是干花,他们只好回心转意,去定西城找买。打听到的几家花店,卖的都是假花,可大家商定的是真花呀,怎么办呢?他们不甘心,偌大个定西城,不信就找不到些真鲜花,他们走街串巷,逢人便问,直到下午7点钟,总算到一私人家找到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们喜出望外,饭也顾不得吃,带着花连夜赶回单位,精心准备第二天的工作。回想起来,这样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把公事比私事看得还重的好干部也难得啊!
   12月7日,风和日丽,万里碧空。平定小学竣工落成典礼隆重举行。校园里百花露放,彩旗招展,锣鼓喧天,载歌载舞,一派盛大节日的景象。周边上千名群众蜂拥而至,都来见证这千载难逢的感动时刻,其中还有八十多岁的老人,他们穿着新服,拄着拐杖,由儿孙们搀扶着来分享这天大的喜悦。上午10时,郑铭家先生一行在时任定西地区副专员秦素梅和定西县县长王冠军及定西县教育局局长王辉等领导的陪同下,第三次来到白碌平定,他们受到白碌初中和平定小学两百多名学生联合组成的仪仗队和所有群众的夹道欢迎。在人们的想象中,郑先生是个身材魁梧、西装革履、官架子大的人,但出乎意料的是在被欢迎的队列中,个头儿瘦小、身着夹克衫、脚穿旅游鞋、背着一个大旅行包的人就是他,人们指认着,议论着,欢呼着,郑先生甚是感动,向围观的群众招手致意。他走进校园,在前后院看了看,驻足在国旗下,仰视着“再传楼”,连声说:“漂亮,漂亮!”对新建的平定小学表示非常满意,为夙愿变成现实而高兴不已。在典礼仪式上,王冠军县长代表定西县委县政府向郑铭家先生赠送了纪念品,郑先生又一次深受感动,连声致谢。
   就这样,无数的感动,把祖国腹地的甘肃中部与海峡对岸的台湾宝岛,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就这些感动的事、感动的人、感动的情,闪耀和传承着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美德和华夏儿女向来崇德向善的优秀品质及中华民族和谐团结的精、气、神。
   如今的平定小学,已无生源而校门紧闭,但“再传楼”仍巍然屹立在那里,刻有“郑铭家先生捐赠”字样的设施设备仍旧整齐的摆放在洁净雅致的教室和办公室里,校园内外松柏成荫,优雅静谧,成了白碌大山深处一道亮丽的景观,真正成了见证华夏同源、两岸同根之圣地。
   站在白碌乡平定岔山梁,俯视平定小学,漂亮的教学楼依然是一颗镶嵌在苍凉的大山深处的明珠,眼前那一望无际、绵延相扣、凝聚一体的群山,令人浮想联翩,思绪万千。山的巍峨,山的高大,山的耸立,山的气魄是山精神的骨架,也是人性的脊梁。在物欲横流、人情淡化和价值观念淡薄的当今社会,多么需要更多感动啊!感动的人越多、感动的事越多、感动的情越多,社会将会变得更加感动、更加美好,时代将会变得更加文明、更加进步!

Tags:定西 安定 白碌 空难 责任编辑:朱红霞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琪:一轮明月照中秋 下一篇兰州:孕育《平凡的世界》的地方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