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市领导活动报道 定西“名医·名科·名院”展示 直播定西 定西故事 多彩定西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甘肃省网络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手机版 |在线投稿

定西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328318172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读书

TOP

冯国亮:读郝明德先生《诗文自选集·坐看云起》
2017-05-08 08:59:07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冯国亮 【 】 评论:0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读郝明德先生《诗文自选集·坐看云起》


2016年的仲秋时节,收到了郝明德先生寄来的新作《诗文自选集·坐看云起》。明德先生是享誉本地文坛的人物,曾执定西文化界之牛耳,也是我的长辈。蒙他青眼,千里赠书,不免有受宠若惊之感。

书名源自于王维的五律《终南别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菜根谭》中,洪应明将这一禅意,做了更为辽阔的阐释和发挥,正所谓“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这部自选集,由诗歌到散文,到艺术随笔,正一步步印证着明德先生“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人生修炼历程。

塞林格曾调侃说,“不成熟的人为理想而壮烈牺牲,成熟的人则为理想而卑微地活着”。如果以此作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准,那么作为诗人,明德先生也曾有年轻的冲动:“带着你深情的嘱托/于丛林我牵出一条路/再不会有羞赧纠缠/听冰河断裂的声响如沉雷滚来/我们为春天粉身碎骨。”

诗人在探索中,对志不同、道不合者怀有深深的怀疑和否定:“而在黄昏的岬口/女人们正在瞭望/石头雕成的历史/已不属于她们/她们也和我一起鼓掌/由衷地鼓掌/于此 我们找到了一种语言/像旗语一样沟通/可有人至死不明白 我们说了些什么。”

烈士自古皆为咏叹的对象。1938年11月,25岁的岷县西川区苏维埃主席张有才被国民党清乡团杀害。临刑前,他高唱“花儿”,作别乡亲。诗人仿佛站在历史的现场,以诗句相和,为烈士壮行:歌声在夜空里穿行/野性十足的洮岷花儿/颤抖着悲剧气氛/颤抖着拮之于山林的比兴/五花大绑的手攥着爱情/热血冲腾 每寸关节都在爆响。

定西之患,在于缺水。诗人对定西的土地怀有与农民一样的依恋,对生于兹长于兹的人们,抱有屈原式的悲悯和同情。1996年,“引洮工程”向国家申报立项。诗人记录下这段历史:“在我们的脉管里/至今跳踉着岁月的忧伤/我们在无数先驱者的荒冢旁/捡拾起童话的残骸/在泪水打湿的真诚里呼唤你……再也没有比种子在土地里死亡得残忍了/没有水 那些宏伟的构想/只能是游戏……我们必须说出真情/向着洮河 一遍一遍地呼唤。”2014年,引洮供水一期工程正式在定西通水。“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20年后我们怎能不为诗人的忧患而感动。

我们的诗人没有把自己局限在黄土地的书斋里。他破万卷书,也行万里路。他走遍陇中,清醒地意识到,陇中之苦不可怕,“可怕的是颓败与沉沦,僵化与麻木”,我们需要“从慵懒、空叹、小农意识的重重包围里冲出一条血路”。站在莫高窟前,他高声赞美古代艺术家的澹泊与忠诚:“这里没有沉湎于小玩意、小摆设、小悲欢、小家子点缀的休闲情怀,更没有为一己虚名而张扬的矫揉造作。这里仅有的是绝于俗念的忘我创作和崇尚至善至美的默默耕耘。”

他远涉重洋,深怀着与惠特曼一般无二的景仰,去拜谒林肯总统:“你仍然是水手/在勇敢的搏斗风浪……还是那位智慧的领航员/把时间藏进风里。”他来到海明威的故乡:“飓风过后/太阳照常升起……鲨鱼出击像漠野的狼/戏弄着自由的孤寂/新的风暴也许就要来临。”来自于黄土地的诗人,在伊萨卡为西方工业与文明深感叹服,“高度的现代化与沉稳的原始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鸟儿在树巅鸣叫,路上的行人热情而友善,人与自然高度和谐。

爱憎分明是诗人的性格特质。我父亲说,读完明德先生怀念母亲的两篇文章,他梦见了自己的母亲。怀念母亲,是人类最令人动容的情感之一。诗人寓居京城的除夕之夜,追怀已逝的母亲,他写道:“没有了母亲的春节,我落落寡欢,连炮仗的爆响都觉得烦闷。把思念带到北京,我只有默默地祈祷。连打一个电话向母亲问候的资格都没有了,我一下子衰老成了我们家族的长者!”

诗人在修炼的历程里,不断寻觅着精神的图腾。在《庄子九章》《感悟书法》《宁静的诗情》中,他辨识着道与真、生与死、艺术与人生、人与永恒。诗人最终体悟并实现了回归:“只有平常心,才能使我们的灵魂和心神,在芜杂的世事中获得安详,排解浮躁,走向安稳。”

颇为难得的是,明德先生还附录了一篇《黄土烛光——江南女知青在定西的教育情结》。这篇类似于地方人物志的文章,对丁行斗、王瑞弟、谷儒英、吴淑荣等为代表的知青教师的事迹,给予了群像式的记录和叙述。它让我们后生晚辈,对那些曾经为了陇中地区基础教育,奉献了青春和毕生心血的一代知青教师,有了历史性的认知。这样一篇文章,是有资格被定西地方志所收录的。

一本27万字的诗文自选集,于诗人自身而言,是对历史与当下的思索和抒情,也是对个人思想与心路历程的记述和总结。而作为读者,我们看到了,明德先生是一个记录者,是一个歌颂者,是一个批判者。他自始至终怀有一个文化人对于思考永不停息的自觉,也自始至终怀有对文化的坚守与信仰。

明德先生于我是长者,但他仍有巨大的创作激情和创作能力。对于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剧烈变动的时代,相信他能继续向我们分享更为深刻的感受和思考,相信他能继续讲述本地鲜为人知的历史掌故和文化轶事。这是我们对他,和他所代表的本地文坛菁英的深切期待。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张镔:三郎艺事感叙 下一篇马青山:《汪海峰作品集•格..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