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市领导活动报道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学习贯彻“7·26”重要讲话 定西“名医·名科·名院”展示 两学一做 定西故事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手机版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9328318172 广告热线:09328213955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地理

TOP

苏延清:走近敦煌
2017-09-01 15:19:10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苏延清 【 】 评论:0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伴随着国内敦煌学研究的日渐兴盛,我就读的一所师范学校掀起了“敦煌学”热潮。我和许多同学不知不觉成了“校园敦煌热”追随者。那几年,我们一直关注着有关敦煌的报道、影视和书籍,我还翻阅了学校图书馆有关敦煌的书籍和报刊杂志,“读敦煌、谈敦煌”几乎成了我们课余生活的全部。敦煌那博大精深的文化,无以伦比的艺术,深深地吸引着我。从那时起,大漠、狂沙、石窟、佛像、壁画、飞天等就一直充斥于我的脑海中。我从没把敦煌当作一个地域名词,敦煌就是闪耀在茫茫戈壁大漠之中的一颗丝路明珠。穿越千里河西走廊,走进千年莫高窟成了我怀揣30年的夙愿。

丙申年初冬的早晨,我终于来到了敦煌,多年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一进入干涸的大泉河谷,我的心就腾腾腾地跳个不停。透过树影婆娑的白皮杨,看见重重叠叠犹如蜂巢般镶嵌在断崖上的洞窟,我的魂魄早已像鸟儿一样飞进了莫高窟。

莫高窟俗称千佛洞,位于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创建于前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迄今保存北凉、北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代的多种类型洞窟492个、壁画45000平方米、彩塑2400余身。自从1900年莫高窟藏经洞中发现了5万多件经卷绘画作品后,敦煌艺术震惊了世界,“敦煌学”遂成为世界性的显学。1987年12月,敦煌莫高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走过那条树影斑驳的甬道,我们便一步一步走进了悠远的历史。高高低低的石窟被大大小小的门封了起来。石窟排列在不同的层面上,参差错落,在崖壁上如同一张张凝重的历史画册,在初冬阳光的抚摸下,显得神秘而又庄严。

领到解说器后,我们在莫高窟入口处静静等待。石窟门徐徐开启,阳光探进幽深昏暗的洞窟里,那些封尘了千年的故事便如潮水般涌出……

走进佛洞,高大的佛像以撼人心魄的姿势静坐,慈眉善目,面容丰润,神态安详。他们含蓄的微笑,雍容的体态,流畅的衣纹,让人倍感庄严而又亲切。

千佛洞的佛像按照成因大致可分两类,或依石而凿,或假泥以塑。泥塑佛像在洞里数量很多,它们以木为骨架,以泥为肌肤、衣裙,再饰以颜料。塑像几乎没有相同的,佛教传说里的不同角色都被赋予了生动的形象。这些佛像栩栩如生,姿势、眼神、装束、色彩各异,向我们传达了不同时代的社会、文化信息。

讲解员手电筒明亮的光束在壁画上来回地走动,早已把我们带进了一个久远的梦幻世界……

农耕、游牧、经商、战争、迁徙,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佛家修炼、凡人琐事……一下子拉到我们的眼前,仿佛一跨步就可以走进那些封存了千载的故事中。

众多的石窟中,记忆最深的要算闻名世界的96号窟中的大佛,它是一个九层的遮檐,也叫“北大像”,正处在崖窟的中段,与崖顶等高,巍峨壮观。其木构为土红色,檐牙高啄,外观轮廓错落有致,檐角系铃,随风作响。其间有弥勒佛坐像,高35.6米,由石胎泥塑彩绘而成,是国内仅次于乐山大佛和荣县大佛的第三大坐佛。容纳大佛的空间下部大而上部小,平面呈方形。楼外开两条通道,既可就近观赏大佛,又是大佛头部和腰部的光线来源。这座窟檐在唐文德元年(公元888年)以前就已存在,当时为五层,北宋乾德四年(公元966年)和清代都进行了重建并改为四层。1935年再次重修,形成现在的九层造型。

在16号石窟甬道北侧的石壁上,我看到了那个神秘的“藏经洞”。

这就是那个曾让世界轰动的洞窟。窄窄的洞门敞开着,洞窟并不大,空空荡荡,依稀可辨那壁上的佛像。很难想象这个地方曾经藏着那么多让世界为之震惊的文物。1900年6月22日,敦煌莫高窟道士王圆箓在清理积沙时,无意中发现了藏经洞并挖出了公元4至11世纪的佛教经卷、社会文书、刺绣、绢画、法器等文物五万余件。这一发现为研究中国及中亚古代历史、地理、宗教、经济、政治、民族等提供了数量极其巨大、内容极为丰富的珍贵资料。后经英、法、日、美、俄等国探险家的盗窃掠夺,藏经洞绝大部分文物不幸流散到世界各地,仅剩下少部分留存于国内,造成中国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

莫高窟是我国乃至世界上延续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大、保存最完好、艺术最精美、内容最丰富的佛教文化艺术遗址。莫高窟展示给我们的,是千年的佛教史、千年的绘画史、千年的雕塑史、千年的中西文化交流史。

这些大大小小的洞窟依山崖而凿,凿好一座洞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造好一座佛像要穷尽许多人的毕生之力才能完成。今天我们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究竟是谁,怀着怎样的执著,以如此高超的技艺,一锤一凿,在风沙中辛苦劳作?事实上莫高窟的建造者,大多地位低下,生活困苦。这些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的工匠,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在浩瀚寂寞的大漠深处不断地开窟、造像、绘画、雕塑、写经……究竟为了什么呢?

是为了当下的生计?是为了往生的幸福?抑或是为了子孙的福报?或许都是,又不尽如是。其实,历经了千余年的时光变迁,这些早已不再重要。

在岁月的长河里蓦然回首,丝绸古道上浩浩荡荡的商队在大漠中进发,清亮激越的鞭声在风沙中振响,携带着不同文明的音符,让一座城市变得博大而繁荣。如今,踏上通往敦煌的古道,置身古老而充满现代繁荣气息的文化名城,沉默已久的心弦会在不经意间被眼前的景象所触动。在漫长的丝绸之路上,敦煌,曾经何其繁盛。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敦,大也;煌,盛也。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吴琼:古风大漠 诗意远方——河西.. 下一篇吴棉国:狼渡滩,且与时光共从容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