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市领导活动报道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学习贯彻“7·26”重要讲话 定西“名医·名科·名院”展示 两学一做 定西故事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手机版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9328318172 广告热线:09328213955

当前位置: -> 人文定西 -> 地理

TOP

中国治沙奇迹 —— “沙漠都江堰”对祁连山生态修复的启示
2017-08-07 11:29:41 来源:定西新闻网 作者:王长华 【 】 评论:0


6月27日以来,甘肃碧泊产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何延忠的手机里,频频收到许多生态志愿者发来的一条重要信息。

祁连山是我国西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是黄河流域重要水源产流地,也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开展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要抓住体制机制这个重点,突出生态系统整体保护和系统修复,以探索解决跨地区、跨部门体制性问题为着力点,按照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在系统保护和综合治理、生态保护和民生改善协调发展、健全资源开发管控和有序退出等方面积极作为,依法实行更加严格的保护。要抓紧清理关停违法违规项目,强化对开发利用活动的监管。

这条信息来源于26日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上,审议通过《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时》时的重要讲话。

何延忠“生态志愿者和朋友圈”里的微友们纷纷祝贺:“老何!习总书记的这番话说得太好了,好像专门是针对你讲的!这下,你的‘沙漠都江堰’,等于得到总书记的支持了!”

听着朋友们和生态志愿者的评价和祝福,回想起自己多年来用心血铸就“沙漠都江堰”的艰辛,以及遭受到的磨难,这位刚强的西北汉子,眼眶里竟然有点湿润。

又有谁能够知道,一位民营企业家多年的艰苦努力,竟然和国家的生态战略不期然地走到了一起?

祁连山是我国著名高大山系之一,也是西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储水输水中心,维系着西北地区生态系统的稳定。由于极其重要的生态区位作用,祁连山的生态保护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由祁连山冰雪融水形成的河西绿洲和祁连山共同构成了阻隔巴丹吉林、腾格里两大沙漠南侵的防线,也是拱卫青藏高原乃至“中华水塔”三江源生态安全的屏障,不仅影响西部生态,而且影响全国生态。

祁连山生态地位的重要性决定了其极高的关注度。国内著名冰川冻土专家程国栋院士、地质地理学专家李吉均院士、全球变化专家秦大河院士等长期关注祁连山生态保护与研究。

但是,祁连山经历了近40年的大规模开发,加之气候等大环境变化,历史性破坏和现实威胁依然突出。

2017年1月21日,央视《焦点访谈》就以《祁连山:谁在制造生态疮疤》为题,对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不力问题做了曝光。

4月13日,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向甘肃省委、省政府反馈督察情况指出,甘肃省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积极进展,但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尚未得到根本遏制。其中,祁连山等自然保护区生态破坏问题严重。

720日,央视《焦点访谈》又以《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为题,对祁连山生态问题进行了追踪报道。

央视的连续报道和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的反馈意见,就像一记记重锤,敲响了祁连山生态环保问题的警钟。

就这样,祁连山生态修复和环境保护问题再次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

其实,就在习总书记发表“6·26重要”讲话的一个月前,即5月26日,他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41次集体学习时发言强调:

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必然要求,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全局工作的突出地位,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协同共进,为人民群众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

如此紧锣密鼓地强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直至把祁连山生态修复保护提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建设祁连山国家公园,足见国家层面对于这一问题的高度重视。

“沙漠渔夫”到“生态专家”


1986年,24岁的何延忠在家乡永登县成立了甘肃碧泊产业有限责任公司,利用祁连雪山冷水资源,在黄土高原发展冷水养殖虹鳟鱼产业,成功填补了我国虹鳟鱼养殖的空白。

在何延忠的带动下,永登成为全国闻名的虹鳟鱼之乡,全国60%的虹鳟鱼出自甘肃,永登又占到其中的七成,何延忠本人也因此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

随着虹鳟鱼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何延忠萌生出了一个念头:高寒冷水虹鳟鱼产业,采取流水式养殖技术,基本不消耗水,经济效益却相当于种植小麦的600多倍,是最节水、能使农民快速致富的产业。为什么不利用祁连山冰川融水,建立一条高寒冷水鱼产业带?这样,既能带动百姓致富,又可增加湿地,改善生态环境。

这是他到敦煌阳关投资的理由,更是因为缘于他的一个梦想——建立“祁连冰川高寒冷水鱼产业带”。

2000年,敦煌市政府为保护阳关,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以敦煌沙漠生态旅游项目为依托招商引资。为了实现梦想,何延忠决定去阳关投资兴办敦煌飞天生态科技园,投资5.8亿元,修建治理洪涝灾害防沙治沙工程,建设集科研、养殖、加工、生物提取、生态保护为一体的亚洲最大的沙漠高寒冷水鱼基地,形成规模,辐射带动,最终在河西走廊形成一条“祁连冰川高寒冷水鱼产业带”

企业建成后投入运行,但当地风沙、水患频发,使企业多次遭受损失。如2006年、2007年连续两年遭受洪涝灾害,分别给企业带来了1300万和8000万的损失。特别是2011616日,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泥石流直扑敦煌市阳关镇,由于飞天生态产业园地处洪水最前端,企业遭受了上亿元的经济损失。

于是,何延忠再次筹资2亿多元,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二次“阳关保卫战”。

“阳关的防洪坝为什么会垮了建、建了垮?我们经过考证,是因为阳关镇地势较低,阿克塞上游的阿尔金雪山106条沟道的洪水全部汇集在这里,在这里修坝无济于事。我们决定,把防洪坝修到阳关的上游,阿克塞山洪的出山口。”何延忠说。

在阿克塞山洪出山口,何延忠他们修建了分洪堤坝,通过多级梳流,将洪水化整为零,减缓流速,再开凿梳齿状分洪河道,将洪水进行分流。阿尔金雪山海拔有5800多米,而阳关只有1000米,每到汛期,倾泻而下的洪水被分割疏流在库姆塔格沙漠洪水涵养水源区域;又通过开挖调蓄工程,将分流的洪水分别调蓄其中,使其下渗形成涵养水源,成为“地下水库”;在“地下水库”附近开挖侧渗截面,下渗的洪水经沙漠过滤变清后流淌出来,成为可利用的水资源;再进而种植沙生植物,恢复生态,这个过程已经过多项试验。通过高效节水流水式技术发展鳟鱼养殖,不消耗水资源,所产生的有机肥水,用来种植有机葡萄。在库姆塔格沙漠的风口,高筑沙障修建“沙漠长城”,阻挡沙丘前移;修建蓄水工程,救活防风林。

十多年来,何延忠先后移动沙丘石山500多座,拉运沙石料1亿多立方米,修建了13条共93公里长的河道、21公里长的“沙漠长城”、100多个涵养水源工程,在库姆塔格沙漠中建成了治理洪水、沙害的综合系统工程沙漠都江堰”。

2013年8月,以中科院院士程国栋、郑晓静为代表的30多位科学家专门对沙漠都江堰的科技成果进行论证研讨,认为此项工程浩大、设计巧妙、建成不易,其以“害”治“害”、化“害”为“利”的治沙治水思路,融合了“天人合一”的思想,极具创造性和推广性。

目前,这里被科技部定为“国家级可持续发展试验区敦煌基地”。中科院兰州分院也同何延忠合作,在这里成立了寒区旱区环境工程水文水资源工程研究中心,并建立了院士工作站,“沙漠都江堰”项目已经被列入中科院“重点科研计划”。

近日,敦煌飞天科技园又增加了新的科技力量,法国波尔多第一大学理查德教授、兰州大学副校长、中国生态学会副理事长安黎哲教授被聘为沙漠都江堰科研中心院士工作站特邀专家。

寻水冰雪祁连山 问道沙漠都江堰


中科院院士程国栋因为成功解决了青藏铁路的冻土问题而享誉国内外。同时,他也是“沙漠都江堰”的首席科学家,多年来,为“沙漠都江堰”的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

程国栋带领科技团队,在对“沙漠都江堰”工程进行多次考察后总结题词道:“寻水冰雪祁连山,问道沙漠都江堰”。

古有轩辕黄帝“问道”于广成子,垂询治国之道;今有科学家“问道”于“沙漠渔夫”,询问治理沙漠和水患之害!这是程国栋院士的一种谦逊!

2013年7月11日,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程国栋先生的70大寿,贺寿仪式在兰州碧泊产业祁连冰川冷水鱼研究所举行。来自国内外的程国栋院士的学生们,纷纷向这位尊敬的师长,致以衷心的祝福。

目睹此情此景,甘肃碧泊产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何延忠感慨万端。

他从程国栋院士和弟子们之间十分亲密的关系上,充分感受到了教师职业的可敬!以及从事学术研究的尊严!这是一次有如家庭氛围的祝寿会!学生们围聚在程国栋院士周围,促膝长谈,问寒问暖,无拘无束,情同父子!令何延忠十分感动!

他说,从程院士和学生们的关系上,看到了中华民族流传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和师生真情!尤其是在当前社会,人与人之间以金钱、权力和利益关系为纽带,这种纯洁真挚的感情就显得十分珍贵!很难见到!

参加祝寿会的学生和亲友大概有几十人,其乐融融,令人感到十分温暖!这令何延忠油然而生一种羡慕:做一名老师是多么好啊!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副院长冯起是程国栋院士的弟子之一。2016年秋,冯起的儿子考入清华大学。程国栋院士谆谆教诲孩子说,我们国家的大学教育质量也不错,没有必要崇洋媚外!在国内读书照样也能成才!

程国栋院士对于媒体的采访,大多数都谢绝了。但对于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的采访,却欣然同意,因为采访主题是“沙漠都江堰”。

“一说起沙漠都江堰,程院士特别有感情,还富有激情,他说,沙漠都江堰为我国干旱地区内陆河流域生态治理开创了一个新的模式”,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编导对程院士这种心系国家生态治理的情怀很是感动。

2016年9月26日,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系列活动之一“‘一带一路’与绿色发展论坛——从‘沙漠都江堰’到沙产业崛起”主题论坛在兰州大学和敦煌飞天科技园“院士专家工作站”举行。

程国栋院士虽然年事已高,但他还是亲临现场,为甘肃乃至全国的绿色发展贡献心智,更为沙漠都江堰的发展再添助力。

虽然程国栋院士是沙漠都江堰的首席科学家,但他对沙漠都江堰严谨、审慎的评价却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他认为,沙漠都江堰目前还是有其局限性:一次性投资规模大;有赖于敦煌祁连冰川特殊的地理特征——从祁连山到河西走廊,在短距离内高程骤降;祁连冰川有大规模冰川的存在……“沙漠都江堰”由何延忠这样不计个人得失、并有雄厚实力的企业家,承担起了如此沉重的生态治理重担,力量未免单薄!

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程国栋院士严谨的治学态度,不因他是沙漠都江堰的首席科学家,就“有一说十”地进行过度包装。同时,也反映出他的热切期望——即在河西走廊和祁连冰川、新疆的天山南北麓,这样与沙漠都江堰相类似的地区进行推广,沙漠都江堰的模式更会产生巨大的生态效应。

程国栋院士所谈到的“沙漠都江堰的局限性”,恰恰反映了“沙漠渔夫”何延忠的不易与担当。

论坛上,程国栋院士还对人民日报社甘肃分社林治波社长说:“像何总这样的企业家,当地政府对他支持都来不及,更不应该对他设置障碍啊!”

事实上,人民日报社甘肃分社在林治波社长的主导下,多次对“沙漠都江堰”进行了宣传报道,并通过内参等渠道,对干扰、阻挠“沙漠都江堰”正常运营,以及损害企业合法权益的不法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和谴责!

林治波社长还为“沙漠都江堰”题词:“修复生态,化害为利;两线作战,腹背受敌;艰苦奋斗,终成奇迹!”

其中的“两线作战,腹背受敌”,指的就是何延忠不仅要和恶劣的自然环境进行艰苦的斗争,更要和心怀叵测的某些人进行坚韧不拔的战斗!而且,和后者的斗争,也许更为险恶,更加惊心动魄!

当林治波社长听到有不法分子多次对“沙漠都江堰”的树木进行粗暴砍伐,并殴打企业员工时,他异常愤慨,当场吟出一联:“化洪水猛兽为友,与妖魔鬼怪斗法”!

这幅联语由甘肃省马家窑文化书法研究院院长王志安先生书写。王志安还称赞“沙漠都江堰”是“人类奇迹”,是“中华民族勤劳智慧的结晶”!

沙漠渔夫 洪水导师


2013年,中科院院士、中国西部资源环境首席科学家程国栋和中科院院士、沙漠专家郑晓静联同国内30多位专家,多次到“沙漠都江堰”所在地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调查研究。在他们的推动下,2014年7月,中科院在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成立了“院士专家工作站”,成为中国沙漠最前沿的院士工作机构。2015年1月,工作站首席专家以沙漠都江堰技术为亮点的科研成果——《干旱内陆河流域生态恢复、水调控机理关键技术及应用》,被授予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201506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原北大校长、中科院院士周其凤考察了敦煌沙漠都江堰”生态治理工程。

周其凤院士实地考察了沙漠都江堰,并详细了解了中科院院士工作站院企合作科技成果。他表示:“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以害治害、化害为利将洪水资源化利用综合治沙治水思路,具有创造性和推广性,为防风固沙修复生态提供了一个好模式应该为碧泊生态人树碑立传。

周其凤院士称赞何延忠为“沙漠渔夫,洪水导师”,并高度评价“沙漠都江堰”工程是“千秋伟业,千秋功德。”

周其凤院士还对何延忠说,我要为你抄写一部《心经》,以表达对你这种精神的崇敬!

果然,回去后不久,就从北京寄来一部用正楷字抄写在黄色宣纸上的《波罗蜜多心经》!这是周其凤院士花费了好长时日,一笔一画抄写成的佛经!这位著名科学家,就是怀着一种虔诚的心情,表达了对何延忠近乎宗教般地治理沙害水害的高度礼赞!

“沙漠都江堰”为保护敦煌干了件大好事


2013年3月27日,甘肃省文物博物馆协会会长、省文物局原副局长、文物专家张正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敦煌是传承和弘扬中华文化的圣地,是世界文化遗产和古丝绸之路象征地,多元文化交汇地和连接欧亚大陆必经地,以莫高窟、月牙泉和汉长城关塞烽燧等为标志,敦煌近年来由于生态恶化,库姆塔格沙漠每年沙尘暴发生强度不断加大,强烈的沙尘天气加剧风沙危害,使敦煌数百处名胜古迹与世界文化遗产不同程度遭受风沙破坏和威胁。碧泊人建设的‘沙漠长城’和‘沙漠都江堰’工程,有效抵御了风沙对古遗址的侵蚀,彻底解除了洪水对阳关乃至古遗址的威胁,干了一件保护敦煌世界文化遗产的大好事。我去年专程约酒泉市、敦煌市文物局、莫高窟文物专家到现场考察,大家都很感动。文物资深专家、酒泉市文物局段印君副局长、敦煌研究院狄会忠、敦煌市文物局付立成等文物资深专家认为,用这种工程的办法保护历史文物,才是大保护、永久性的保护,最安全的保护。我们文物部门应该大力褒奖和支持碧泊科技园为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做出的贡献!他们做了我们文物部门应该做的事情,应该得到文物部门、政府的大力关心和支持,才对得起他们!绝不能亏待他们!”

2013年3月28日,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副所长、研究院冯起在媒体采访时也说:“近几十年来,由于全球变化和不合理的人类活动,生态恶化,湿地萎缩,库姆塔格沙漠每年以2至4米的速度东侵,重要的名胜古迹敦煌的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问题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针对灾害问题,碧泊产业投资建成的‘沙漠都江堰’和‘沙漠长城’,实现了防洪分洪、大面积的蓄水工程及保护水源等措施,将废水用于生态环境治理,形成‘以害治害’的生态治理新模式,对于发展循环经济和文化产业打下了坚实基础,是我国乃至世界上的一大奇迹。”

“沙漠都江堰”为治水提供了新思路


2012年,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视察敦煌阳关时,高度评价沙漠都江堰治洪治沙工程。他说:甘肃的发展,最大的制约条件就是水,不仅水少,而且水脏。包括甘肃在内,全国各地还多发洪涝灾害。你们用工程的办法,解决了沙害水害的问题!你们在沙漠里为保护敦煌阳关,坚持了十年!你们干的事,是政府应该做的事!

2016年02月16日,《瞭望》新闻周刊则称“远在西北的敦煌小镇阳关创造了另外一种治水奇迹。”

《瞭望》新闻周刊评价说:这一被称之为“沙漠都江堰”的工程,拦蓄了大量洪水,最终,在“地下水库”附近开挖侧渗截面,使下渗变清的洪水流淌出来,成为新的水源,进而植绿种树,恢复生态。汩汩清流救活了鳟鱼养殖场,也让枯死的防护林开始返青。

《瞭望》新闻周刊还认为,“沙漠都江堰”为“十三五”治水,提供了一种新思路。

2017年2月3日,,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教授接受《瞭望》周刊的采访,也谈到了对当前我国水环境治理的意见和建议。

钱易院士认为:一定要认识到水污染防治必须从源头减量抓起,还要认识到污水、废水是可贵的资源,要努力实现污水、废水的资源化、能源化。

必须在工业企业大力推行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清洁生产的目标是提高资源和能源的利用率,减少污染的排放量,清洁生产可以实现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的统一。循环经济的主要原则是减量化、再循环和资源化,目的也是提高资源利用率和减少污染排放。此外,还要重视工业园区生态化建设,建立起园区内工业共生代谢的产业链,使工厂甲的工业废物变成工厂乙、工厂丙的原料,在工厂间实现资源和能源的梯级利用。

人们看到,“沙漠都江堰”的水治理、水循环和水处理模式,化有害的洪水为有益的清水,而且也实现了水资源的循环再生和多次利用,不失为一种水资源有效利用的新模式。

2016年7月2日,世界著名的生态专家之一、法国波尔多第一大学理查德教授,专门考察了“沙漠都江堰”,他对“沙漠都江堰”工程的运行机理和对生态的保护作用非常关注,他对“沙漠渔夫”何延忠创造性地治理沙漠、治理洪水和泥石流的方法钦佩不已。

理查德教授跟着何延忠在沙漠里跑了大半天。他时不时地蹲在沙漠芦苇荡边,研究罗布麻茶。即使是顶级的生态专家,理查德教授似乎并不熟悉罗布麻茶——中国实在太地大物博了!但这位科学家严谨的治学态度与强烈的探索欲,也从这详实的了解中管窥出来!

半日的考察,在沙漠里出出进进,使理查德教授的一双皮鞋的前头开了花,但这位科学家还像孩子一样,不知疲倦,兴致勃勃。何延忠特意为理查德教授买了一双新鞋子,让他换上!让他在沙漠里多走走,多看看!

2014年,“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研发出的洪水疏流渗滤拦蓄技术、高寒生态产业技术等5项技术,作为“干旱内陆河流域生态恢复的水调控机理、关键技术及应用”项目的支撑性内容之一,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5年,沙漠都江堰生态成果被列入2015年中国生态城市建设绿皮书,被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典范纳入改革生态建设成果。

2016年,阿尔金山东段北坡区域水资源开发利用及其生态环境构建模式研究获甘肃省水利科技进步一等奖。

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先生认为,人与自然和谐一体,这是儒学十分强调的思想。儒家认为人与天地万物同为一气所生,具有同根性、整体性和平等性。人是万物之灵,应合理安顿人在天地之间的地位,形成天地人三才之道。人类的最高宗旨不是征服自然,而是“与天地参”,让人类的智慧参赞天地造化。

“沙漠都江堰”提供了洪水资源化有效利用的四种模式


敦煌生态环境变化资料数据显示从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草原仅存8.7万公顷,减少了77%;天然林减少了40%;湿地仅存18万公顷,减少了28%,80%的湖泊干涸,月牙泉水域面积22.5亩,水深9米,21世纪初水域面积只剩7.8亩,水深不足1米,阳关地区地下水位大幅下降,西土沟的水流量由上世纪80年代初的每秒0.83m3/s到2006年下降为每秒0.35m3/s,造成2000多米的防风林枯死,面临着沙漠化的严重威胁。

“沙漠都江堰”化害为利,增加了水资源量。2007年,沙漠都江堰工程实施前,西土沟的水流量由上世纪80年代初0.83立方米/秒到2006年下降为0.35立方米/秒,年径流量0.1104亿立方米(甘肃省水利厅、水文局提供资料);实施后,2015年平均流量为1.1 立方米/秒,增加0.75 立方米/秒,年径流量增加0.2352亿立方米,水资源量增加近2倍。水质符合类水质标准。出露的地表水为淡水和微咸水,湖泊水为淡水;地下水水质总体良好。目前,该河道出水径流稳定均匀,十分方便开发利用,体现沙漠都江堰工程可使洪水转化为地下水资源,达到洪水资源化的目的。

沙漠都江堰“无控制性工程地区洪水疏渗蓄综合利用技术”,是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流域雨洪资源高效开发利用技术及示范”项目任务,由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甘肃省水利科学研究院、飞天科技园院士工作站共同承担。

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司建华认为,沙漠都江堰的治理成效体现在四个方面:

变水害为水利,达到防洪保安全。早在2002年,水利部在就提出了由控制洪水洪水管理转变,由单一抗旱全面抗旱的防洪抗旱新思路。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实施洪水疏流-沙石渗滤-洪水拦蓄-枢纽调蓄-集水净化等技术,采取清洪分离、多级梳流、渗滤净化,由控制洪水洪水管理转变,变水害水利,达到了防洪保安全、保水源的目的。

以水害治沙害,达到了生态治理的目标。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强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引领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提出了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阐释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之间的关系,生态文明建设应与经济建设协同发展,生态优势可以转化为巨大的经济优势。

  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实施侧渗净化技术,抬升了地下水位,涵养了地下水源。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将洪水泥沙有序引入沙漠,通过粘土盐壳固沙技术遏制沙漠的推进,粘土固沙面积30平方公里,荒漠化治理防风固沙生态保护面积60平方公里,形成了保护阳关的21公里生态屏障,把危及村庄的沙漠推出村庄5.6公里。通过大面积种植沙拐枣、骆驼刺、梭梭等沙生植物恢复生态,形成了6.4平方公里的生态湿地,达到了生物治沙的效果。

变害为宝,促进了循环经济的发展。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实施为我国内陆河流域的生态修复和可持续发展探索出了新模式。以洪水管理+生态治理+特色农业+观光旅游+休闲娱乐为一体,很好地阐释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之间的关系,有力促进了循环经济的发展。

与此同时,司建华还认为,沙漠都江堰还提供了水资源有效利用的四种模式:

形成了洪水分级疏流——综合治理调蓄——渗滤净化的洪水治理模式。通过在洪水传播路径修建分洪河道,多级疏流将洪水引入沙漠涵养区;将洪水通过下渗过程导入地下含水层,形成沙漠地下水库;通过侧向渗流过程再将地下水转化为地表水,将过滤渗流的水资源拦蓄变为清洁水,形成了洪水分级疏流-综合拦蓄-渗滤净化的洪水治理模式。

形成了基于特色农业的洪水资源高效利用模式。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将拦蓄的水净化后用于高寒冷水虹鳟鱼养殖,通过与企业合作进行高寒冷水鱼养殖示范,通过公司加农户的模式,实现鲑鳟鱼养殖标准化。通过冷水鱼养殖产生的有机肥水,发展无核白葡萄种植。形成了基于特色农业的洪水资源高效利用模式。

形成了基于生态恢复的洪水资源综合利用模式。在上游区,将带有大量泥沙的洪水通过枢纽调蓄覆盖于沙漠表面形成板结层,有效地阻止了沙地的活化,即形成典型的粘土固沙效果,达到了以洪治沙的目的,构成了防止沙漠东移的第一道生态屏障;在中游区,,侧渗净化抬升了局地地下水位,涵养地下水源,使得依赖于地下水生长的天然植被得以恢复,达到了生物治沙的效果,再通过21公里的沙漠长城构成了防止沙漠东移的第二道生态屏障;在下游区,将渗滤净化的洪水通过收集转化为清洁水,成为可利用的水资源,在此基础上通过植种沙生植物,恢复退化的生态系统,构成了防止沙漠东移的第三道生态屏障。通过以上三大生态屏障建设,形成粘土固沙-石堤阻沙-生物防沙综合风沙防御技术体系。有效遏制了当地沙漠化发展趋势,取得了显著的生态效益。

形成了以水害沙害的生态治理新模式。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将解决的关键技术锁定在洪水河道分级疏流、拦蓄、渗滤净化几个方面,在减轻洪水造成灾害的同时增加地下水的补给和溢出量。针对内陆河流域水患沙害的双重威胁,构建了洪水资源化-高效利用-生态治理的一套完整技术体系,形成以水害沙害的生态治理新模式。

“沙漠都江堰”的治理模式能否复制?


“沙漠都江堰”的洪水治理模式是否能够在祁连山流域大量复制?一提出这个问题,何延忠就显得异常兴奋,他立刻拿出笔来,随手在纸上就画出了“沙漠都江堰”集聚洪水的流域图。

事实上,当初何延忠确定在敦煌养殖虹鳟鱼,就埋藏着一个“秘密”,即虹鳟鱼能够在祁连山东端的家乡永登养殖成功,那么,能否在祁连山西端的敦煌成功养殖?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祁连山东西长800公里,相当于上海到武汉的距离。

祁连山流域分布着无数个和“沙漠都江堰”相似的流域洪积扇,一旦这个模式能够在祁连山流域复制,那么,“沙漠都江堰”就相当于为祁连山洪水利用化害为利生态修复和保护提供了一个非常可贵的可资借鉴的成功模式。一旦“沙漠都江堰”在整个祁连山流域推广开来,发展沙产业和戈壁农业,那该是多么大的气魄啊!就等于我们掌握了祁连山生态修复、治理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金钥匙”!

在司建华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中国沙漠与沙漠化图》。

627日,他指着图说,以贺兰山为界,以东是中国的四大沙地;往西,是中国的八大沙漠。从河西走廊往西,分布着中国的四大内陆河。祁连山流域就有三条内陆河,沿着祁连山,沙漠和绿洲错综相间。“沙漠都江堰”以害治害,化害为利的生态治理模式不仅在祁连山地区可以得到复制,还可以向西,在新疆地区推广。

为此,司建华提出了三点建议:

建议加强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建设,建立生态补偿的长效机制;构建新型院地合作共赢机制,为示范基地建设提供技术支撑;积极发挥地方政府职能,为示范基地建设提供政策的引导。

令人欣慰的是,中科院西部生态研究院副院长冯起和院士工作站的院士专家在充分听取了各方专家学者意见,进行了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也向有关部门提出了《关于当前祁连山生态修复中充分借鉴“沙漠都江堰”工程治理模式的建议》,即发动民间资本,参与祁连山生态修复,政府通过政策,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其核心内容有:

政府应对沙漠都江堰生态治理工程的日常维护经费给予专项补贴,也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市场化运作方式,核定工程日常维修养护经费补贴的基数,政府每年度下拨给企业,签订购买服务合同,由企业负责做好沙漠都江堰工程的日常维修养护,水务部门按合同监督指导。

根据《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相关规定,核定沙漠都江堰工程供水水价,经敦煌市政府批准后实行供水收费,补偿工程建设投资,促进工程可持续运行利用和长期发挥效益。

国家应从生态补偿政策等方面给予支持,让沙漠都江堰这座掌握了沙漠洪水的规律和脾气的工程,更持久、更好地发挥效益。省市政府可按照沙漠都江堰工程生态性、公益性、社会性很强的特点,给予工程建设单位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一定的工程投资补偿,减轻企业因建设沙漠都江堰公益性工程而投入巨资的压力,帮助企业渡过当前难以为继的难关。

根据国家实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规划和政策,把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列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甘肃生态治理与发展循环经济的试验示范园,积极扶持争取国家生态修复与治理项目。建议由发改、财政、林业、水利及国土等相关部门联合行动,向国家申请建设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生态文明示范园,结合中央丝路产业华夏文明生态补偿区的政策,树立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为祁连山生态治理示范典型。建议林业部门在省发改委批复已经建设的敦煌沙漠生态旅游景区的基础上,尽快申请国家级沙漠公园的基础设施建设,支持企业运营,将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建成一个集生态治理——沙产业——生态文化旅游为一体的可持续循环经济新模式。

建立生态治理企业发展与科研院所的紧密联系,建议利用中国科学院已建的沙漠前沿的院士工作站,由省科技厅牵头,联合中科院西北生态研究院等科技院所把沙漠都江堰工程的建设管理业主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列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生态修复科技实验平台,建立科技展示馆,为示范基地建设提供技术支撑,提升生态修复示范基地的科技含量。

制定西北干旱区水资源安全新战略极为迫切


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冻土和生态经济学家程国栋,早在2010年,在谈到西北干旱区水资源问题及对策时就指出:西北地区是支撑我国21世纪实现崛起和复兴战略的重要基地,应以足够的社会适应性能力架设科学与决策之间的桥梁。面对水资源对经济发展的制约,制定适应西北干旱区的水资源安全新战略极为迫切。

“西北地区特殊的山—盆结构,决定了水循环主要来自于山区的独特规律,其偏离了正常的环流规律,形成西北水资源短缺的局面。”程国栋指出,“由人为因素导致的西北干旱区水资源主要问题,一是高耗水、低产出,二是过量无节制的水资源开发利用引发了西北内陆河流域下游生态的持续恶化。”

程国栋说,从西北地区农牧业主要经济指标与全国的比较来看,西北地区占有全国18%的耕地、19%的水资源,除生产了全国31%的棉花外,其他农产品的份额都较低,如仅生产了全国8.8%的粮食和6.7%的肉类等,西北干旱区水资源高耗水、低产出现象非常明显。同时伴随着西北干旱区人口、耕地面积、灌溉面积、粮食产量的不断增加,有限的水资源和持续增加的需水量之间的供求矛盾,越来越成为西部地区的发展瓶颈。另一个人为因素——西北地区内陆河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率的不断提高,造成了内陆河流域下游生态的持续恶化。程国栋痛惜地称之为“不同的流域产生着相同的故事”。

程国栋指出,目前我国90%的沙漠化土地在西北、内陆湖泊面积近50年减少57%、近30年冰储量减少约15%。他预测,到本世纪中叶,西北干旱区缺水将达到220亿立方米。

在谈到西北干旱区水资源管理与保护的对策时,程国栋建议:一是要开源,通过工程调水、空中水资源、凝结水、地下水、绿水、边缘水和虚拟水等方式,开发西北干旱区水资源。二是要节流,加强节水管理系统建设,由追求单产到追求单方水的生产力,合理开发利用水源,注重生物节水的研发。调整产业结构,调整粮食作物、经济作物和饲料作物三元结构的比例,用有限的水资源着力发展特色农业和草畜业。推动社会化管理,利用财务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实施水资源管理,建立政府宏观调控、流域民主协商、准市场运作和用水户参与管理的运行模式,推动节水型社会建设,使流域尺度上的单方水产出实现零增长或负增长。三是实施“水效益”和“集成的水资源管理”战略。这两大关键战略如今已得到世界共识。一方面要求提高单方水的产出,使水资源的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进一步扩大;另一方面要形成以流域为单位、以水为纽带的交叉集成管理。“世界不缺水,缺的是对水资源的有效管理。《联合国水资源开发报告》通过对17个典型案例研究,重点阐述了水资源问题与利用有关,明确指出造成缺水问题‘98%是人为原因,2%是自然原因’。”程国栋指出,干旱区的水资源管理必须做到摸清规律、合理配置、高效利用、集成管理。

警惕生态腐败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副院长冯起指出,保护好祁连山生态决非一朝一夕之功,不能靠一市一县之力。依靠一家企业的孤军奋战,收效也极其有限。

当年蜀郡守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可能动员了蜀郡的全部人力物力,是不折不扣的“政府工程”!而何延忠修建“沙漠都江堰”,仅仅是企业行为,为此前前后后他总计投入了将近10亿元,而他得到的补偿,与他的投入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

冯起也指出,“加快修复的关键是解决投入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受益人的负担和地方有效投入,也需要国家乃至社会的投入。”

仅靠一家企业的投入,显然不可持续,而且也不公平!因为2011年6月16日的那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受益的是阳关几千人的生命和2万多亩农田,但何延忠的企业却因此遭受了重大损失!

甘肃省祁连山水源涵养林研究院院长刘贤德指出,要建立综合性立体化的保护机制。祁连山的保护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不仅是生态问题也是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因此需有与之相应的综合性立体化的保护机制。必须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循环经济发展、生态移民搬迁,转变过度依赖自然资源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为“靠山护山,靠水养水”。

这方面,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的搬迁,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冯起和刘贤德指出,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要落实。地方就是地主,只有地主尽责,生态保护才能落实。因此,保护祁连山的生态必须落实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既要明责任,又要有考核,还要有问责追责。

冯起和刘贤德还进一步指出,“运动式”的保护造成的生态恶果可能比“掠夺式”开发更严重!这是另一种“生态腐败”!

这也是何延忠所最担心的!

因为,一提到生态修复保护,有些地方政府,就理所当然地想到了“植树造林”!并不是“植树造林”不可取,而是在河西绿洲的特殊地理环境下,一棵树就是一台抽水泵,对于水的需求是大量的!应该因地制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不能强求一律!

另外,河西的绿洲承载力是有限的,应该根据水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和利用作为安排工农业生产的标准!大面积的开垦土地,我们已经遭到了惩罚。那么,能否从何延忠的探索中得到启示呢?

何延忠的实践早已经证明,高寒冷水虹鳟鱼产业,基本不消耗水,水单方面积计算产生的经济效益相当于种植小麦的600多倍,是最节水、能使农民快速致富的产业。为什么不利用祁连山冰川融水,推广“沙漠都江堰”模式,建立一条变水害为水利,洪水变清水的高寒冷水鱼产业带?通过湿地修复生态,既能带动百姓致富,又能提高人的生存质量,为社会提供天然无污染的环保产品,改善生态环境。

另外,何延忠说,以色列土地贫瘠,全国近三分之二的土地是沙漠,且水资源极其贫乏。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以色列却创造出了高效节水农业模式,其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因此,在河西绿洲和祁连山地区,特别要注意水单方面积经济效益,节水型的产业模式应该得到大力推广…….

何延忠这个西北汉子,十几年如一日,继续在为敦煌的生态治理倾注着全部心血!


Tags: 责任编辑:李天凤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山水之幽——官鹅沟 下一篇邓书俊:走进贵清山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6201019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