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修辞立其诚
2021-11-13 12:21

王  戈

曾有乡贤戏言,新民大山是块风水宝地,山上出了个作家,山下出了个诗人。作家说的是本人,诗人说的是贾国江。山高坡陡,直线距离也就二三里,新中国初期两地同属泰安乡,乡政府就在他家所在柴家河,是我小时候经常光顾的地方,因此可谓地道的老乡。但因年龄差距,我俩初识竟在1980年代中期,我在西安一所大学任教,他进陕西师范大学读书。其时我因一篇小说获奖颇有点名气,访客盈门,他也慕名登门造访。我与一般文学爱好者只谈文学,与他则多了一层,叙乡情说往事,情深意长,遂建立起真诚的信任与友情。岁月无情,他毕业后虽有联系但未曾谋面。三十年后我已是年近八旬的耄耋老人,长住北京,2019年夏天,有幸在中国西部画院与他久别重逢。他来京出公差,交谈中始知他出任定西师专校长兼甘肃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并且,是已出版两大部诗集《不眠的思绪》《流动的梦影》的著名诗人。经历不同职业爱好相似,而他的业绩更为显著,青出于蓝,后生可畏,不由增添了对他的敬重。随后我应邀赴该校作了一次文学讲座,对他的诗歌创作和教育业绩做了简短的评价,同学们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认可。

近日,贾国江寄来他的散文集《飘落的星光》书稿,要我读一读并能写个序,自知学疏才浅,但盛情难却只好应允。读着读着,便想起“修辞立其诚”这一古典美学观点,恰可概括该作的主旨。语出《周易-文言》,原文为“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大意是,君子致力于培育品德增进学业。以忠信来培养品德,以修辞来建立诚信,这是操持自己事业的立足点。《辞海》对“诚”字的基本释义是“真心实意”,由此衍生出诚实、诚信、诚恳、诚意、诚挚等等美好的词汇。通读《飘落的星光》书稿,感觉作者笔下,篇篇贯穿着“修辞立其诚”:诚实为文,诚信处事,诚恳待人,诚意建言,诚挚交友……概言之,是以“诚心”建立自己的人格修养和学业水平,以“诚心”抒写对人生意义的感悟与思考。

该书中最感人最具文学价值的是“童年趣事”和“怀念追忆”两辑,计18篇,篇篇都有厚重的历史感,浓郁的乡土气,亲切的人情味。贾国江是以写诗出道的,在散文里却全无诗意的夸张与矫情、朦胧与空灵,而是用质朴的语言、白描的手法,描绘出一幅幅乡土画卷,人文气息。乡土文化是民族文化的基石,如同历史长卷是由一个个历史细节构建的一样,华夏民族的文化宝库也是由一个个乡土文化的细节汇集而成的。在当下的文化语境中,作者的可贵之处在于坚守:坚守以乡情写乡情,以乡音写乡音,以诚心记人事。阅读这些篇章,心中便有了“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感慨。人过耆年,青春不再,“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回忆往事便成为生命的必修课。他笔端描绘的那些地方山水、生活细节、文化娱乐活动以至方言土语都能勾起我对童年生活的回顾与遐想。二娘娘庙旁的那股山泉水,是我每次上山前必须要饮一气的;他援引的那些秧歌小曲,有些是我会唱也演唱过的;他小时候卖过杏子,我小时候到他们庄子里打过麦黄杏;他细致描绘的洋芋“焪锅锅”是我小时候放羊常做的野餐美味,来京后有朋友发过视频馋得流口水,但直到读此文才知道“焪”字怎么写。读书要读出味儿,宏大叙事是一种味儿,深奥哲理是一种味儿,这两种味儿在本书中似乎都欠缺,但却有原汁原味的乡土味儿,这是我看好本书的第一点。

第二,也是最看重的,则是对亲情情感的真诚记述。文学是人学,是抒写人的生命与情感的表达形式。人类的情感中最珍贵的是亲情,亲情中最珍贵的当是父母之情,养育之恩。诚如作者所言,“岁月的利刃永远割不断父母与子女之间的那份骨肉亲情!”我曾在讲学中多次讲过,青年学生常常讲“爱”,爱这爱那都没错,但首先要爱父母。一个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爱的人,谈别的爱都是口是心非。想起一桩趣事,曾在陕西法门寺向霍松林老前辈讨教周原出土文物“鼎”,问为什么是三足,而且是椭圆形状?老先生呵呵一笑,说三足鼎立求其稳,鼎足形状是女人的奶头。鼎是用来装吃食的,女人吃饱了奶小孩,你是娘养的,古人就懂这个道理。怀念父母谓之情,感恩父母谓之孝,尤其到父母驾鹤西去离开人世之后,每每念及,尽管你可能做得不错,但总感到有对不起父母未能尽孝之处,这其实是真情真爱的表露。作者笔下的父母,仍然不失为传统意义上的“严父慈母”。他通过大量的生活细节的详尽描述,把父母的人生道路、个性气质、为人处事的方式方法和原则,活脱脱展示出来,读后感到真实、真诚、可信。父亲当过兵,入了党,有工作,酷爱打猎,能自造土枪子弹且百发百中,政治运动中挨过整,性格刚烈,脾气暴躁,经常动粗,对子女疼爱却说话不多,一生省吃俭用,用微薄的工资养活着一大家子人,曾为挣一块钱把百多斤粮食替别人背上山,脑溢血瘫痪四年后离开人世,年仅57岁。这样一个父亲,在儿子的笔下是“乐观得不能再乐观”、“能干得不能再能干”、“暴躁得不能再暴躁”的形象,分明就是文学作品中那种坚毅强悍、沉郁内韧、豪爽旷达的西部汉子形象。

作者的母亲是典范的贤妻良母,识字不多,含辛茹苦、勤劳俭朴、无怨无悔地操持家务,抚养子女,还兼任生产队副队长,为乡亲邻里操劳办事,赢得良好的口碑,尤其在丈夫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四年里,子女不在身边,她默默地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生活之重,悉心照料丈夫的吃喝拉撒,在诀别四年后,也因不治之症而撒手人寰,刚满花甲。作者对母亲的思念催人泪下,用血泪之笔描绘出一种伟大的母爱和圣洁的亲情。母亲病危时“只想着能在自己与母亲的血脉之间连通一根管子,给母亲孱弱的身体里流进我的血液,让母亲的心脏能重新跳动,让母亲的生命多延续一天”;母亲去世后每当扫墓祭奠之日,都要思罪悔过,为没能尽力挽救母亲的生命而抱憾自己无能和不孝,以致在母亲去世多年后还试图在别的母辈身上找回母亲的影子,但都无果。母亲“是世界上我最亲最爱的人”,在回忆母亲生前的诸多往事后,他用“母亲是智者”、“母亲是强者”、“母亲是善者”、“母亲是乐者”概括出母亲平凡而卓越的一生,所举实例生动逼真,感人肺腑。 

除对父母亲情的记述外,书中还用许多篇幅写了乡亲邻里、同学同事、上级下级等一干人和事,也各有可圈可点之处,如《王婶》《张叔》《忆全有同学》《从一幅字想起韩正卿老人》《纱帽咀》《洮河渠》等篇,读这些看似杂乱的人事纪实,仍然能感到作者“诚实为文,诚信处事,诚恳待人,诚意建言,诚挚交友”的人品和文品。作者是出校门进校门的教育工作者,经历并不复杂但却见多识广,接触过不少人,业绩建树也在教育上。出任师专校长后利用各种社会资源引水上山,建起雪峰林、邵氏林、励志林,把一个光秃秃的纱帽咀打扮成具有文化气息的风景地。引洮工程的水渠正好贯穿校园,但工程设计为暗渠,他用诗一般的语言“暗渠即是暗流涌动,明渠将是玉带缠腰”说服设计院与市政领导,将暗渠改为明渠,使校园里潺潺流水伴随青年学子的读书声。《身正学高的老师 德高望重的校长》是他写师生情谊的代表作。郑长发是定西中学的数学老师,毕业于兰州大学数学系的上海人,在干旱贫瘠“苦甲天下”的定西地区任教40余年,其教学水平与师德风范闻名遐迩。作者贾国江慕名而到该校读高三,在其名下补习一年考进重点大学。四年之后郑长发已是校长,专门到人事部门去要贾国江,没要到。“世间的事往往有着不可思议的机缘和蹊跷。二十年后我被任命为定西中学校长,接替的恰恰是当年我最敬重、最钦佩的老师。”之后师徒推心置腹地促膝长谈,交接工作,“他没有当年课堂上的威严,也没有卸任校长的失落,更多的是平易、愉悦和轻松,也许是弟子接任的缘故吧,他仿佛还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欣喜和释然。”这种新老交替中彰显的诚信和诚挚,完全没有时下风气中“人走茶凉”、“新官不理旧账”那些陋习。新校长面临省级示范性高中创建和市级事业单位改革试点两大难题,老校长也没有袖手旁观,而是一身正气,高风亮节,担当应有的责任,树立新校长的威信,让新校长拍板定夺。改革难免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几个不符合高中教员条件的不肯去一所初中任教,酒后撒泼打伤老校长,公安判定按条例罚款拘留,但老校长表现出极大的宽厚与包容,说“改革嘛,他们有情绪可以理解,你把他们拘留了,以后如何站讲台,还是教育为主吧。”这就是一个老教育工作者的情怀与胸襟。一年后老校长光荣退休,新校长要给老校长安排个既轻松还能挣点钱的去处,但老校长婉拒,“让我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吧。”老校长辛劳一生,确实需要休息。然而这一“休息”给新校长带来无尽的遗憾,只听说老校长把住房出租后走了,却无法得知去了哪里?

我所以用“修辞立其诚”为题写这篇序文,是想阐述一个基本观念,在内卷、躺平、焦虑、乡村空心化、亲情疏离、诚信缺失的当今读这本书,其意义并不在它的文学价值,而在于它所揭示的社会良知,呼唤着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回归,吹来一股凉爽之风。就文学写作而言,贾国江正值盛年,祈盼他能以此书为发端,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2021年11月5日于北京寓所

责任编辑:牛小栋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