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
来源:定西日报 2021-09-27 09:20

陈新民

酒泉市政协副主席王见余的署名文章指出:“陈新民把他父亲的教育思想和育才理念引入中东中学。”他曾任人事局长多年,对全市人才状况了如指掌。他写道:“陈新民的这一拨学生,有的成为经济学家,有的成为国家级专家,有的成为著名军旅作家,有的成为县处以上领导干部,称得上各级各类拔尖人才的有二十人多人。我把这个群体的产生,归结为‘中东中学现象’……这与当时中东中学积极向上的校风,与活跃在教学一线,迸发着青春活力的几位教师直接相关。”我对他和他的读者说:“还与校长的开明相关。”

同学中年龄最小、个头也最小的闫顺国,大学毕业后读硕士、博士,把草业研究从甘肃做到北京,做到美国。最后,以专家身份定居大洋彼岸。同学中,像刘贤德、闫顺国这样登上学术高地的毕竟是个别。上个世纪后期,农家子弟要专心致志走治学之路还是比较难的,一则受制于外部环境,二则局限于自我期许,还有家庭困难等现实问题。

一批同学被选进领导机关,改变了人生发展轨迹。入选是因为他们文笔优异,与各自所学专业关系倒不大。王前奔学林业,无妨他把笔杆从县委摇到地委,再到省委,任省委督察室副主任;王红星学财经,散文写得很抒情,当过市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主任,如今在市政府办公室。赵发健也学财经,在市发改委任副主任,算是和专业能沾点边;刘中华和王开明学师范,一个是市编办主任,一个在精神文明办供职……这些同学都从干事、秘书起步,在幕后默默无闻地写过多年材料,然后才一个个走上前台。

真正学中文的只有王彦东。彦东上中学时就喜欢读诗、写诗。兰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中科院兰州分院。我曾问他:“你是学中文的,怎么没有去社科院?接近专业更利于自身发展啊。若想去,我们共同努力。”

彦东回答很朴实:“陈老师,我一个农家子弟,能分配这么好的单位已经难得。能为科学家们搞服务,我心甘情愿。”

彦东从写公文、办简报做起,勤勉踏实,一步一个脚印,做到中科院高原生物所的党委书记。中东乡亲们说“彦东成了和酒泉市长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几年前,彦东不幸殉职,把永久的痛留给亲人、留给老师同学。彦东随遇而安的心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中,特别是来自农村的大学生中带有普遍性。那时候,大学毕业分配只讲服从,没有个人择业一说。

除了治学的、从政的,我的学生中还有知名律师李光剑,民营企业家陶彬伦、郭耀宏,检察官严生栋等。

不好说谁比谁成功,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教过的这些农家子弟,在各自的家族、所在村子、在整个中东镇,树起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榜样。“中东中学现象”对地方最重要的贡献在于,带动起读书风气,带出了众多读书苗子。

去年11月,我应邀去酒泉参加师范百年校庆。市人事社会保障局马剑得知,立即在航天宾馆预定了九间客房,拿到房卡后,给金塔、嘉峪关两地的同学打电话:“陈老师来了,主场就在酒泉,你们麻麻地(快快)往来赶!”

2004年暑期,我和妻从航天城返回兰州路经金塔,特意去了次中东。同学们在母校(先撤了高中、后撤初中,现在是中东镇小学)设宴接风。学校正放暑假,校园空空荡荡。他们买来两只羊,用学生灶的大铁锅炖好,把两张课桌拼起当餐桌,一间教室里,拼了七、八张餐桌。几位多年不见的老同事来了,几十个同学从周边村子,从金塔县城、酒泉、张掖,返校集合。金塔县县长朱玉兰,玉门市委书记张静昌也闻讯赶来。大家坐在课桌边吃手抓羊肉、粉皮子炒洋葱、炝拌鲜沙葱,还有烧壳子(小锅盔)和黄面(拉面)。喝的是金塔产的航天酒。杯中之物,水的形态、火的性格,点燃激情,引发灵感,饮者都成了演说家,回忆往昔有之,感慨现实有之,咬文嚼字有之,插科打诨亦有之。月挂中天的时候,要离校上车了,有人跳进清辉朦胧的操场,大声背诵:“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多人跟起:“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王凯说:“第一次接触到‘爱情’这个拨动心弦的词儿,是在陈老师给我们讲《团泊洼的秋天》的课堂上,第一次听到英语,是陈老师在操场早读蓝塑料皮的《英语九百句》,想想看,这对一个农村娃娃是多大冲击啊!”王凯说自己要读书,要远走高飞的志向,正是那时树起。

我带来的比较沉重的课外学习负担,不是所有同学都愿意接受。但《团泊洼的秋天》却深藏在每个人的记忆里。

自1978年高考,我离开中东,从酒泉到兰州,再到漳县、定西,越走越远,到了北京。四十年来,隽永醇厚的乡情,不间断地联系着中东和我。有些金塔籍的北京人,来我家做客,会好奇地发问:“你怎么总有金塔手工粉皮,有麸皮做的黑醋。”

我很自豪:“我有当农民的学生,还有在农村的学生家长。”

同学们给我来电话,若没紧要事,开口通常是:“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师生间的玩笑,别人听起来,有点像“接头暗号”。

说了“接头暗号”,说马剑。马剑学农,当过县政府秘书,政府办副主任,年纪轻轻时,已转任过三个乡镇的领导。他接足了地气,根扎得很实,步子却没有怎么踏开。马剑中东中学的同级同学、同期的乡党委书记何春山,现在已是市政协副主席了。有人和马剑开玩笑:“头发咋不染了?括号戴久(指享受正县级待遇的副局长)参透世事啦?”

马剑笑而不答,把“接头暗号”改为:“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你我的华发……”

(下)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