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父亲•我和我的孩子
来源:定西日报 2021-03-29 08:01

父亲出生在二十世纪30年代末那个被战火灼伤的时代,读书识字对他来说是痴心妄想,他没有靠近学堂半步。他的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都是在饥饿与孤独的陪伴下熬过来的。

好在一九六八年,因工作需要父亲有幸成为兰州军区岷县军马场的一名牧工,生活算是有了着落,肚皮不再挨饿。骑上大黑马驰骋在广阔的闾井大草原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感受着温馨的味道,甭提他内心有多高兴,夜里梦有多香……

1980年,因家里的特殊情况,父亲退职来到了农村,村上给他补分了二亩田地。那年我四岁。父亲一边务庄稼,一边跟亲朋合伙做一些小生意,家里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但不久父亲却因患脑溢血离开了人世。那年他才五十岁,我只有十二岁。

父亲走了,上小学四年级的我,不再顽皮。

初中的时候,学校的校舍比小学的宽敞、明亮、温暖,内心便也不再像小学一二年级时那样寒冷了。

读高中时,因为学费由以往的几十元钱增加到一百多元,我差点辍学。在母亲从亲戚家凑够我的学费后,我才在开学的第五天走进了课堂。但高考前,我却因患轻度神经衰弱而没有走进高考考场。

后来,两个月的新疆之旅,虽劳累了身体,但放松了心情,我的神经衰弱症也得到了康复。回到家乡后,我有幸成为一名农村代课教师。尽管有人说我的这一选择是不明智的,但走进花园般的农村校园,我的心情是美好的。

几年过去了,我的孩子也上了学。可是,他们却跟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学杂费是全免的,他们的同龄人中没有辍学的;他们冬天的教室里生着暖烘烘的两个大火炉;他们的父母务的几亩庄稼地也免除了农业税并且还有粮食补贴;他们的爷爷奶奶们也领上了低保,享受着农村合作医疗,住上了新农村里漂亮的新楼房。柏油马路通到了他们的校门口,村庄里的路平整而宽阔。

今天的孩子们,生活在一个被幸福包围的世界里……

父亲是不幸的,父亲的不幸是那个不幸的时代造成的;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未曾有过父亲那样辛酸的生活经历;我的孩子是幸福的,因为他们身后有一个繁荣昌盛的祖国!

包贵忠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