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腊月记忆
来源:定西日报 2021-02-08 18:50

日子过得真快,腊月即将进入尾声,年亦是越来越近了。此刻,窗外飘着雪,原以为早已忘却的一些记忆遥遥走来,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氤氲出一段段关于腊月的往事,萦绕于脑海,一如昨日般清晰。

杀年猪

乡下人总会把自己喂养的猪,留下一头专用来过年吃肉,这猪便被称为“年猪”,这肉便被称为“年肉”了。大概从腊月初十开始,老家的乡亲们便开始陆续宰杀“年猪”了。村里的杀猪匠也开始忙碌起来,今天东家请,明天西家请,忙得不亦乐乎。轮到哪家了,哪家的主人便会早早地在灶间大锅里烧上水,并请来年轻力壮的邻居,一应物什准备停当,就单等杀猪匠的到来。等到杀猪匠来了,院子里便热闹起来。大家伙儿七手八脚地捆好待宰的年猪,猪嚎叫着,挣扎着,但依旧被人们摁倒在院子中的方桌上。不一会儿,猪没了声息,灶间却忙碌起来,女人生起了火,烙起血饼来。男人们将烧开的沸水一桶桶地倒进一个可以装得下整头猪的大木桶里,然后将猪放进去。热水腾起白色的雾气,人们撸起袖子一边干着手里的活,一边互相打趣调侃,聊着一年来村里的大事小情。孩子们在院子里追逐打闹,将猪尿脬吹得鼓鼓的,或当排球打,或当足球踢,有年龄小的被撞倒了,便坐在地上哇哇地哭,见没人理,又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去玩了。

不大一会儿工夫,灶间就飘出了肉香味,男主人按照习俗,请来村里年长的老人来吃年肉。堂屋的炕上早就摆好了炕桌,老人们脱鞋上炕,围着桌子分坐在炕桌四周,女主人端上一大盘年肉,一大盘撒了绿色蒜苗丝的炒血饼,大家便在寒暄中动筷子了。

杀猪匠则按主人的要求熟练地将猪肉卸成大块小块,送进厨房,灶间便响起了女人们“当当当”的切肉声。她们要将这些肉切成肉丁,炒熟,撒上盐,做成“臊子”搁在大缸里腌制,可以吃半年或者更久。若想臊子面做得正宗,这样腌制的“臊子”是必备的。母亲常常这样做,如今想起,满口溢香。

杀年猪的那些天,整个村子弥漫着肉香和炒血饼的香味,年味也越来越浓了。

扫舍

一进腊月,母亲总会念叨今天是腊月初几了,该干什么了之类的话。我们姐弟几个并不关心母亲究竟在忙些什么,只盼着大年三十的到来,盼着穿新衣服的那一刻。

到了腊月二十三这天,母亲会早早起床叫醒我们,郑重地对我们说:“今天是扫舍,你们都别出去玩了,赶紧起床帮我打扫房间。”于是,我们便在母亲的指挥下,将所有房间里的桌子、柜子、甚至抽屉里里外外的瓶瓶罐罐,以及炕上的床单、被子、枕头等一应用品,抱的抱,拿的拿,提的提,一股脑地全都搬出来放在院子里母亲早就铺好的大席上。母亲和父亲将枕巾盖在头上,系在脑后,拿上新买来的扫把和鸡毛掸子,进屋将房间里屋顶的尘土,角角落落平日里遗漏的地方全都清扫一遍,即使是柜子下面难以够到的地方,他们也会想办法挪了柜子打扫干净。母亲说,扫舍这天,扫的可不只是垃圾,还有这一年的霉运,扫得愈干净,来年就愈顺当,可不能马虎。年少的我们听见母亲这样说,自然也就多了份认真。

我们姐弟几个干得累了,便开始偷起了懒。突然发现院子里堆放着的很多物件以前都未曾见过,大家在一大堆的杂物里寻找着自己稀罕的物件,谁若是找到一样可心的,便举得高高地朝屋里大喊:“妈,这个能不能给我了?”母亲回道:“都乖乖地找抹布把那些东西擦干净了,等会拿回屋来!”拿的人便不吭声了,噘着嘴把东西放回原处,手却依然在那些物件里翻寻着。若是再找到“新鲜”玩意,便会又大呼小叫起来:“你们快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等父母把屋子里打扫干净,我们便开始把放在院子里的家什拿回去。我们一样一样地拿,母亲一样一样地归置,摆放整齐。待到窗明几净时,已是天色傍黑了。一天下来,大家都筋疲力尽,屋子里却变了模样,因为有些家什被母亲挪了位置,便觉得家里又有了新面貌。

看着被父母亲收拾得一尘不染的家,便愈发感觉到年的脚步更近了。

混腊月

我并不知道家乡人口中的“混腊月”之名的真实由来,但从记事起,每到腊月,村里人到街市上买卖年货,就会有“混腊月”之说。

“混”在字典里被解释为“掺杂在一起,苟且度过”或“糊涂”的意思。想必,家乡人有此说法,也应该是有深意的。我以为,之所以用“混”字,大概有两种原因。一者,俗话说“日子好过,年难过”,这其中便有了诸多的辛酸与无奈。贵州独山歌里有这样的歌词:“转眼又进腊月间,三混四混了又一年。年头出门到年尾,只赚皱纹没赚钱”,如此,就只能“混”了,糊里糊涂,苟且度过。二者,方言中“混”和“红”谐音,有红火之意,所谓“混腊月”,大概也是寓意这个“年”能够过得红红红火火,一如未来可期的日子一样罢。缘于对美好的希冀,我更钟情于后者。

“混腊月”大概是从腊月初八开始的。每年腊八过后,县城西大街就开始日渐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们早早地就在街道两旁摆上了琳琅满目的商品,春联、红灯笼、冰糖、茶叶、红豆腐、花炮、锅碗瓢盆、日历挂历年历、衣服裤子鞋、蔬菜水果等,各种年货一应俱全。商贩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双手交互插在袖筒里,满脸笑意,一边吆喝,一边和买主讨价还价。行人有拖儿携女的,有推着自行车货比三家的,也有手提大袋子,袋子里装满了年货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亲朋好友偶遇或久别重逢热情的问候声,汽车喇叭的“滴滴”声,自行车铃铛的“叮铃”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热闹异常,简直就是一曲浑然天成的“春节序曲”。

这样热闹的景象会一直持续到大年三十。随着除夕将至,大家的年货都置办齐全了,“混腊月”的人越来越少,街道上的行人也日渐稀少。直到大年三十的下午,各家各户开始准备年夜饭,这腊月也就“混”完了,所有的热闹便都浓缩到了每一个家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进步,如今,网购基本代替了以往的购物方式,“混腊月”这个曾经带着浓郁乡土气息的风俗和那般热闹异常的景象,似乎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窗外,雪花依旧在飞舞,过几日,便是除夕夜了。也许,许多年后,年依旧,然而关乎腊月的这些往事,大概只会成为遥远的记忆,抑或只是故事里的故事罢。

陈惠芬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