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扫 房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魏全明 2021-02-01 21:32

《后汉书》中有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东汉名臣陈蕃十五岁时,曾经独自一人住在一处,庭院屋舍十分杂乱。他父亲的朋友薛勤来拜访他,对他说:“小伙子,你为什么不整理打扫房间来迎接客人?”这时,陈蕃应了一句:“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当时,薛勤并没有对这位口出狂言的少年嗤之以鼻,而“甚奇之”,“奇”,就是认为他不寻常,因为他知道陈蕃有“澄清世道”的志向。故事就此结束,而我却想,假如当时薛勤拜访的对象不是有志少年陈蕃,而是一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夫,将会出现何等的情形?

历史不容虚构,可经由我的想象而与薛勤交谈的那位农夫,我想他也一定会像陈蕃一般回上一句:“农人处事,当辛苦耕作,安事一室乎?”听到这话的薛勤,他一定会皱皱眉头,将目光移到别处,闲访的兴致也立马减了一大半。这时,如剑一般的阳光从农家古旧的窗户中直射进来,其中充斥着斗舞的尘埃。很快,薛勤起身告别了,此次出访并未达到预期的目的。在薛勤面前,朴素的农夫毫无心机地道出了一个简单且又深刻的道理:我整日早出晚归,哪有大把的时间收拾房子?乘兴而来的薛勤败兴而归,可农人心里明白,说归说,自家的房子到了年底还是要扫的。“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陇中的乡亲们在辛辛苦苦奔波了一年之后,被日子推搡着,跨过了腊月的门槛。年关逼近,他们心里的想法,我想,应该和我虚构的那位农夫一样。自祭灶过后,从农历腊月二十三日起,他们口头上念叨得最多的词,就是“扫房”。扫房就是年终大扫除,北方称“扫房”,南方叫“掸尘”。

年猪杀好了,结着冰碴的粉条上了架,油饼油果麻花炸好了贮到了缸里。从腊月二十三开始,日日是扫房的吉日。选个天晴的日子,记忆中的“扫房”开始了。一大清早,被父母早早地叫醒。跟着父母喝完早茶,叽叽喳喳的鸟雀在庄院周围的枯枝间跳来跳去,冬日的暖阳薄薄地摊了一地。往外挪东西的工作,自然由孩子们承担。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家里的全部家当就在院子中全面曝光。从厨房里搬出的盆盆罐罐,大多油头垢面。装苞谷面用的柜子不大不小,古式古样,据说是从太爷的手上传下来的。父亲的老上海牌收音机连着唱片机,像一位典雅庄重的绅士,在众多的杂物中间鹤立鸡群。瓷瓶中插的四季常开的牡丹花,是母亲多年前赶集时从集市上买来的,用清水淘一淘,又会开得艳丽无比。小心翼翼地请下来毛主席的画像,生怕弄破了边边角角。村里戏班子用的行头也得拿出来见见太阳吹吹风,大胡子和花花绿绿的戏服在晾晒衣服的铁丝上随着清晨的寒风轻轻荡着,好像要憋足了气,随时吼出一嗓子粗犷的秦腔。用硬柴烧上一大铁锅的滚水,随用随添,不急不躁,我们得慢慢擦去每一件家什上积攒的尘垢。多年积囤的鸡毛蒜皮的日子,在我们通红的手头渐次亮活了起来,整个院子笼罩着复古的色调。

新买的细竹扫帚,干透的叶子透着浅浅的绿意。父亲戴着口罩和草帽,捞起了它,真正扫房的重任年年由父亲来承担。先扫厅房、阁房,后扫厨房,父亲踮起脚尖,轻巧地挑下椽梁上结的蜘蛛网和吊吊霉。墙壁上的尘土,得压实了扫帚往下刷。父亲是个细心人,席垫下面细细的炕土,要用糜子秆扎成的细糜笤帚一笤帚一笤帚地扫干净。尘埃落定,抹抹擦擦,我们的房子变得窗明几净,搬进去院子里被擦拭得锃亮的家什,我们的心里亮堂堂的。贴上崭新的年画,炉火在铁皮炉中烧得正旺,煮开的罐罐茶“噗嗤噗嗤”地泛着白沫,茶香四溢。我们扫干净了房子,也扫干净了自己的心。年年扫房的父亲,也把那些被他扫去的尘土藏到了自己深重的皱纹里。

扫完了房子,爆竹清亮的响声一天比一天密集。心急的孩子们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涎着青葱似的鼻涕,搓着被冻得皲裂发红的小手,走东串西,开始提前引燃了爆竹。欢快的嬉笑声在村头巷尾荡漾着,凶神恶煞的猛兽“年”此刻温顺又和善。爆竹声越来越密,终于在除夕连成了密不透风的一堵厚墙。过年了,过年了!初一走亲房,初二转舅家……正月十五一过,日头一天热似一天,冰河消融,土地解冻。拉粪开耕撒种,忙忙碌碌的一年又开始了。这时,若有亲朋来访,看着我们布满灰尘的房子,我们也会适时地回上一句:整日早出晚归的,哪有时间收拾房子?扫房的事,到年底再说吧!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