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年关·杀猪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魏全明 2021-02-01 11:32

村里的日子进了腊月,年关就一步步逼近。平时慢悠悠的日子,也像长了快脚似的。

腊月初七一过,陇中大地上再苦焦的人家,也会在天麻麻亮时打开自己的猪圈,主妇吆喝着:“喽喽,喽——喽,喽——喽”,掌柜的就甩开了手里的绳索,两口子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将自家的年猪赶出圈外,逼催着赶向猪匠家的锅台。在这时,听话的猪会顺着吆喝声,耷拉着它那一双大耳朵自顾自地走着,一路上用它的猪嘴拱拱李家的墙根,张家的粪堆,不知死期将至尔。若遇到那猪头猪脑的,不知黑白,不辨东西,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左奔右突,甚至还有在原地转圈雷打不动的,那可就恼了赶猪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总免不了欣喜的争吵声在清晨甘冽的空气中噼噼啪啪地响起。

猪,终于被赶到了锅台上。村里最大的锅台是尕顺家的,在尕顺家外院靠东的闲地里面,靠前是用水泥砌成的锅台,锅不是铁锅,也是用水泥抹成的。锅台旁边架起了一字形的木架,上面依次排开的铁钩亮晃晃的,让人望而生畏。锅台的后面经过一个大坑,就是猪圈,一大清早被乡民们赶来的猪都被关押在了这个猪圈中。再狠的猪,只要尕顺一声吼,就变得乖溜溜的。

入锅,烫洗,拔毛。尕顺的老爹也来帮忙,他眉飞色舞地谝着自己年轻时一个人放倒两百斤重年猪的故事,尕顺的老爹唾沫星横飞时,火红的炭火在就在锅台下面偌大的灶膛当中熊熊烧起。翻肠倒肚,主人家不要的下水扔给狗吃,尕顺家的土狗毛色油光鲜亮。众人一声吆喝,一头被洗刷的洁白无瑕的猪上架了。这整年在猪圈中摸爬滚打的脏物,此刻竟白花花的,新鲜诱人。

乡间老的风俗,杀猪用桶,猪杀完后,除了给猪匠煮一大锅热腾腾的骨头外,猪心,还有猪肋巴,定是要送给猪匠的,以示酬谢。至于以斤论价,按头收费,那都是后来才有的事。

小时候,已过世的外公也帮着舅家村里的村民杀猪。腊月一完,外婆的橱柜里,自然装满了煮熟的猪心和肋巴骨。腊月三十一过,初二拜舅家,我自是欢天喜地准备了好多日。到了舅舅家,除了外公、外婆、舅舅准备的崭新的压岁钱外。外婆那万花筒似的橱柜总会及时地向儿孙开放。猪心且放一边,那早已煮好的猪肋巴成了我们姑舅弟兄们的最爱。

啃猪肋巴骨是有讲究的,外婆总会在一旁细心地教导我们,不能大口啃,须将肋巴骨上面的肉块撕成一丝一丝的肉丝,就着细盐和年前新粉的花椒粉调成的调料,撕一丝,蘸不多的一点调料,慢慢地咀嚼,这样才会吃出年猪肉真正的味道。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