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文史大观
儒宦世家 名门望族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王长华 2020-12-05 14:15

杨慎出生于儒宦之家。新都杨氏为名门望族,其父杨廷和的政治品格,治国齐家的言行,以及奉行儒家“仁者爱人”思想的具体实践,给升庵以极大的影响;其母黄氏是眉山学者黄明善之女,精通文翰,给升庵以良好的熏陶。升庵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常年足不出户,埋头苦读,为他日后的学问打下了坚实的学识功底,年未弱冠,已显示出卓异之才。

升庵的父亲杨廷和(1459—1529),是升庵祖父杨春的长子,字介夫,号石斋,生于明英宗天顺三年(1459)九月十九日。幼聪颖,甫四岁,知声律,日记书数卷。成化十四年(1478),先其父举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检讨。为人美风姿,性沉静详审,为文简畅有法,好考究掌故、边事及法家言。正德朝,历官至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以老疾致仕,遂为首辅,特进一品。武宗崩,无子,廷和总朝政三十七日,他以遗诏尽罢一切弊政,请立武宗堂弟朱厚熜即位,仍为首相,与梁储、蒋冕同心辅政,中外大悦。时人称公:“两朝首相,有除难定策之功。”

这一个多月及其后的一段时期,杨廷和很少受最高统治者皇帝的掣肘,得以施展自己的抱负,是他几十年宦海生涯中最有光辉的时期。

嘉靖三年(1524),及议世宗生父母礼仪,与帝意不合,遂乞休归,后竟削职为民。嘉靖八年(1529)六月二十一日卒,享年七十一岁,葬于新都城西祖茔留耕公墓址左。隆庆元年(1567)复职,加赠太保,追谥文忠。娶黄氏,生子慎。继喻氏,无出。侧蒋氏,生子:惇、恒、忱。女二:长嫁翰林院修撰余承勋,早卒。次嫁举人刘大昌。孙子有:志仁、居仁、同仁、其仁、守仁、有仁、斯仁、兴仁、存仁等十人。孙女四人。

升庵的祖父杨春(1436—1515),是升庵生曾祖父杨玫之子,字元之,号留耕。生于明英宗正统元年(1436)十月十一日。自幼苦读,入县学为诸生,家惟《周易》一部,夤夜研考,得其要领。明宪宗成化元年(1405)举于乡,益博群籍。成化十七年(1481),始擢进士第。公欲迎母就养,不得,请以疾归。熊夫人目久眊(mao眼睛昏花,看不清楚),为之复明。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拜行人司正,以“学问该博,心地坦平”著称。弘治十年(1497),升湖广按察司佥事,专督学政。考校明审,凡所甄赏,必捷科第,人称为“公”。明武宗正德元年(1506),以子杨廷和贵,封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学士。三年,再封资德大夫、户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四年,又加封光禄大夫柱国少保兼太子太保。会有微疾,致仕归家。既位端揆,训之益切。接引后进,孜孜不倦。新都自公始倡《易》学,中外诸生,踵接科第,有官至卿寺者。居乡以济物为志。正德十年(1515)正月二十二日卒,享年八十,葬新都城西祖茔。武宗闻丧,遣主事祝銮谕祭,并敕修墓碑记。娶叶氏,生子:廷和、廷谦、廷玉、廷平、廷仪、廷简、廷宣、廷宾、廷实。继王氏,生子:廷历、廷中。

升庵的曾祖父杨玫(1389—1443),是高祖杨寿山之子,号美玉,生于明太祖洪武二十年(1387),习《春秋》,善欧体书法。宣德贡生,仕至贵州永宁州吏目,为官廉平。明英宗正统八年(1443)卒于官,骸骨归葬于新都城西。以孙杨廷和贵,赠光禄大夫。娶郭氏,生子:远、政。继羊氏,无出而卒。继熊氏,生子:春、惠、哲。

升庵的高祖父杨寿山(?—1410),是新都始祖杨世贤之子,以字行。生于江西吉州府庐陵县,随其父迁新都,赘新都李氏,隐居好施,晚年复姓杨。明成祖永乐八年(1410)卒,葬新都城西一里,以曾孙杨廷和贵,赠光禄大夫。娶李氏,生子:玫。

升庵的太始祖杨世贤(?—1389),杨宗隆之子,字未详,生于江西吉州府庐陵县(今江西省吉安县)。元末,迁湖广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今湖北孝感市)。明洪武初,始迁蜀之新都,以子杨寿山赘于李氏。明太祖洪武二十二年(1389)卒,葬新都城西一里。娶黄氏,生子:寿山。旧谱称世贤公为四川新都始祖。

杨氏家族家学渊源,家风淳正,杨慎在23岁时就中了状元,是明代四川地区唯一的状元,这不能不说是受到了父辈的深刻影响。

杨慎为官清廉,刚直不阿,因“议大礼”事件被流放云南,与妻子告别之时,亲笔写下家传的《四足》歌,作为对子孙的谆谆教诲。

《四足歌》内容如下:

茅屋是吾居,休想华丽的。画栋的不久栖,雕梁的有坏期。只求他能遮能避风和雨。再休想高楼大厦,但得个不漏足矣。

淡饭充吾饥,休想美味的。膏粱的不久吃,珍馐的有断时。只求他粗茶淡饭随时济。再休想鹅掌豚蹄,但得个不饥足矣。

丑妇是吾妻,再休想美貌的。只求她温良恭俭敬姑嫜。再休想花容月色,但得个贤惠足矣。

蟲子是吾儿,休想伶俐的。聪咎的惹是非,刚强的把人欺。只求他安分守己寻生计。再休想英雄豪杰,但得个孝顺足矣。

杨升庵的家风家教,不仅令人深思,直到今天,仍然有可资借鉴的意义。

王长华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