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秋夜亭记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焦若锋 2020-10-13 09:20

岁在庚子,季维仲秋,时已夤夜,有吾子立于秋夜亭。

是亭矗于高楼后一人造水池之中央。长方形,四根铁柱撑于四角,有雕栏玻璃围挡相连属,亭顶用两块大玻璃人字形覆盖。亭内木条地板上错落着三个木条凳。环顾四周,无有牌匾之名记,聊僭拟之为——秋夜亭。

亭前池中三个水泥铸就的“小洲”上:两个长着高的草,一个长着比草更高的花。在夜风的吹拂下,朦胧中现出扶疏的影子。对称也是美。亭后和亭前是同样的摆置。远处院子里有石砌的小道和亭子相通,隐约中还能辨清脚下的路,不至于掉入池水中。池子的外围是栽种了树和草的一圈地。几场秋雨过后,蓊郁森然的树枝叶劲茂。在这深的夜里,给人一种压迫感。

案牍劳形之余,盘腿端坐于木凳之上,任凭夜风袭来,通畅呼吸,不失为一好去处。

谢哉,有斯亭矣!

思中西文化之分别,我以为:中国重道,西人重术;中国重人文,西人重物理。天地人,人为天地之主。有道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粒子之微。这一仰一俯,非人莫能为也。没有人,物之理,只有以形而上的意义存在于浩瀚的宇宙之中了。人道宽,物道窄;人道活,物道死。人统道,道御术,术役物,认识之常理也。

鸟在飞,鱼在游;树在长,花在开;日月更替,星云际会;电波飞驰,信息交集。大千世界,林林总总。物在活,物在动,物之活动岂可与人之活动同日而语哉?

毋庸讳言,对物的认识及其理的应用,催生工业革命的同时,也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改变着人的生产生活以致于思维方式。思古之中国,对探物之人名字方士,谓之雕虫小技。时已往矣。在认识的无限性和物的有限性面前,我们姑且把现代的“它”谓之“雕虫之大技”吧。勿需时日,以中国人的勤劳聪睿,对于物及其理的认识,肯定会以全新的概念呈现于世。

我是一个小的时候饿过肚子的人。可现在又有想住一间有客厅的房子的需要,有时,还得为减肥而生烦恼。西人对物的痴迷可能与他们纯粹的理想——拥有最大化的财富有关。至于金融军事等等的方式,无非是攫取的手段花样翻新而已。如果把科学分为社会自然人文三大类,物只居其三分之一。环境问题社会问题的解决似乎光有钱还不行。

对物质生活的过分追求有悖于中国君子的处世之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圣人之教,言犹在耳。“忧道不忧贫。”这个道,就是中国人对宇宙对社会对人生整体性的认识,是在“大同”理念指导下的具有普遍价值的适合全人类的知识体系。古之圣贤君子孜孜以求的“成人之道”,今天的人们仍可以从中汲取关于“怎么活着”的智慧。

亭外高远的天空,月朗星疏。失去了信号灯和交警的指导,东来西去,南上北下的风,无序的激烈的碰撞声,隆隆作响。天籁之音不绝于耳。焦若锋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