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文史大观
简书可励风云会 韬略能夷虎豹群

——被遗忘的元末陇西籍书画家边武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李军强 2020-08-02 09:35

作为同李氏、牛氏、辛氏一样把陇西作为郡望之地的世家大族,边氏从陈留郡得姓,汉边章时族人逐渐西迁到陇西郡落籍,并到南北朝时以地得望形成“陇西堂”堂号。边氏历代人才辈出,闻望名臣济济,特别在元明之际,陇西边氏在书画领域涌现出了边武、边定、边景昭、边楚芳、边楚善等数位彪炳史册的艺术巨匠,边武是这其中书画俱佳的翘楚。

边武是元代后期的书画家,正史无传,其生平资料多散见于元明各类书画集、文集中。从这些零散记载中我们大概可知,其大约在元世祖至元到元惠宗至正年间在世,字伯京,号甬东生、玉蓑渔者,陇西人,曾寓居甬东(今属浙江定海),早年仕宦时担任过元朝江浙行省掾吏,福建宣慰司都元帅府令史等小官。

虽然名不见重于史传,但边武在书法上成就非常卓著,当时文人亦多有嘉许。“元四家”之一的王冕称他“简书可励风云会”;明代书画家陶宗仪《书史会要》载云“行书专学鲜于太常(鲜于枢),时有乱真者”;明代中后期书画家陆深在其书《千字文》题跋亦称赞:“陇西(边)伯京,出于渔阳,结构润密,波澜焕发。”从这些评价中可见边武书学鲜于枢,并得其真传。鲜于枢是元初三大家之一,作为元明清三代“复古”书风的倡导者及首发者,慕魏晋钟王逸风,追唐人颜欧法度,形成了独具的风格特色,其楷书秀劲严润,行书潇洒俊美,草书豪放俊逸,历经三朝长盛不衰,是元代书坛难能可贵的人才,尤其是他的草书,狂放豪迈,峻劲飘逸,从欧、虞、颠、素真行来,落笔不苟,点画所至,皆有意态,使人观之不厌,可与当时的赵孟頫、邓文原等人分庭抗礼。明陆深在其《俨山集》中称:“书法蔽于宋季,元兴作者有功,而赵吴兴(孟頫),鲜于渔阳(枢)为巨擘,终元之世,出如此两家。”明吴宽《匏翁家传集》云:“鲜于困学书名,时与赵吴兴,邓巴西各雄长一方。”至于边武是否得到亲授,文献并无记载。鲜于枢卒于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年),边武或能及见。

作为元末得渔阳风骨的知名书家,其书迹当代传世甚稀,因而未引起注意。边武所知可信作品仅有上海博物馆藏《行书七绝诗》,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千字文册》及行草书《龟虽寿》三件。

《行书七绝诗》系竖幅绢本,现藏于上海市博物馆,原文分三行书写“雨洒珠帘满殿凉,避风才出浴盆汤。内人悲要秋衣著,不住薰笼换好香。”七言绝一首。无署款,左下方钤“边武伯京”和“霜鹤堂”两颗朱文印。此幅行书诗轴结体雄健豪放,英姿飒爽,用笔颇见骨力,使转自如,具有一种风神洒落、笔酣墨饱的韵味,深得鲜于行书精髓。

《千字文》草书册页,现珍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这件草书册页尺幅大,全册共37开73面,书于元至元七年((1341年)春正月元日,册幅保存精善,是元代草书中的罕见佳作。全册草书起笔较重且运笔顺畅,字字严谨,结体疏密有致,用墨变化得宜,字与字之间,上下前后呼应,纵横争折,无论结字用笔,颇得鲜于枢晩年稳重安详的草书风范,特别到册页后半段,笔势动态迂回缭绕、气势凌人,展现出了凌越前人的气魄。

《千字文》行草书册页末有边武自叙至元辛巳(1341年),石抺景良向其索书,他使用玉腰砚、貍豪笔为其书写千字文的自跋及明代书法家陆深的题跋。陆深跋中赞此轴“文翰与治化相通,直欲等秦汉上之”。

《龟虽寿》行书诗联系纸本,全书用笔淋漓酣畅、颇有骨力。幅边有当代书画鉴定专家徐邦达先生1997年12月题的鉴跋:“元人边武字伯京,书学鲜于枢,时有乱真者。此书作甚类伯机行书体,实为难得之真迹也。”

边武除工书外,还善画。元代夏文彦《图绘宝鉴》载云:边武“善墨戏花鸟”。明代朱谋垔《画史会要》:亦曰其“善戏墨花鸟。”在中国画中色彩美是早期花鸟画的重要特征,而此“重彩”风气在元时大变,其标志是画花画鸟“不施彩而纯以墨色者”的盛行,这种充分运用水墨来表现的花鸟画,简称“墨花墨禽”。作为一种全新的绘画形式语言,其开启了中国花鸟画的新风。元代“墨花墨禽”融入了文人画的格调,讲究自然、随意的点画,不追求雕饰,追求自然天趣,注意个人意趣的抒发,具有素净为贵的美学特质,推动了水墨技法的多元化发展,突出了花鸟画的文化内涵。清淡的墨色也符合当时社会的审美需求,符合画家隐逸、超脱的心境,与边武相友善的王冕、柯九思等人也都是颇负盛名的“墨花墨禽”名家。

至于边武个人“墨花墨禽”创作情况,据元顾瑛《玉山草堂雅集》载,边武所画《苍松图》上,有当时退居吴中的著名画家柯九思的题诗:“疏竹摇秋雨,苍松凝晩烟。王孙归未得,谁复效春姸。”元至正间诗人凌云翰也曾在边武所画《枯木竹石图》题诗曰“瑞应宫前竹木苍,边鸾曾写赠吴刚。一拳怪石疑琼玉,空使诗人忆渭阳。”其他同时期的书画家、诗人如熊梦祥、黄镇成、于立等皆曾题诗于边武《盘松图》《萱竹图》《萱竹鸡鹣图》等画作之上。从画史记载及时人题画诗中看,边武在“墨花墨禽”上很有成就,是当时的成名画家,只可惜如今画作散佚殆尽,今人无缘得见其丹青巨制。

关于边武的家事及交友、仕宦经历,由于历来无专门传记,我们也只能从零星记载中了解大概情况。

于其家人,明代陶宗仪《书史会要》载其有“子定,字文静,正书学宣昭(元代书家,正书师欧阳询)亦称善。”其次,《弘治宁夏新志》中载,边定“洪武初为杭州府署典史,后谪戍宁夏,长于吟作。”《弘治宁夏新志·艺文》中还收录了一首朋友王时敏任职京师时,其子边定创作的五言赠别古诗《送王时敏之京》。

边武交友、仕宦经历,我们从一些零星记载中可知,其可考的元朝至元到至正初这段时期,其主要活动于江浙一带,曾与画家郭畀同任江浙行省椽史,并在闽地任帅府令史等职,与元未隐居上海的诗人王逢、老家诸暨做山民的画家王冕相互交谊,与同时期的一些书画家,如柯九思、王元中、张渥、李升等交流作画、题诗唱酬交往。其中清乾隆《石渠宝笈》卷八载有,元至元四年正月初九,王元中为边武作《古木幽篁图轴》,元中逝后边武画上题识:“至正乙酉(1345年),余还勾吴(苏州),则元中已赴玉楼召(去世)。”画上还题有边武悼友绝句“我今不乐忆王郎,昔者同游翰墨场,榻上每看遗迹在,情随柳雪度春阳。一首”画上同时题诗的还有书画家李升、张渥。到了元末,他充任福建宣慰司都元帅府令史时,著名画家王冕有《送边伯京之闽》赠行七律一首。诗云“边郎辟掾南闽去,马首春光正十分。路夹海棠行锦障,江涵山翠拥罗文。简书可励风云会,韬略能夷虎豹群。若向武夷山下过,为余传语杜徵君。”另外诗人王逢在边武驻闽期间,也给他写了一首《寄边伯京帅史》七律,其中精句曰:“二月榕阴叫鹦鹉,题诗策寄百虫笺。”福建多榕树,省会福州亦素有“桉城”之称。从王冕诗句“马首春光正十分”到王逢诗中“二月榕阴叫鹦鹉”,可证边武留在福建任职最少也有一年时间,至于边武以后活动就无从稽考了。或许其后,在宦子边定任杭州府署典史等职时,其也随子就任寓居,并在子谪戍宁夏后,面对元末政治乱局,随子就近还乡陇西,山林归隐,最终埋骨桑梓亦未可知。

作为一位重要的陇籍书画家,边武受到了同时代及后来很多学者的重视,但因现存生平材料缺失及传世作品稀少,对边武的认识还有很多缺失,所以要恢复其作品应有历史地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李军强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