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五月五
来源:定西日报 2020-06-25 09:49

□杨耀华

在陇中农村,人们一直把端午节叫五月五,把春节叫年,把中秋节叫八月十五,把重阳节叫九月九。这样的称呼,如同乡亲们见面习惯叫上一声乳名一样,亲切直白,让人一下子联想到节日的活动和有趣的故事。

小时候,我对于时间观念很模糊,一年的长短只有以过上一个又一个节日来丈量。过完年后,就盼望着五月五的到来。

鼓点篝火晨雾曦

五月五是从孩子们准备垒“高高山”开始的。在山泉附近水草丰茂的平坦地方,用铁锹挖起一块块密实的草皮,垒起一座高而尖的“山”,这就是“高高山”了。随后,孩子们到河沟、山坡和庄院寻找大树,爬上去砍下足够多的树枝,在“高高山”附近再垒一座“树山”,越高越好,越高意味着节日越隆重。大人们平时是绝对不允许别人砍伐自己家的树枝的,但是这几天他们绝不会干涉,甚至还会鼓励孩子们到自家打麦场里随意抱一些干柴以助火力,因为他们也要参加五月五凌晨的篝火盛会。

初四的夜晚特别漫长,孩子们钻进“树山”,挤在一起等待点“高高山”。凌晨,鼓声为号,隐隐响起,大人们赶着牛羊驴骡,挑着水桶,拿着香表,孩子们怀里揣着锅盔鸡蛋,浩浩荡荡,叮叮当当,聚集到“高高山”前。三声响炮,孩子们迫不及待地点燃“树山”,热烈的篝火腾空而起,青烟弥漫,火光映天,大人们吆赶着牛羊绕着“高高山”转圈,孩子们冒险朝火里扔土块,看着飞溅的火星如烟花一样美丽,他们快乐地尖叫起来。鼓声隆隆、篝火哔叭、牛铃叮当、山歌起伏……这最古朴纯洁的交响曲在弥漫着青草花香的夏夜山谷里,久久回荡。星光退去,晨雾渐起,盛满快乐的五月五就以这样隆重的仪式感千呼万唤而来。

花线柳梢香包圆

点了“高高山”,门沿柳枝欢,绑上花花线,香包挂胸前。有一首民歌唱词唱道:“五月里来五端阳,杨柳插在房檐上,雄黄酒儿你就闹端阳呀,闹端阳呀……”陇中人是不喝雄黄酒的,只是挑好修长嫩绿的柳枝,清晨插在大门前、屋檐下、厨房灶台上、厅房香炉里。柳枝依依,绿意浓浓,农家小院在五月五这一天,特别富有人文诗意。

有人说,插柳是为了纪念介子推。传说晋文公重耳流亡在外十九年,大臣介子推曾偷偷割下自己腿上的肉煮给重耳吃。后来重耳回国称君,封赏所有随他流亡的王公大臣,惟独忘了介子推。介子推不求做官,不愿领赏,背着老母亲跑到绵山隐居起来。后来重耳发现此事,悔之莫及,亲自到绵山寻访,但介子推拒不出山。重耳无奈下令放火烧山,想以此逼他出来。谁知火烧了三日,介子推竟抱着大树和母亲被活活烧死。为了纪念他,每到端午节这天,家家户户在房檐上插上杨柳以招介子推之魂,并纪念他。

五月五这一天,大人小孩都要在手腕上、脚腕上还有中指上系上花线,以前是棉线染色,后来有了丝线,色泽鲜艳还不会褪色。有的人家会给孩子的花线上系一个小铃铛,据说是为了惊扰虫蛇,花线一直到六月六才能解开。香包是心灵手巧的祖母和母亲给孩子们专属的端午礼物,一针一线,缝进的不仅是驱蚊避邪除秽的香料,更是亲人长辈对孩子们无限的爱意和祝愿。香包样式新颖奇特,做工精细,不过佩戴的少,欣赏收藏的居多。

甜醅凉粉锅盔香

在农村,以前因为没有粽叶和糯米,五月五很少有人包粽子吃。这一天的大众美食是甜醅和凉粉。甜醅其实是一种米酒,贪吃刚酿成的热甜醅会“醉”的。杜甫《客至》诗中就有“盘飧市远无兼味,尊酒家贫只旧醅”这样的句子。杜甫没有好酒招待贵客,只好用旧醅也就是隔年的陈酒将就了。人们吃甜醅的习俗,源于我国古代用米酒敬神、祭祖的旧俗。它是我国几千年遗留下来的端午节原汁原味的文化形态,更蕴涵着民俗文化、饮食生活的原始信息。

小时候,每到五月五,母亲都会烙一个圆圆的锅盔,叫做“估角”,上面拓印着精致的图案,点“高高山”之前,大家围在一起吃,那种香味,不能言表!

年年榴花红,岁岁小麦黄。每年的五月五我都会回到老家,除了吃一碗母亲煮的甜醅,帮父亲插几条柳枝,还会在清晨去山泉附近漫步,看看“高高山”,摸摸依着河坡倾斜生长的大柳树,听听山雀啼鸣,追忆远去的岁月。

责任编辑:张艳君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