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孔乙己》续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田家川 2020-03-23 09:06 点击量:

当孔乙己用手爬到咸亨酒店门口台阶时,已累得气喘吁吁,蓬乱的头发掺和着汗水紧紧地贴在前额,两眼不时地直勾勾地瞅着店内,吃力地向前伸出一双颤巍巍的满是污泥的双手,干裂的嘴唇布满着血迹,不断地嘟哝着:“我—要—喝—酒……”不知是谁,只见从半掩的一扇门边伸出一个带豁的碗。他慌忙用双手接过去,小心翼翼地递到嘴边,慢慢地仰起头。不一会,随着“哐—当—”一声,酒碗落地。他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但还是饮完最后这碗酒,然后又沿着回来的路慢慢地爬去。

此时已临近黄昏,天气渐冷,路上的行人逐渐减少。孔乙己摸索着爬到了一家屋檐下,和往常一样,今晚就睡到这里了。他有气无力地抬起头,用浑浊的眼睛透过窗户看了看屋内:“多么温暖啊!”只见一家人正围着火炉津津有味地品着盘中的美食,谈笑声不时地从窗外飞出,冷冷地贴在他的脸颊上;一缕缕香喷喷的气味,凝固在他的鼻孔里;窗户射出的灯光,反射在他黝黑污浊的脸颊上。孔乙己狠狠地用鼻孔吸了吸,一缕鼻涕倏地弹了起来,眼角两行白花花的泪珠裹着鼻涕流了下来。他想起了自己走过的一生,如今半个秀才也没捞到,更谈什么功名?“一将功成万骨枯”,丁举人的功名与成就是怎么来的?想到这里,他使劲地咬了咬干裂的嘴唇。

寒风继续呼啸着,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偶尔的几片落叶被风刮得沙沙作响。太阳残留的最后一丝光明被黑暗吞噬了,顿时,无尽的黑暗笼罩着大地。孔乙己蜷缩在屋檐下,泪痕早已凝固在脸颊上。忽然,远处隐约传来几声“汪—汪—”的犬吠声,孔乙己也渐渐地合上了他那已被黑暗吞噬的双眼……(作者系陇西县渭州学校九年级三班学生 

责任编辑:张艳君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