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时政经济 >定西要闻
“五百万分之一”个武汉务工者的漫漫回家路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许云鹏 2020-02-07 09:31

对于我们每个个体而言,如此凶猛的疫情下,“五百万分之一”个人的脱险称不上什么利好消息,但对整个社会而言,全体的安全就是由这众多的“五百万分之一”组成。

微信图片_20200207093046

昨晚,是张小雨从武汉回来后,在自己家睡得最踏实的一觉。

就在昨天上午,也就是2020年2月5日农历正月十二,张小雨被解除留观回到了陇西家中。

这时距他离开武汉已经整整17天。

记者问他回家的感觉,他先是用一个字回答,爽!然后说,可以尽情地玩手游了,留观医院网速太慢。

记者问留观医院的情况,张小雨说条件很好,饭菜也还可以,房间是单间房,有卫生间带淋浴,就像宾馆一样,除了没有电视机啥都有。他还跟朋友开玩笑说住的是“豪华单间”。

这就是年轻又真实的他。

张小雨,今年23岁,毕业于湖北一所大学,学的是软件工程专业。开始他在北京工作,2018年得了一次皮肤病后就离开北京,来到武汉一家软件设计公司上班。他说,北京不习惯,还有他的朋友都在武汉,就回武汉了。记者问他,软件公司的工作有意思吗,他回答,当然有意思。用他的原话说就是:“我们用代码设计的每一个产品都是艺术品,都可以帮助到很多人。”

记者想要看看由他设计或者参与设计开发的软件产品,他说不行,都有商业保密协议,不能看。

张小雨是1月16日结束在银川为期十天左右的出差活动乘飞机回武汉的,他说,那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传播最厉害的一段时间,自己因为出差正好躲过去了。

从银川回来,他就再没去公司上班。直到1月21日,他乘高铁离开武汉,准备回陇西老家过年。

记者问张小雨16号从银川回到武汉,当时武汉市内是什么情况?他说感觉和平常一样,就是街上的市民都戴着口罩。

记者让他回忆,从16日到21日,他在武汉最有可能被感染的活动是什么?他想了半天说,那几天他基本没出门,做得最有可能被感染的事就是出门买口罩。

因为1月21日他要坐高铁回家,所以20日晚,他专门出去到药店买了几只口罩。他说,自己出去的晚,药店里人不太多,店里医用口罩量还很多,并且没涨价,10元可以买25只。

1月21日,张小雨乘坐G852离开武汉前往兰州。

这一天是2020年春运第11天。

从当天到武汉“封城”,不到48个小时内这段时间,武汉离城人数达到最高值。

后来,也就是1月26日晚,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对外公布说:“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

张小雨就是周先旺口中这“500万人”中的一员。

记者问张小雨,当时高铁票那么紧张,他是怎么抢到票的?张小雨回答,他们做软件这一行的,多多少少都会用一些“辅助工具”。

据张小雨回忆,当时高铁上坐满了人,不过车到西安时,下去了好多。张小雨到兰州下车后,由家人开车接回陇西。

1月22日凌晨,湖北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Ⅱ级应急响应。

1月23日,武汉宣布当天10点“封城”。

张小雨因为是武汉返乡人员,被居家隔离留观。

三天后,因他同车次发现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他又住进陇西县定点留观医院。

幸运的是,留观前后,张小雨身体状态一直良好,各项检查指标也都正常。

记者问他,在留观医院都做了哪些检查?他说验血、CT,每天定时测温及各种检查,就在出院前又化验了血,做了CT。

再问他刚被隔离留观的时候害怕了吗?张小雨说,当时自己还好,自我感觉良好。接着问他当时有没有想过最坏的情况出现?他说没有,自己一直很乐观。但后来张小雨补充说,现在想想也后怕,如果感染了,他自己就成“罪人”了。

记者说,你们搞软件的人,应该也是一群敏感的人,难道事前就对疫情没有一点预感吗?他说,当时工作群里也有点消息,但后来又没消息了,所以大家也就没当回事,继续按照正常状态生活,该吃吃该喝喝。

记者说现在网上有些人很偏激,对武汉人及武汉回来的人态度不太好,问他对此有什么看法。

张小雨说,事情确实是武汉发生的,但是这不是所有武汉人的错,他感觉要理性对待,不能让这小部分偏激的人把整个网络舆论氛围带坏。他还说,要批评就批评那些乱吃野味的人和确诊自己有病还乱窜的人。

对话快结束,记者问张小雨经历过这些事,他在其中有什么感受想对大家说?

等了好久,他才回复记者,保持乐观,出门戴口罩,回家勤洗手,能在家待着就待着,相信我们的国家。

(为保护留观者隐私,文中张小雨是化名)

责任编辑:张艳君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