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刘兰芝的悲剧,究竟是谁之过? 朱红霞
来源:定西日报 2019-11-04 08:50

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刘兰芝是文学名篇《孔雀东南飞》中心甘情愿殉情的痴情女。千百年来,人们在为刘兰芝、焦仲卿的爱情悲剧洒上一掬同情泪的同时,总是把谴责的矛头对准那个恶婆婆焦母,认为焦母是这个悲剧的罪魁祸首。但换一个角度细读文本,不难发现,焦母所为,只是造成刘兰芝、焦仲卿悲剧的外因,而最终导致二人双双殉情的主要原因,却是焦仲卿不负责任的愚孝,以及对刘兰芝以爱的名义进行的不断逼迫。

尽管刘兰芝家教优良,织布裁衣样样拿手,诗书音律无所不通,又正值十七岁的锦绣年华,美貌非常,是宜室宜家的美娇娘,但她新婚后的遭遇非常糟糕。一方面,焦仲卿在外任职,刘兰芝独守空房,精神上寂寞苦闷;另一方面,刘兰芝鸡一叫就上机织布,白天黑夜不得休息,却得不到婆婆的欢心。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三年,万般无奈的刘兰芝心灰意冷,只好向焦仲卿提出送她回娘家的请求。

焦仲卿听了刘兰芝的请求,心里很紧张。于是跑去求母亲。可是,面对凶神恶煞的母亲,焦仲卿只说了句“今若遣此妇,终老不复取!”却丝毫不敢违抗母亲“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的决定,再也没有为刘兰芝辩护一言半句,就默默回去执行母亲休妻的决定了。

面对暴跳如雷的母亲和楚楚可怜的妻子,焦仲卿选择了顺从母亲,伤害无辜妻子。在孝与爱的对抗中,他选择了孝,抛弃了爱。那一刻,焦仲卿成了一个孝子,同时也成了一个负心人!从这个层面来看,焦仲卿对刘兰芝的爱,不够执着,并非他口中“磐石无转移”般的坚定!

在古代,一个出嫁的女子若被夫家遣送回娘家,无疑是灭顶之灾,不仅会让娘家颜面扫地,更会让被遣的女子名誉扫地。因此,若是能在焦家过得下去,刘兰芝也不会自请回娘家。她之所以这样做,除了焦家妇难为,也许她还想确定焦仲卿是否爱她。结果令刘兰芝大失所望,焦仲卿迫于母亲的淫威,选择了抛弃她。

盛装的刘兰芝,拜别婆婆,告别小姑。而此刻的焦仲卿,面对即将失去的美丽妻子,心有不舍,临别之际,竟然在刘兰芝面前发誓不分离,并要求刘兰芝在娘家等他来接她回家。

面对焦仲卿许下的空头支票,单纯的刘兰芝却非常感动,马上答应等他,并且许下铮铮誓言:“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被遣回娘家的刘兰芝,在性行暴如雷的父兄面前,进退无颜仪,低到尘埃里。

被遣十多天后,媒人就不断上门求娶刘兰芝。但刘兰芝坚守与焦仲卿的约定,不肯再嫁,就对母亲吐露心意。心疼女儿的母亲,为兰芝挡下了县令公子的求婚。

谁知过去刚几天,太守又派媒人登门为儿子求婚了。母亲想再为兰芝挡驾,但这一次,兰芝的兄长不答应了:“否泰如天地,足以荣汝身。不嫁义郎体,其往欲何云?”

被遣的刘兰芝,寄居在兄长家门,事事都要看兄长脸色,况且在兄长看来,这桩婚姻完美无缺,兰芝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另一方面,焦仲卿一去无音讯,他说要接她回家的啊。可是,除了那句誓言,焦仲卿又在哪里?于是,被逼无奈的兰芝只能应婚。

当太守家高车驷马、仆从如云来迎娶刘兰芝时,焦仲卿幽灵般地出现在刘兰芝面前。但他不是来兑现承诺接刘兰芝回家的,而是来谴责刘兰芝不守誓言的。他的话说得义正辞严,而且满怀愤恨。

府吏谓新妇:“贺卿得高迁!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苇一时韧,便作旦夕间。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黄泉!”

根本没打算接刘兰芝回家的焦仲卿,不,是根本没有胆量违逆母亲接刘兰芝回家的焦仲卿,此刻却一开口就对刘兰芝连讽刺带挖苦:“贺卿得高迁!”他把刘兰芝看作是一个不守誓言、攀高踩低之人,却绝口不提之前他接兰芝回家的承诺。焦仲卿只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痛责刘兰芝,把自己装扮成信守承诺的“磐石”,把刘兰芝说成旦夕毁约的追名逐利之人,最后还抛出了“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黄泉!”的狠话。正是这句话,逼得刘兰芝投湖自杀,以死明志,以死洗刷焦仲卿强加在她身上的道德污点。

刘兰芝死后,焦仲卿在庭树下徘徊良久,自挂东南枝。

至此,在焦仲卿母子的内外夹击下,美丽无辜的刘兰芝香消玉殒,一个愚孝的男人绝望而死,一个专横的婆婆家破人亡,独自品尝自己亲手酿成的苦酒。

焦仲卿、刘兰芝的悲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性悲剧,与爱情无关。

自始至终,焦仲卿都没有把刘兰芝当作自己的爱人看待。拥有时不懂得珍惜,母亲百般刁难,兰芝不堪忍受要回娘家时,不抗争无作为,狠心将兰芝送回娘家,只是给了兰芝一句轻飘飘的根本无法实现的承诺;当兰芝有了好归宿时,不是祝福她,而是拉着她一起走向毁灭。这样的焦仲卿,怎么能说是爱刘兰芝呢?

自始至终,刘兰芝都没有看透焦仲卿。她美丽、能干、聪慧,却单纯、善良、痴情。她原谅焦仲卿对她新婚的冷淡,原谅婆婆对她的无端刁难,原谅焦仲卿毫不作为顺从母亲遣她回娘家的懦弱,甚至被丈夫一句轻飘飘的承诺送上了不归路。她的一生,被冷落,被刁难,被抛弃,被逼迫,被逼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以殉情的姿态完成了自己人生的最后造型:活成了焦仲卿所希望的为他守节赴死的“好”女人。而她所为之献出生命的良人,却在她的人生里扮演了一个隐形凶手的角色。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07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8000672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