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我的扶贫故事】杨学文:金银花开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杨学文 2019-08-05 09:04

那时的我们就像两个流浪艺人,在瓦撒的村庄里走乡串户,一个社一个社地去张贴告示,那打印在A4纸上的公告,很快湮没在刷有巨大标语的土墙里。

于是偶遇了那个悄然隐退的同事,他的样子却与之前的身份全然对不上号。这个曾经是市直单位的司机,现在却穿着破败的衣服,手中的铁锨在夏日的太阳下灼灼生辉,那酱黑色的脸庞愈发厚重,两脚是泥。

记得当时我们还在接待点上见过面,总是行色匆匆。后来也知道他是一位勤勉的书法家,龙飞凤舞的墨迹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我对他就有了另外的尊重。况且他的故乡通渭浅水藏龙,隐居的书法家还真不少,真是“放下锄头是农民,拿起毛笔是书家。”后来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问及别人,说他已辞职不干,大概是去了某个大城市发展。

现在的他已沉浸在一堆混满麦草和麦衣的淤泥中,在灰尘四起的院子里,为梁屋上的大工接送着泥巴。我们喊了一声,他惊愕地转过头,包村干部崔主任忙介绍说这是杨书记,是咱们村新来的第一书记、帮扶队长!他一脸愧疚地看着我,终于伸出了手:“您看杨书记,我这地方乱得——把老家的庄窠推倒了,却没有盖起来,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他把我让进了不满二十平方米临时搭建的工棚里,开始了一场对后来的瓦撒村不无影响的对话。

在谈话中得知他离职后去了北京,专职去学习他热爱的书法,发展起来后有了不错的收入,但不久他却把自己在北京积攒的一套住房卖掉,返回了故乡瓦撒,准备一边照看八十岁的老母亲,一边在老家干点事情,顺便带动亲房和周围穷困的邻居们走出贫困不堪的瓦撒。

那时的瓦撒村还很落后,道路也刚刚硬化,我便顺势给他推荐金银花。

但那是2015年的通渭,不像现在。当时的金银花还是一种相对稀有的植物,虽然在定西的一些地方有零星种植,但“金银花”还没有丝毫收获“金子”或者“银子”的迹象。

好几个晚上,我们借宿在他叔叔的屋子里,几乎彻夜长谈,兴高采烈地谋划金银花在瓦撒村甚至通渭的出路。他是个性格果决的人,虽然对“金银花”这个吉祥的植物还一无所知,但他坚定地相信了我,不久就随我去了凤城,在一家姓李的农户家看到一大片开满金银花的灿烂土地,听了女主人详细的种植及销售历程后,他回来就开始租地,用米尺测量行距,在网上买打孔机,我们一起在他庄窠周围的土地上打孔。

他像鲁宾逊一样生活,穿着破烂的衣服,甚至是半截裤子,却精神抖擞地亲自劳作,坚定地发展他心爱的产业。他的户口也从城里转到瓦撒村,甚至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们从一无所有、一穷二白起家,用贷款、三寸不烂之舌及“三苦”精神建设和改造周围的一切,包括老百姓的生活习惯,打通僵硬的干群关系。所有能来瓦撒干公事的人,不管是谁,我们都要向他拐弯抹角说我们的金银花。当时还是市委研究室的张全有主任,亲自熬夜撰文支持这个产业,并替我们谋划布局,介绍认识了当时金银花在西北的总代理翟总。我们很快在瓦撒筹办了第一期培训班,用旧式的投影仪,在他的家里,让翟总和农技站的曹站长给周围的老百姓讲金银花,手把手教大家如何种、如何施肥、如何摘花、如何卖钱。甚至连当时关于金银花的宣传标语,都是我亲自反复修改起草。

大家说我不像其他帮扶队长,我说自己就是个农民的孩子,现在不过是个领工资的农民,愿意为农民打工,做宣传推广员。

开始是我单位的老领导不动声色地支持我,后来是襄南镇的干部、镇上的主要领导同意了我们的做法,倾心支持这个产业;再后来通渭县的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反复来观摩,直到市上主要领导肯定了这个产业,以不同的方式关心着我们。到全省的精准扶贫考核组到达瓦撒时,我们对这个产业已经胸有成竹了。

但好事多磨难。

瓦撒此年的冬天特别冷,第二年又遇到了严重的春旱。河湾里的水几乎干了,前一年新栽的几十亩金银花,能否成活都是命悬一线的事。他整天黑着脸,起早贪黑用铁锹去筑坝,硬是把水从河湾里引到种植金银花的地里。但谁知碱性太大土壤板结,他又从网上搜索防碱性的办法。

那个时候的金银花都是干枯的,树梢断裂,许多人再不愿去瓦撒看这些存亡未卜的灌木。我硬着头皮向各级领导汇报这个项目,和他每次见面也只能是紧紧地握手,我说今后给你能帮上忙你也不要感谢,帮不上忙也不要骂就是了。他点头。

雨终于还是下透了。

记得当时的市长、现在的市委书记突然到瓦撒时,我们都没有什么准备。他查看了我们的金银花试验田,躬身走进一间塑料大棚,观看了长势还算不错的苗木,甚至兴致勃勃地坐在他家中,闻着我们的金银花茶,鼓励我们要发展好这个产业,带动大家致富。新闻播出后,我们的底气更足了。后来中国金银花最大的种植地负责人——山东“九间棚”的老总也来到我们瓦撒考察,为我们的工作点赞,我们便有了更大的信心。

春旱结束了,坚忍不拔的金银花没有冻死也没有旱死,一部分没有越过冬的苗子补齐后,我们已经迎来了一个不错的夏天。

金银花开,漫山遍野。他已贮备了异军突起的能量,一斤六十元的收购,已不能仅仅局限于他的故乡瓦撒村。他悄悄布局,像一个年轻的军阀,偷偷招兵买马,收购的路线覆盖了瓦撒周边的村庄和乡镇。到2018年,他彻底打了翻身仗,车间里的烘干机已经不能满足要求了,他酱色的脸露出了笑容,见谁都兴高采烈。

瓦撒村的空气中开始弥漫着金银花的芳香,庙湾社旁边的李白纪念馆——当地人称之为“太白庙”的地方,又到了人山人海的季节。许多天水人、定西人、通渭人从四面八方涌到这里,写字的、画画的、唱戏的、耍把戏的、卖酿皮的、扯拉面的也知道这里有金银花了,大家一边听窦凤琴女士唱秦腔,一边领着家人去祈福。交通出现阻塞,许多外地商贩不得不提前几天就赶到这里占地盘,甚至因为手机太多,频道拥挤得没有了信号。我们帮扶工作队就顺势勾画出了“诗仙福地,花木瓦撒”的蓝图,大概意图就是配合通渭平襄书画小镇,以瓦撒村的农民书画交流、金银花、育苗等农桑种植销售为主线,带动全村生态旅游业的发展,助推精准扶贫。

2019年春天,在我离开瓦撒,准备去另外一个地方重操旧业,第三次当我的帮扶队长的时候,我们与他相约在凤城的一个小饭馆里。简单的几个素菜和一盆面,喝着他自己种的品质很好的金银花茶,聊书法和金银花。

我说自己也曾算半个瓦撒人,毕竟帮扶没有帮上实质性的东西,就是帮着吃了瓦撒人的饭——“腾空了村民两年的面袋子,今天就吃面还米,招呼大家”。他听后突然变了脸,说杨书记您可不要说得轻巧——“现在通渭全县那么多金银花,投入了那么大的财力人力,许多人大把大把数票子,成败可都与你当初的引导宣传有关,功罪一身啊……”

我听后一惊,两双手手又紧紧地握在一起。回来后我在微信里给他发了一副如下的对联:

凤城一杯诸友会,

金银二花尽忘春。

微信上的图片是我们喝的金银花茶,周围是春天的凤城大地。

——谨以此文献给我热爱的瓦撒大地和定西如火如荼的扶贫事业。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07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8000672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