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多彩定西 >陇中文苑
清明杏花红如昨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赵怀侠 2019-04-22 08:42

把杏花与清明联系在一起,这或许是因了唐代杜牧的那首《清明》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清明,作为二十四节气之一,它本身蕴含的是一种春和景明,日暖花开的情境,更不用说这个节气还有如火如荼的杏花相映衬了。但偏偏诗人却用“断魂”二字,把一个本应该灿烂无比的季节变得让人愁肠百结。也许,“断魂”才是清明这个特殊节日应有的元素吧。

二十岁以前,我基本上对杜牧这首《清明》诗所表现的意境无法理解,因为这样一个春和景明,杏花盛开的季节,无论如何应该是心情愉快的,有什么好“断魂”的呢?但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终于慢慢地有点认同杜牧的诗了,因为清明节毕竟是与上坟祭祖有关的。小时候,在每年清明节的前一天,我们都要跟着大人去给爷爷奶奶上坟。我们庄子里杏树特别多,村前的路边上就有一棵高大的老杏树,年年清明前后开花。下午四点左右,我们一个家族老老少少一二十个人陆陆续续在村前老杏树下聚齐,大人们用篮子提着纸火、纸钱、香表、供品,一个个都神情庄严而肃穆的样子。我们几个小孩子一路跟着凑热闹,心里却惦记着大人们篮子里的那些供品。那时候我们上坟用的供品都是母亲亲手做的,基本上年年都是甜醅酒、韭菜饼、煮鸡蛋、盘馍馍等几样东西。甜醅酒是清明必做的食品,母亲于前几天就算好时间,舂好麦仁淘洗几遍,然后煮熟、拌曲、装坛、密封,在热炕上发酵几天,等清明前一天揭开坛子,一股香甜的味道会立刻弥漫了整个屋子;韭菜饼也是清明必做的食品,清明前后园子里的韭菜刚露出地皮不到一寸,母亲只能用铲子挖开土,将地下的半截韭菜也铲出来,这样不仅铲不了多少韭菜,而且还会把韭菜铲死,所以清明的韭菜油饼在当时是最好吃但也最稀罕的美食了;鸡蛋因为家里养着鸡是现成的,只不过平常舍不得吃,上坟这天取几个煮熟就是了。母亲做这么多好吃的,但她不让我们先吃,她说等爷爷奶奶吃罢了我们才可以吃。那时我对爷爷奶奶的印象不深,平时根本不会记起他们,只是到坟上给他们烧纸、磕头的时候,我才会想起爷爷某一次给我一块糖果或奶奶某一次背我走亲戚的片段。于是,只有在上坟时我才会对爷爷奶奶略微产生了几许怀念之情。不过等到上坟结束,大人们将祭奠过的鸡蛋、韭菜饼和甜醅酒分给我们吃的时候,少不更事的我刚刚对爷爷奶奶的那份可怜的怀念,早已被这些美味给彻底颠覆了。

长大以后,我对清明有了一种莫名的向往,当然这种向往不再是因为那些美味的供品了。当时我的感觉是,在这样一个春风和煦,杏花盛开的季节,一路踩着青青的草芽去上坟祭祖,是很诗意的一件事。尽管后来对爷爷奶奶的怀念之情比小时候增多了,但那点怀念的主色调还是诗意的,与“断魂”是毫不搭界的。再后来,我们上坟的队伍中老一辈的面孔越来越少了,轮到每年清明前夕大哥带我们去上坟了。依旧是家族中十几个人在村前老杏树下聚齐,所不同的是在年复一年上坟的队伍中,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老,孙辈们在慢慢增多并长大。好在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我们上坟所带的供品也比以前丰盛了许多:好酒、好菜、卤肉、牛羊肉、面点、鲜果等等,凡是能想到的我们都从城里买上带回去。我想,爷爷奶奶和父母亲生前苦了一辈子,从未吃过一顿好的,我想让他们在属于自己的这个节日里好好享享口福。尽管在我来说清明上坟算是回到乡里的一次踏青,尽管一路上还有看不尽的杏红草绿,但当我们烧的那些纸钱化作一缕缕袅袅青烟在坟头升起时,我会情不自禁地怀念父母亲,回想他们的音容笑貌,回想他们的点点滴滴。这个时候,我情感中的主色调完全变成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曾经的那些诗意早已荡然无存了。

时光如水,花开花落,老家村前庄后的杏花年年如期盛开,每年的清明前夕,我都要在这样一种悲伤中去给父母亲上坟。

当我们跪在坟前烧着纸钱,看着爷爷奶奶和父母亲的坟丘已被枯草覆盖得难以辨认,看着不远处大哥的黄土坟丘上也已是荒草丛生,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责任编辑:王文竟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07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8000672号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