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文化旅游 >陇中文苑
潘玉毅:看 山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潘玉毅 2019-03-11 08:15

看 山

潘玉毅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这是两三千年前的看山方式,显得有些慌乱。其后的岁月里,看山这件事情就变得从容了许多。

魏晋人士最喜登眺,这从风靡一时的山水诗里可以看得出来,就连我们熟知的陶渊明老先生也是当时看山俱乐部的一位重要成员。他自称“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意思是说,其人打小就没有什么能与俗世不相违的兴趣爱好,相比起来,倒是山川田园更符合他的本性。读过陶诗的人都知道,陶渊明看的那座山叫“南山”,虽然土壤不怎么肥沃,种豆也难得丰收,但是老先生极是爱它,植杖耘耔,见之悠然。

隋唐时期的人们深受魏晋风度影响,连带着看山的传统也保留了下来。唐代有一无名氏,他的名字早已被人们遗忘了,他写的词却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满眼风波多闪灼,看山恰似走来迎。仔细看山山不动,是船行。”作者看山的时候为物所迷,一时失神,竟错选了参照物,以为远山向其走来,细看时,才发现是“舟行碧波上”的缘故,不禁令人莞尔。

除了唐代人,宋人也喜看山,譬如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苏轼。苏轼生于四川眉山,一生中到过的名山无数。大宋某年某月某日,他游至庐山,横看侧看,远看近看,行至高处看,行至低处看,庐山呈现在他眼里的样貌都不相同。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冥思苦想,然后自言自语地说,可能是因为人在山中,所以才看不清庐山的全貌吧。确实,如苏轼所言,看山,站在山中看和站在山对面看,从山脚下看和站在山顶上看,领略的风光绝不相同。

看山这件事情,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可谓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喜欢的人恨不能日日登山,即便不登,坐在山前看看也好;不喜欢的人则觉得,看山无益,登山无益,除了爬山的时候累出一身臭汗,再也找不出一个优点。尤其碰到难行的山路,于久不登山的人而言,更是一种煎熬。

而在古代,春日看山仿佛是一件约定俗成的事情,就像现代人过年要吃年夜饭一样。若是某年春天没做这件事情,心里总觉得缺了些什么。我们从唐代诗人李涉的《登山》诗里可以管窥这种心理:“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诗人明明正犯春困,可是想到春天行将去远,今年还不曾登山,就挣扎着爬了起来,结果倒是因此得了半日的闲在。仔细想想,春日登山的习俗至今仍在流传,不过是时间更模式化了,变成了元旦登山。

纵观那些看山者,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不过有几类人似乎爱之尤深。

画者素喜看山,北宋画家郭熙曾把山当作美人看待,他在经验之谈《林泉高致》里这样写道:“春山淡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澹如睡。”——如笑、如滴、如妆、如睡,这些都是用来形容人的词语,可是当它们用在山身上时,非但没有一点违和感,还显得妙趣横生,别有看头。

诗人亦喜看山,清代剧作家、曾作《看山阁闲笔》的黄图珌在《载酒游山》一篇中写道:“载新丰之酒,投嘉树之林,簪陶潜之菊,乘庾亮之月,狂呼豪饮,醉杀秋山。”寥寥数语,却将人的风雅尽显无疑。游山本来不过是一件俗事而已,可黄图珌用新丰的美酒、庾亮的月亮、陶渊明的菊花,让它变成了一件不俗的事情。

看山似乎还应有一种适合它的姿态。依稀记得张恨水的《金粉世家》里有一阕《临江仙》词,其中几句是“纸窗竹户屋三间,垂帘无个事,抱膝看屏山”。你看,那抱膝便是看山的人的状态,将三分悠闲,两分情愁,描摹得恰到好处。

看山之乐,但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人言看山有三重境: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其实不过就是看山罢了,哪来那么多的讲究?山上有许多景物,四时又各不相同,草木春秋,入人眼眸,恰似古人所云“春见山容,夏见山气,秋见山情,冬见山骨”,真正是好一座山头,好一个世界。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07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1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