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932—8318172
首页 >文化旅游 >陇中文苑
茹喜斌:唐诗里的春节
来源:定西日报 作者:茹喜斌 2019-02-11 09:36

唐诗里的春节

茹喜斌

唐朝诗人,抒壮志情怀,唱天地万物,多笔涉春节。

 

timg (1)

“太阳开物象,霈泽及生灵。”在司空曙的笔下,春节是一个万象更新、生灵起舞的时节。孟浩然呢,“桑野就耕父,荷锄随牧童。田家占气候,共说此年丰。”田野里生长着葱茏的喜悦,满满的希望,在他的心野上早已是五谷丰登了。唐太宗李世民写下“暮景斜芳殿,年华丽绮宫。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阶馥舒梅素,盘花卷烛红。共欢新故岁,迎送一霄中。”的诗句,此番盛世,怎能不让他雄峙四海俯视天下呢?

诗言志,但亦言景、言情。因而,诗人笔下的春节,就有着气象万千的情调。

杜审言35岁中进士,位洛阳丞职,自然是意指远山心生宏愿。所以,他的《除夜有怀》就有了盎然的情趣,如炽的欢乐。“故节当歌守,新年把烛迎。冬氛恋虬箭,春色候鸡鸣。兴尽闻壶覆,宵阑见斗横。还将万亿寿,更谒九重城。”他的《守岁》又云:“季冬除夜接新年,帝子王孙捧御筵。宫阙星河低拂树,殿廷灯烛上熏天。弹弦奏节梅风入,对局探钧柏酒传。欲向正元歌万寿,暂留欢赏寄春前。”那谈笑风生、灯红酒绿,鼓乐笙歌,无不被描写得淋漓尽致。诗人呢,自然是目生葱蕤而心野花发了。

不同境遇,定有不同音律意象。但诗之品质,还在诗人襟怀。

白居易高寿,缘于淡然超脱,他60岁时的《除夕》云:“病眼少眠非守岁,老心多感又临春。火销灯尽天明后,便是平头六十人。”回首半生,一声叹息。白居易的挚友刘禹锡诗云:“渐入有年数,喜逢新岁来。震方天籁动,寅位帝车回。门巷扫残雪,林园惊早梅。与君同甲子,寿酒让先杯。”平常的心态中,凝聚着他的豪气。正是有了这种豪气,他才能在逆境中不坠青云之志。诗人襟怀,即使千年之后,也令我们身随诗意飞,魂与情思舞,也让我们回望来途,采植明天之花径。

春节是民俗文化的展示,但于诗人而言不如说是一种心境的裸露。因时感怀,借时寄情,自然是心悦则景丽,神哀则情忧,无不印证着诗人的履痕和心迹。

高适《除夕作》云:“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愁鬓明朝又一年。”高适少不得志,40岁才做封丘县尉。才之不遇,寂苦成垒,更因独在异乡,春节时的思乡之情,就凝作了浓浓的愁绪。元稹与亡妻情深,一首《遣悲怀》更是千年传诵,而那“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诗句,又使多少人垂泪。故元稹的春节就成了悼念亡妻的日子,“忆昔岁除夜,见君花烛前。今宵祝文上,重叠叙新年。闲处低声哭,空堂背月眠。伤心小儿女,撩乱火堆边。”《除夜》这满纸的伤心泪,在千年之后依然如昨般缠绵和晶莹……

唐朝诗人的春节诗,记事、抒怀、言情,或托寄心迹,或描摹民俗,虽有伤感之句,但更多的是激扬之律。

“故岁今宵尽,新年明旦来。愁心随斗柄,东北望春回。”星随斗移,新旧交替,充满对明天的渴望。“旧国当千里,新年隔数更。寒犹近北峭,风渐向东生”,“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阶馥舒梅素,盘花卷烛红。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此乃对新年的憧憬与期待。而王湾《次北固山下》中写道:“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全诗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乡思愁绪,诗中时序交替的景物暗示着时光的飞逝,蕴含着万象更新的哲理,抒写了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

责任编辑:戴雯
热点新闻
推荐视频
关注我们
精彩图片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定西日报社 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07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4000147-1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区建设大厦综合楼A 1区三楼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08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